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女神攻略 > 二零六、九号病人
    董卓和王允站在高岗上,看着吕布向虎牢关的方向走去,从目前来看,一切都是按着剧本再走,不管是董卓的,还是王允的,甚至是吕布的,现在的情况,他们都很满意。

    董卓看着王允说道,“一切事物都安排妥当了么”。

    “嗯,一切都妥当了,就看吕布那边的了”,王允说道。

    “好,好,好”,董卓连说三声好,之后拍了拍王允的肩膀说道,“王司徒,果然是国家的栋梁啊,将丁原收服后,就得考虑考虑迁都的事了,王司徒,你觉得长安那边的宫殿找谁负责比较好啊”。

    “这个,这个我还没有考虑清楚”,王允实话实说。

    “哦,这个倒是不着急,我听说南宫那里的娱乐设施,是一个穆沐的人设计的,你觉得长安那里用他如何啊”,董卓再次说道。

    “穆沐,这个人我不是很了解,若太师觉得可以,那就可以”,王允看着董卓说道。

    “哦,那就等贾诩回来了再商谈吧”,董卓看着远方说道。

    ……

    ……

    在昨天晚上的时候,袁绍和曹操带着自己的儿子通过我的秘密渠道已经秘密被送出了。

    昨晚又是一个阴天,天空的乌云滚滚的,有种百鬼夜行的感觉,在食为鲜的后院,曹操和妻女和袁绍的妻女都来了。

    “夫君,保重”,曹操和卞夫人和环夫人一人握着曹操的手说道。

    曹操也回握着二位夫人的手说道,“两位夫人,真的不跟为夫出逃么”,曹操的妻妾也是很多的,就目前来说,曹操心目中的只有卞夫人和环夫人,这二位夫人最最钟爱的还是卞夫人,虽然卞夫人出身卑微,但她却最懂曹操。

    卞夫人摇了摇头,说道,“夫君,你放心的去吧,家里面的事,有我和环姐姐呢”。

    曹操看着卞夫人,眼睛中还噙着泪水,这边曹操和二位夫人依依惜别,那边袁绍和他的夫人刘氏也在话别,本来刘氏是想随自己夫君走的,但曹操的二位夫人不走,她也不好跟着自己的夫君走的。

    刘氏看着自己身前的小儿子袁尚说道,“尚儿,在外不比在家,要听爹爹的话啊”。

    “嗯,娘,孩儿知道了”,袁尚擦了擦眼泪说道。

    我搂着诺诺的小蛮腰看着场中的两个家庭,哭哭啼啼的,搞的向丈夫要去赴死一般,心里很是愤怒,并且有点压不住了,其实我知道我是在吃醋,并且是吃那种莫名其妙的醋。

    我眼角偷偷的瞥了瞥卞夫人,唉,好像清瘦了一些,不像刚见面时那种很少妇的感觉了,卞女神这么一瘦,有种邻家妹妹的感觉,而环夫人也瘦了,更加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

    环夫人还是那么敏感,好像感受到我的视线,微微扭头看了我一眼,我露出洁白的牙齿冲在华夫人笑了笑,环夫人立马别过头去,每次环夫人见我,都有点心慌慌的感觉,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卞女神就很稳重根本不往我这里看,我知道她一定知道我在偷偷的看着她,并且他也知道我有点喜欢她,甚至他都知道,我手里有她的肚兜,曾经有一次她见到了那个肚兜,她还问道这肚兜哪来的,我是打死都会承认这肚兜是我偷的,于是我就说是别人送的,当时,卞女神的脸色就很奇怪。

    诺诺狠狠的掐了我一下,小声的说道,“别看了,再看就天亮了”。

    我不着痕迹的摸了一下诺诺的小屁股,低头对着诺诺的耳朵说道,“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诺诺立马向四周看了看,还好他们都只顾着依依惜别,别有看到我这边,诺诺看着我得意的样子,有些气不过,小脚狠狠的踩向我的大脚。

    “啊”,我一下叫出声来,将两个家庭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怎么了”,曹操和袁绍看向我问道。

    我搂住诺诺的小蛮腰,一边用小手指挠着诺诺的小蛮腰,一边一本正经的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们该上路了,nono,是该走了”,诺诺被我挠的心里痒痒的,但在这群人面前也是不敢表现出来,忍得很痛苦啊。

    “好”,曹操和袁绍说道。

    ……

    ……

    说完洛阳的情况,再说说河南的情况,荀攸已经到河南地界了,并且也已经着手开始调查传国玉玺的下落了。

    荀攸看着手里的cia情报,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而后还自言自语的说道,“还真的是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啊”。

    荀攸还是有些不甘心,对着管理卷宗的cia情报员说道,“你去将凡是关于河南地界上的情报都拿给我”。

    “哦,好的,你先稍等”,cia情报员说道。

    荀攸看着手里厚厚的一叠情报,看了起来,诺是还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那就只能放弃了,因为荀攸知道诺是连cia都找不到,那基本可以确认这传国玉玺的情报就是假的。

    天空又下起小雨了,深秋的小雨和春天的小雨不一样,打落在人的身上格外的凉,虽然天空下着小雨,但河南的人民医院还是一如既往的热闹。

    “士医生,士医生,九号床的病人醒了”,一个长相还算甜美的小护士急匆匆的向士异这里跑去,边跑边喊道。

    “慢点,慢点,别摔倒了”,看着憨萌憨萌的小护士,士异也不忍心说她什么的,士异这丫头有时给人感觉像个大姐姐,有时又给人一种萌萌的感觉。

    话说,士异来河南已经有两个多月了,河南的人民医院也基本走入正规了,现在这医院不像当初成立洛阳医院时的情况了,有了洛阳医院的火爆场面,和一些营业的经验,不管是招聘医生还是护士,都很好招了,甚至都不用你去请他们,医院一建成,这些老郎中自己就来应聘了。

    “二丫,二丫,你说什么”,士异拉着小护士的手问道。

    “士医生,九号床的病人醒了”,小护士说道。

    “九号床的病人?”,士异眼睛向上看去,努力的回想着。

    “就是你救得那个人,没有那什么的那个人”,小护士说着说着,健康的小麦色的脸蛋变得红红的。

    “啊~他啊”,经过小护士的提醒,士异终于想起来,“走,我们去看看”。

    九号床的病人望着周围的一切,有点不知所措,虽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但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没有死,自己得救了。

    酷卡卡,一道闪电滑过天际,接着就是轰隆隆的雷声,这深秋的雷声一下子又将九号床的病人,带入到那个可怕的夜晚。

    那天夜晚,和现在的情况很像,也是电闪雷鸣的,下着瓢泼的大雨,九号病人冒着大雨在道上奔跑着,而他的身后还跟着几路人马,一个个拿着寒光凛凛的大刀,披着蓑衣,追赶着他。

    他拼命的跑着,啪啪啪,脚步踩在地面上,溅起层层的水花,九号病人真的是跑不动,又累又饿还很冷,但他必须跑,不然就会没命的。

    哒哒哒,水花四溅,这时远处传来马蹄的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九号病人拼命的跑,拼命的跑,但最终还是双腿难敌四蹄,被骑马的黑衣人追上了。

    黑衣人一下子将九号病人从地上抓了起来,就在九号病人马上要落到马背上的时候,嗖的一声,一直利箭在雨幕中穿行,噗,准确无误的射进那黑衣人的胸膛之中,而后九号病人和黑衣人纷纷从马背之上跌落倒地。

    九号病人还没有来得及喊痛,就被另一个黑衣人抓了起来,但结果还是一样,又有一支利箭从雨幕中飞出,又将黑衣人射落马下,就这样,九号病人向玩马球的那个球一样,被骑马的黑衣人来回的传递着,九号病人都不知道自己跌落多少次了,反正他现在浑身上下都痛得厉害。

    最后,九号病人趴在地上,静静的等待着黑夜人的抓取,但是等了好久好久,还是没有人来抓取他,他慢慢的抬起鼻青眼紫的头,看到一双沾满血液的鞋站在他的面前,血液顺着雨水流了下来,而后又顺着水流流向远方。

    “带上他”,一个阴冷的声音响起,而后九号病人又感觉自己腾空而起,接着自己的肚子重重撞到了什么之上,应该是人的肩膀。

    跌跌撞撞,跌跌撞撞,九号病人的眼皮渐渐的合拢起来,因为他太累了,累的他都想睡觉了,突然,他感觉自己头皮一阵发麻,而后几缕头发在他眼前飘荡,九号病人定睛看去,一支黑色的箭,箭羽也是黑色的,这支黑色的箭的箭体,不是圆柱状的,箭体上有两个凹槽。

    黑色的箭一端插在黑衣人的身上,一端留在外面,此时还在嗡嗡的晃动着,接着大量的鲜血沿着那两道凹槽喷涌了出来,接着九号病人感觉自己在下降,随后他的脑袋重重的撞到了地面。

    他脑袋昏沉沉的时候,听到一阵骚乱声,“小心,小心,箭”,九号病人的眼睛渐渐的合上了,在合上之前,他看到漆黑的夜色中又钻出了一群黑衣人,而后,他就昏迷了过去,再也不知道什么了。

    不要以为这样就完了,不知道又过了多长的时间,九号病人突然感到自己的后背很痛,“啊”的一声大叫,他被痛醒了,他反手摸了摸,然后就呆呆的看着自己那沾满鲜血的手,鲜血被雨水一浇,都流到地上了,九号病人的眼睛随着鲜血的流动而转移,顿时,九号病人一下子回过神来,他看到到处都是血,这里简直就像一个血池一般。

    雨还在继续的下着,那群黑衣人还在那里继续的拼杀着,倒下一人,又冲上来一人,九号病人看着周围的打斗的黑衣人,他开始好奇,都是黑衣人,他们怎么分辨敌我呢,他知道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他应该想怎么逃跑,但他的脑子就是不听他使唤了。

    九号病人从血泊中爬了起来,茫然的看着四周拼杀的黑衣人,最后眼睛定睛在一匹马的身上。

    乒乒乓乓,刀光剑影,血肉横飞,这时,一道黑色的影子从这残酷的画面里冲了出来,并且飞快的向远处窜去。

    打斗双方的黑衣人的动作在这一瞬间好像停止了一般,所有人都向那黑影看去,但就是那么一瞬间,随后双方又开始打杀起来,当然也有一部分反应过来了,准备向那逃跑的九号病人追去,但却被那些杀红了眼的黑衣人挡了回来。

    眼看九号病人就要冲出黑暗,走向光明了,突然一道利箭破空而出,向他的后背射去,噗,金属砍在肉上的声音,随后鲜血飞溅,射箭的黑衣人一下子扑到在地,他的背后有一道深深的刀口,鲜血还在疯狂的向外流。

    黑衣人趴在雨水之中,眼睛紧盯着那飞射而出的箭,可能是感受到生命的危险,也可能是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吧,九号病人突然向后看去,这一看,他的眼睛顿时放大了,在他放大瞳孔里,一支全身都是漆黑的剑射穿雨滴向他这里射来,射穿一滴雨滴,又射穿一滴雨滴,箭矢在九号病人的眼中越来越大。

    “既然得不到,那就谁也得不到好了”,黑衣人喃喃的自语着,随后,黑衣人眼睛睁的大大的,但已经失去了神采。

    噗的一声,利箭射中了九号病人的背部,离心脏只有几厘米的距离,要不是九号病人在利箭射中他之前,他身子微微躲了那么一下,现在他可能已经死了,但他虽然没死,但也不好受,利箭的冲击力一下子让他从马背上掉了下来,然后滚到了一旁的草丛里,巨大的撞击又使他昏迷了过去。

    这时,这群黑衣人才发现他们要劫持的目标已经骑马逃跑了,而后纷纷停手,并向那受到惊吓,拼命奔跑的黑马追去。

    “你怎么样了,感觉好些了么”,士异轻轻触碰一下九号病床上的病人。

    “啊”,九号病人突然从回忆中醒了过来,但看着士异又发起呆了。

    “你你你还好吧,哪里不舒服么”,士异用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九号病人看着士异说道,“我,我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