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女神攻略 > 一六一、妆容
    “懂将军,难道你要造反么”,种邵目光直视着董卓,好不畏惧的说道。

    董卓看着无所畏惧的种邵,也很是发怵,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皮的时候啊,于是董卓弯了弯腰说道,“不敢不敢,但我们日夜兼程,劳累的很,能不能容我在此歇息歇息”。

    “哼”,种邵别过脸去,算是答应了,种邵也知道董卓是个什么人,刚刚自己的小心脏可是扑通扑通的跳着啊,还是见好就收吧,把他逼急了,对谁都不是很好。

    “原地休息”,董卓看了一眼种邵,嘴角微微上扬,只要让我休息,那什么时候走,还不是我说了算啊。

    ……

    ……

    “小姐小姐,外面是一群军人,好像”,娟娟掀开车厢的门帘,而后声音越来越小,直到消失,只是小嘴张的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车厢。

    我转头看了看车厢门口的娟娟,而后像泄了气的气球一般,瘫在蔡文姬的身上,脑袋深深地埋进蔡文姬的波涛汹涌之中。

    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不举的,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甜美的芳香涌进我鼻腔,我脸颊又蹭了蹭,很软很细腻,算了,其实这样也很好。

    娟娟目瞪口呆的看着如在寒风中傲然盛开的学里寒梅的波涛汹涌,而后又接着说道,“那个虎牢关的守将好像不让那群士兵进关,于是他们就争吵了起来”。

    蔡文姬看到我没有搭话,伸出小手狠狠的掐了我一下,而后只能说道,“哦,我知道了,娟娟你先出去一下”,只是声音小的像蚊子一般。

    “哦”,娟娟脸色红晕的退了出去。

    “啊,老婆别掐了”,娟娟一出去,我就痛的喊出声来。

    “气死我了,你欺负人家,还得人家开口说话,我掐死你了,掐死你”,蔡文姬不松手还左右旋转的扭着。

    “啊”,我一痛,而后好巧不巧的将那摇头晃脑的波涛汹涌含进口里。

    “啊”,蔡文姬轻呼了一声,而后低头看向我,而恰巧我也抬头看了上去。

    “小姐,看那架势,今晚我们好像入不了关了”,娟娟又掀门帘说道。

    我口中叼着小可爱,转头看向娟娟,靠了,没完没了了,由于我转头的动作牵引,小可爱从我口中掉了出来,颤巍巍的晃动着。

    “啊,死了死了”,蔡文姬羞的无地自容了。

    ……

    ……

    “保重”,张让作揖了一下手,而后带着何皇后三人隐入漆黑的夜色之中。

    “保重”,左丰依依不舍的看着张让的背影说道,泪水一滴一滴的滑落,看来左丰对张让是真的动心了。

    左丰胡乱的擦了擦眼泪,也隐入黑暗之中。

    月明星稀,圆圆的明月高高的挂在天边,果然如娟娟所说的那样,我们被挡在了关外。

    娟娟在远处生火做饭,蔡文姬靠在我的身上,看着天边的明月,左慈师徒两人说是要采访一下老朋友,不和我们同路了。

    晚风徐徐袭来,还别说,真有点小冷,秋初夏末的夜晚还是很凉的。

    蔡文姬把玩着自己的衣襟,害羞的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怎么了,老婆”,我仰躺在草地上,枕着胳膊看着夜空。

    “啊,没什么,没什么”,蔡文姬像只受惊的兔子一般连连摇头。

    “真的”,我起身看向蔡文姬。

    “嗯”,蔡文姬点了点头,而后又偷偷看了我一眼,微微的摇了摇头。

    “怎么了,又点头又是摇头的,我是你老公,我什么不好意思说的”,我看着蔡文姬说道。

    “老公”,蔡文姬想了一会儿后呼唤了我一声。

    “嗯?”,我睁开一只眼睛看向蔡文姬。

    “你会不会觉得我是个没羞没臊不要脸的坏女子啊,我们还没成亲,就和你这样了”,蔡文姬小声的说道,但眼睛却紧紧的看着我。

    “不会啊,你怎么会是坏女人呢,这事都怪我,其实我应该早点向你求婚的”,我立马表明态度。

    “求婚?”,蔡文姬萌萌的看着我。

    择日不如撞日,女孩子不就是喜欢这种惊喜的感觉么。

    我立马单膝跪地,握着蔡文姬的小手,满怀深情的看着蔡文姬,“文姬,虽然现在有点仓促,我什么也没有准备,但我有一颗爱你的心,我在此处发誓,我愿意用我一生来回报你对我的爱,我会爱你护你心疼你,绝不会让你伤心难过失望的”。

    蔡文姬眼泪汪汪的看着我,小手捂着自己的小嘴,一副被幸福冲晕头脑的晕乎乎状。

    “文姬,你愿意嫁给我么”,我摇了摇还在晕乎乎的蔡文姬,真诚的说道。

    “愿意,愿意,我愿意,老公”,幸福的泪水划过蔡文姬娇媚的脸颊,蔡文姬不顾娇羞的说道。

    “文和,你看什么啊”,李榷发现贾诩说说话突然又不说了,好奇的问道。

    “稚然,你看看那里的那对男女”,贾诩指了指远处。

    “哦?”,李榷向远处望去,“那有什么可看的,堂堂的七尺男儿竟然给女子下跪,真是丢男人的脸”。

    “哈哈哈,稚然,你真是哈哈,不过我倒是觉得那男子不拘一格,倒是个妙人啊”。

    “是么?哎呀,我说文和啊,现在可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李榷看着贾诩一脸兴致盎然的看着远处的那对男女,有点着急的说道,“我们进不去,主公带领那么几个人,也不知道有没有危险,能不能摆平那什么十常侍啊,我都急死了,可你到好还有心情看什么男女谈情说爱的”。

    “哈哈哈,稚然,稍安勿躁,反正你再怎么着急,今晚也入不了关,到不如好好欣赏一下这里的夜色”,贾诩摇着扇子怡然自得的说道。

    我搂着蔡文姬的小蛮腰,大手又不老实的钻进蔡文姬的衣服里,“老婆,不可以这样想,这男女之间的事,那是天地之间最纯正的事,怎么能说是坏呢,怎么就不要脸了呢,难道老婆爱老公都不行么,爱就要表达,这叫动之以情,当然以后在外面我们还是要止乎于礼的,毕竟被别人看到了会很尴尬的”,我轻轻的吻了一下蔡文姬的耳朵,“以后我们悄悄的做”。

    “呀,胡说八道,信你才怪呢”,蔡文姬害羞的将小脑袋埋进我的怀里。

    “老公,你别乱动好不好,你不是说要我们止乎于礼嘛”,蔡文姬晕红着脸捂着自己的胸口,撒着娇的说道。

    “嘿嘿,情难自禁”,我恋恋不舍的将手抽了出来,唉,我为什么要说止乎于礼啊,一下好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老婆,你看看天都这么黑了,不会有什么人”,说着说着手又不老实的起来。

    可是天不随人愿啊,我的手刚爬到蔡文姬的波涛汹涌上,就听见娟娟的喊声,“小姐,小姐,吃饭了”。

    靠了,我听到声音就立马将手收了回去,但还是晚了一步,“啊,对不起,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见,没看见,你们继续,继续”。

    我无语的看着逃跑的娟娟,而后对着埋在我怀里当着鸵鸟不肯起来的蔡文姬说道,“这丫头不能在留在身边了,得赶紧把这个丫头嫁出去才行”。

    “为什么啊”,这时蔡文姬这丫头仰着脸看着我。

    “为什么?你还好意思问为什么,每次都打扰我俩的好事,这要是我俩成亲之后,可怎么办啊”,我故作生气的说道。

    “成亲之后还能怎么办,她是通房大丫头,你说怎么办”,蔡文姬白了我一眼。

    “通房大丫头,你的意思是可以那个”,我一脸猥琐的说道。

    “你敢,以后成亲之前不许你碰我”,蔡文姬闹别扭的扭了扭身子。

    “啊”,我目瞪口呆的看着嘟着嘴的蔡文姬。

    ……

    ……

    “快走,快走,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张让压低声音说道。

    “张,张常侍,可不可以休息一会儿啊,我和孩子都几天没有吃饭了,没有力气了”,何皇后喘着粗气说道。

    “快走,出了城在休息”,张让摸了摸肚子也觉得腹内空空荡荡的。

    张让驱赶着何皇后三人向城外走去,“停”,张让看到街道上一队夜巡的士兵喊道,但何皇后好像没有听到张让的叫喊声,继续向前面走去。

    张让一脚将何皇后踹了回去,手里拿着一把钢刀指着何皇后娇媚的脸蛋,脸色狰狞的看着何皇后,“别耍花样,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都到这个地步了,我可是什么都能做出来的”。

    何皇后佝偻在阴暗的角落里,眼泪瞬间夺眶而出,多少年没有感觉到这么痛了,上次的记忆还是孩童的气候呢。

    巡逻士兵根本没有发现街道的角落里放生的这一切事情。

    张让看到巡逻士兵走后,立马向城门的方向走去。

    张让观察了一下四周,看到没人后,就准备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月光刚照到张让的身上,就有一个声音让张让的身体僵住。

    “张让,难道你还想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么”,一个身披战甲的硬朗老头也从黑暗之中走了出来。

    “卢植”,张让看到那老头惊呼了一声。

    尚书卢植手持长戈看着张让,“张让,放了太后和皇上,我可以给你留个全尸”。

    “哈哈哈,放了他们,你觉得我现在还有退路了么”,张让大笑的看着卢植。

    “那就休怪老夫无礼了啊”,卢植一抖长戈就向张让冲了过去。

    张让一看卢植二话不说就冲了过来,不慌不忙的向何皇后靠了过去,准备拿人质要挟卢植。

    但张让刚要退到何皇后身旁之时,一把长剑从张让身后刺了过来,张让不得不后退避其锋芒。

    但就因为张让这一后退,与何皇后的距离又一次拉远,随着剑身而来的是一个小黑胖子,长剑一抖,再次避退张让,而后一手抓住何皇后的胳膊向卢植的方向甩去。

    “卢大人,接住”,小黑胖子曹操冲着卢植喊道。

    “穆兄,这回你可是欠我一个天大的人情啊”,曹操看着扑到卢植怀里的何皇后想到。

    曹操回头向黑暗的角落里走去,准备将皇帝和陈留王一同救出来,但曹操刚踏进黑暗中,立马暗道一声“不好”。

    噗的一声,曹操立马转过头来,看向卢植那里。

    就看到卢植双目圆瞪的看着自己怀里的何皇后,“你不是……”,随着卢植的说话,鲜血也一点一点的从卢植的嘴角留了出来。

    “卢大人,卢大人”,曹操立马向卢植奔了过去。

    “哈哈,哈哈,想杀我张哥,你们还不够格”,何皇后手握着匕首狠狠的转了两圈,面色狰狞的说道。

    砰,何皇后被曹操的一记飞踢,踹向了一边。

    “啊”,卢植站立不住,摇摇晃晃的,卢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腹,那里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卢植伸手摸了摸,而后一脸不敢置信的看着满是鲜血的手,脚步一点一点的向后退着。

    就在卢植大人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的时候后,张让已经被赶来的袁绍制服了。

    “还看什么啊,还不快将卢大人送去医院”,曹操看着四周的侍卫说道。

    “将军,去哪个医院”,侍卫小声的问道。

    “还能是哪个医院,当然是治疗刀剑伤的人名医院啊”,曹操说道。

    “哦”!

    “看你往哪跑,我就知道你会趁着开城门的时候逃跑的”,袁绍踢了一脚张让说道。

    而后看着曹操说道,“孟德,这次多亏你和卢大人了”,而后又看了一眼倒地的何皇后,“皇上呢,怎么就只有太后啊”。

    “他们是假的,我不是说叫你一定不要离开东城门么”,小黑胖子推了一下袁绍愤怒的说道。

    “假的,什么意思”,袁绍还懵懵的看着愤怒的曹操,一脸懵逼样。

    “你自己看”,曹操没好气的说道。

    “嗯,是张让啊,没错啊”,袁绍蹲下身子看了一眼张让说道。

    “将妆容擦了”,曹操说道。

    “妆容?”,袁绍不解的看着曹操。

    “我有个朋友说过他的化妆手段天下无双”,曹操看着“何皇后”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