第一版主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女神攻略 > 六十三、董卓VS张角
    “啊”,我双手胡乱的挥舞着,希望这样可以加快我逃跑的速度,但每次都是事与愿违,马蹄声渐起,拼命逃跑的我忍不住回头看去,这一看惊得我一身冷汗。

    马蹄高高的跃起,并且在我眼中不断的放大,放大,在放大,好像慢动作回放一般,“哇,靠了靠了”,我大叫着,但无论我怎么大喊大叫好像都逃避不了被马蹄践踏的悲惨命运。

    嗖,箭矢带着一道劲风袭来,直直的射向全副武装的将领,而忙于逃跑的将领好像被命运召唤一般回头看去,急速旋转的箭矢在将领眼中不断的放大并急速的射向将领的面门。

    噗的一声,鲜血飞溅,疾驰的奔马马蹄一阵凌乱,箭矢射穿了马的脖子,随着马的奔跑,血洞不断的向外喷射鲜血。

    “啊”,在我一声尖叫中,疾驰的奔马失去了平衡,一马头狠狠的撞在我的背部,于是我和那匹马便在地面上飞快的向前滑行,准确的说应该是翻滚。

    骨碌碌,骨碌碌。

    全覆式的头盔不断在地上翻滚着,上面还插着一支箭矢,就好像我头上的这支一般,全副武装的将领摸了摸脸上鲜血,嘴角直抖的看着不断翻滚的头盔,面部表情由震惊慢慢的变成了兴奋,“宁儿,你救了爹爹的一条命啊”。

    “宁儿,这铠甲我就不穿了吧,死沉死沉的”。

    “不行,战场之上,刀剑无眼,穿上这个保险一些”,宁儿不由分说的将一个全覆式头盔带在爹爹的头上,很满意的说道,“完美”。

    “张角”,董卓呆呆的看着前面的黄巾将领,眼睛流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随后浑身不住的颤抖起来,兴奋的不要不要的,“啊哈哈,真是天助我也”。

    身为西凉人的董卓,从小就和羌族人打交道,骑射对他来说就是小儿科一般,于是董卓再次弯弓搭箭。

    嗖的一声,一缕花白的头发在空中飞舞,而同时张角的脸颊也出现了一道伤口,张角摇了摇还在嗡嗡作响的脑袋回头看去。

    一个外貌粗犷,虎背熊腰,眼中满了残暴神色的壮汉正一脸狞笑的看着自己,嗖的又一声尖锐的响声,一支闪着刺眼光芒的箭矢向自己射来。

    张角一拉缰绳,白马一个急转弯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激射而来的箭矢,“驾”,接着张角拼命催促自己的白马驰骋着。

    “哈哈哈,张角小儿,我看你往哪里逃,驾”,董卓也一抖缰绳向张角的白马追去,于是二人在战场上上演了一场古代版的速度与激情。

    乒乒乓乓,插着箭矢的全覆式头盔在马蹄与人脚之间传动着,官兵和黄巾军一个追一个逃的忙的不可开交,而此时的我也忙的不可开交。

    “呀~”,“呼呼呼”,我终于从马的身躯下爬了出来,虽然那一箭让我躲过惨死马蹄之下的悲惨命运,但却险些被这匹死马压死,我拍了拍身上尘土艰难的站了起来,妈蛋,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疼,经过这一阵子的翻滚,也不知道滚哪去了,希望不要离城门太远。

    “yes”,我狠狠的比划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真是太棒了,不知不觉竟然离城门这么的近,看样子翻滚赶路就是快啊,要是可以自己控制那就跟完美了。

    我正在兴奋之际,砰的一声,我头被什么东西击打了一下,我一脸懵逼的看着掉在我手里的头盔,鬼使神差般戴了起来,“嗯,还不错,虽然没有我那顶兔绒帽子暖和,但是够结实”,说着我还敲了敲头盔。

    “啊,快闪开,快闪开”,急于逃命的黄巾军喊道。

    而此时我的耳朵嗡嗡嗡的直响,“妈蛋,以后在也不敲头盔了,咦,什么声音”,我回头看去,“啊,我去了”,一匹健硕的黄棕色的马从我头上飞跃而过,就在我以为我躲过一劫之时,意外发生了。

    “no,no,no,no”,我张牙舞爪的喊道,但马蹄还是在我眼中不断放大着,“不要吧”,我觉得胸口一痛,然后我就飞了出去。

    战场的另一边还在上演着速度与激情,两匹战马在人群中穿梭,带起滚滚尘沙,“嘿嘿,张角小儿,你是逃不出我手掌心的”,董卓一手紧握着缰绳,一手从箭壶中抽出箭矢,脚蹬着弓箭,寒光凛凛的箭尖正瞄准着逃跑中的张角。

    嗖,箭离弦而去,箭矢直直的射向张角的后心,噗,鲜血横飞,一个黄巾军软绵绵的从马背上跌落在地,而后被其他战马踩在蹄下。

    “妈蛋,到时很会躲啊”,发完牢骚后,董卓再次弯弓搭箭,噗呲,一个士兵从马背上滚落,张角再一次巧妙的躲了过去。

    “啊,气死老子了”,董卓抓狂的吼道,“你们这些混蛋,太碍眼了”,董卓目露凶光的看着周围的骑兵,慢慢将弓箭举起。

    董卓的骑射功夫还是很厉害的,竟然可以左右驰射,嗖嗖嗖,箭矢漫天飞射,所过之处还真是寸草不生啊,不管是士兵还是黄巾军纷纷跌落马下,“哈哈哈,这下看你还怎么躲”。

    在董卓敌我不分的残暴乱射之下,张角完完全全暴露在董卓的弓箭射程之下,也没有人肉盾牌可用了,董卓蓄力拉弓,真有点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的架势。

    嗡嗡嗡,弓弦不住的颤动着,箭矢带着响亮的鸣叫直奔张角而去,而此时的张角拼命的引导自己屁股下的白马走着s路线,希望能逃过一劫。

    但董卓不断的拉弓射箭,根本不给张角逃出升天的机会,嗖嗖嗖,箭矢激射而出,也不知道张角是运气爆表,还是能掐会算,竟然将董卓射出的箭一一躲了过去。

    城门渐渐的出现在张角的视线里并不断的变大,“坚持住,就差一点点了,驾”,张角在箭雨中拼命的向城门跑去。

    “啊,你是逃不掉的”,董卓暴躁的吼道。

    噗呲,一支箭矢飞出,带起点点血肉,原本随马腾飞的张角一下子趴在马背上,差点就被奔腾的白马甩了下来,稳住身形的张角摸了摸自己的肋旁,“还好自己躲得及时,只是擦伤的皮而已”。

    董卓看着前面奋力飞奔的张角,原本狰狞的面孔竟然露出了笑容,董卓舔了舔嘴角的血肉,“游戏,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