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女神攻略 > 二二二、感冒药的威力
    小丫头就是小丫头,兴高采烈的接过穆沐手中的马绳,就开始兴奋的驾驶着雪橇向前冲,根本不知道穆沐的险恶用心,穆沐看着咚咚小丫头兴奋的小摸样,拉着貂婵冻着红红的小手就进入到后面的车厢之中。

    穆沐拉着貂婵的小手,揉了揉,又为貂婵整理一下被寒风吹散的头发,“傻丫头,怎么不进来啊,你看看冻得”,穆沐抓着貂婵的小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哈着热气,为貂婵暖暖手。

    貂婵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穆沐为自己哈气,眼中满是爱慕的神色,但在爱慕之中又包涵着一丝丝不舍,貂婵反手抓住穆沐的手,“老公,人家喜欢在你身边靠着嘛”。

    穆沐一拉貂婵的小手,将貂蝉拉在自己的怀里,而后将貂婵的小手放进自己的衣服里,“这样怎么样啊”。

    貂婵的小手触碰到穆沐腰间的软肉时,像受惊的小兔子一般,一下子又缩了回去,而后小脸红红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穆沐,小手又悄悄的,悄悄的伸了进去,冰凉的小手触碰到穆沐的软肉时,穆沐情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冷颤。

    “凉啊,那我抽出来了啊”,貂婵小声的说道。

    “没事,习惯一下就好了”,穆沐捏了捏貂婵的小鼻子宠溺的说道。

    貂婵一听,玩心渐起,小手触碰一下,看到穆沐倒吸气的时候,小手又立马离开了,就这样,貂婵和穆沐面对面着,玩这种看似游戏的游戏,玩的不亦乐乎,貂婵开心的笑着。

    小丫头咚咚听着后面穆沐和貂婵的开心的笑着,小嘴瞥了瞥,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奸夫YIN妇”,而后咚咚好像想到什么好玩的点子,嘴角噙着坏坏的笑意,小手一抖缰绳,“驾”,拉雪橇的小马迈开蹄子奔跑起来。

    穆沐还不知道外面在超速形势,此时,穆沐的大舌头正在追逐着貂婵的小舌头呢,貂婵轻轻的咬了一下穆沐的舌头,喘着粗气的看着穆沐,“人家的舌头都麻了”,说完,由于害羞,貂婵扑进穆沐的怀里,装起了鸵鸟了。

    虽然貂婵在装着鸵鸟,但小手却活跃的很,一会儿摸摸穆沐的后背,一会儿又趴到穆沐的胸前,还很好奇的绕着穆沐胸前的左一点画起了圈圈,还若有若无的去点几下。

    穆沐趴在貂婵的耳边,吹了一口气,说道,“小心,被玩火啊”。

    貂婵也趴到穆沐的耳边说道,“我就要玩,怎么滴”,完后还伸出小舌头舔了穆沐耳朵一下下。

    这一刺激,让穆沐立马化身成狼,一下子将貂婵推到在地,大手也情不自禁的爬到貂婵的波涛汹涌之上,穆沐看着貂婵,覆盖在其波涛汹涌上的大手揉了揉,“还玩火不”。

    貂婵小脸红红的,小手一下子勾住穆沐的脖子,将穆沐拽向自己,“就玩”,二人的呼吸打在对方的脸上,穆沐只能说一句,“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

    二人的嘴唇触碰到一起,两只小舌头又开始攻城掠地,打起架来。

    车厢之内是春意盎然,车厢之外,又是另一翻景象了,咚咚这小丫头可是玩嗨了,“驾,驾驾”,驾驶着雪橇在树林里穿梭着。

    貂婵的衣襟已经敞开,雪白色的肚兜和粉嫩的肤色交相辉映着,貂婵的小脑袋向一旁歪着,小手紧紧的抓住穆沐的大手,穆沐好笑的吻了吻貂婵粉扑扑的小脸,笑着的说道,“小丫头,还和我玩火,怕了吧”。

    貂婵也不说话,但小手就是紧紧的抓住穆沐的大手不放,穆沐又说道,“好了好了,将衣服合上吧,别感冒了”。

    穆沐刚说完,就听到车厢外的咚咚尖叫一声,“啊~~~”,车厢也在这个时候咣当一声,穆沐这时才发觉这雪橇的速度有点快啊,穆沐立马对貂婵小姐姐说道,“你在这等着,还有把住这个”,然后也来不及管自己那高高耸立的帐篷,就向车厢外面跑去。

    穆沐一出来就看到,两匹大马像受到惊吓一般,没命的向前跑着,而咚咚怎么拉着缰绳,马儿也不听她的命令,就是埋头向前跑着,这还没什么,最最让人担心的是,这马儿好像不知道转弯一般,向着前面不远处的大树,就要撞上去了,这要是撞上去了,非车毁人亡不可啊。

    穆沐一把将咚咚拎了起来,丢到后面的车厢之中,回头说道,“找个把手,把住”,然后抓着马的缰绳,想试图让马的速度降低下来,但是一切的努力都是无济于事的,马儿还是撒了欢儿的奔跑着。

    穆沐知道,只能丢马保车了,于是穆沐向固定马的地方走去,但由于雪橇和马儿之间的张力太大,穆沐根本不能将马与雪橇分开,眼看雪橇和那个大树的距离越来越近,而穆沐还在努力的分离马和雪橇。

    咔嚓一声,由于雪橇速度过快,在由于地面的崎岖不平,在不断的撞击中,雪橇的一个腿碎裂,咣当又一声,雪橇向一旁倾斜着,车厢中的咚咚和貂婵根本把不住,一下子向车厢的另一处撞去。

    穆沐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大树又近在眼前,穆沐只能忍痛将马儿杀死了,穆沐一摸腰间,我去了,倚天剑呢,倚天剑在后面的车厢里,穆沐回头看去,倚天剑可不是在车厢里挂着呢,正好在咚咚的旁边。

    “剑”,穆沐冲着咚咚喊叫着。

    “啊,你说什么”,咚咚努力的握着把手,由于风大,咚咚根本听不清穆沐在说些什么,就算能听清,以咚咚这时候的状态,大脑也不可能处理这个信息的。

    貂婵小姐姐倒是听清楚了,但是倚天剑离她有点远,貂婵小姐姐对着咚咚说道,“剑,你身边的剑”。

    “啊~~~”,咚咚根本不知道貂婵再说些什么,此时光知道高声尖叫了,因为大树就在眼前,雪橇马上就要撞向大树了。

    穆沐回头一看,“shit”,轰隆一声,然后穆沐就向人肉炮弹一般飞了出去,一头扎进雪地之中。

    由于雪橇的一个腿断了,所以雪橇的走向变了,雪橇没有正面撞到大树,而是侧面撞上了,撞击大树后,马儿和雪橇的连接处撞碎了,马儿一溜烟的跑没影了,车厢里的貂婵和咚咚也昏了过去。

    ……

    ……

    士异、小护士、荀攸,还有受了伤的张燕,冒着风雪向CIA的一个小据点走去,山中的积雪还没化尽,又一场大雪袭来,这场雪对这四个人来说很不友好,但也给四人的逃跑争取一段时间。

    寒风呼呼的吹着,董卓的死士骑着大马冒着风雪向洛阳赶去,突然前方的雪地上冒出一股烟,而后一条绳子出现在雪地之上,骑在马上的死士已经看到了那条突然出现绳索,他立马拉紧马的缰绳,但还是于事无补。

    马的前蹄被绊马索缠住,由于惯性的作用,马的身子一下子卧倒在地,马身上的死士也离开马身,飞了出去。

    死士摇了摇昏昏的脑袋,刚要站起来,数把寒光凛凛的大刀架在死士的脖子上,噗,鲜血飞溅,死士的头颅滚到一边,将雪白的雪地染成一片红色。

    外面寒风呼啸,公孙瓒的书房里一片温馨,黑衣人将一个盒子放在公孙瓒的书桌上,公孙瓒皱了皱眉头,“都处理干净了么”。

    “是,处理干净了”,黑衣人恭敬的说道。

    公孙瓒又敲了敲书桌,看着眼前的黑衣人说道,“你是说,拦截你们的是山东的那些黄金余孽么”。

    “是的”,黑衣人说道,“我们在那些尸体上发现了一些标志,而这些标志只有山东的那些黄巾军才会有的”,黑衣人说道。

    “黄巾军,黄巾军,怎么会来趟这趟浑水呢”,公孙瓒还在一下一下敲着书桌。

    “可能是毕凤雇佣了他们,现在这群黄巾军据说成为了雇佣,对,成为雇佣军,只要你给他们钱,他们就为你办事”,黑衣人再次说道。

    “这样子啊”,公孙瓒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又看了看黑衣人,再次说道,“他们真的是黄巾军”。

    “是的,他们之前真的是黄巾军,这个我敢肯定”,黑衣人拍着胸脯说道。

    “这就好,传令下去,明天整合军队,去围剿黄巾军残余势力”,公孙瓒敲着桌子说道。

    “是”,黑衣人回应道。

    …….

    ……

    大雪飘飘洒洒的下着,一会儿功夫,就在地上积满了一层雪花,穆沐的眼皮动了动,然后睁开了,但周围漆黑一片,“天黑了么”,穆沐刚说一句话,一口雪吃进嘴里,呸呸呸,穆沐的脑子里回响着自己飞出来的画面,“我靠了”。

    穆沐从雪里将自己的脑袋拔了出来,穆沐看了看周围,雪橇歪歪扭扭的依偎在大树之上,旁边还撞了一个大口,拉雪橇的马早已经跑得不见踪影了。

    穆沐的脑子还有点不大清醒,穆沐转了一圈,突然拍了一下自己脑袋,“靠了,貂婵还在雪橇里”,然后就向雪橇那里跑去。

    穆沐爬进雪橇之中,“呀,你压到我了”,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穆沐的身下传出来,穆沐立马将身下的破布拽了起来,然后就看到穆沐身下是小美女咚咚,小美女咚咚小嘴还吧嗒吧嗒几下,用手拍了拍穆沐的大手,“别动,人家还想再睡一会儿嘛”。

    穆沐看了看自己的手,正好按在小美女咚咚的波涛汹涌之上,怪不得软软的,顿时吓得收了回来,但又看了看四周没人,穆沐又将手按了上去,捏了捏,还挺有弹性的,这丫头年纪轻轻的,胸部还很大。

    “靠了”,穆沐又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现在不是想这个事的时候”,穆沐将咚咚抱了起来向外面走去,“这丫头果然是个小吃货,这么重”。

    穆沐将咚咚安排妥当后,又去寻找貂婵,最后在车厢的角落里发现了貂婵,还好,貂婵只是额头上擦了一点皮,穆沐将貂婵抱了起来,“你看看,还是我的小婵儿轻啊,像根羽毛一样”。

    砰的一声,穆沐被一根树枝绊倒在地,轻飘飘的貂婵也从穆沐的怀里滚了出去,穆沐张大嘴吧看着滚出去的貂婵。

    貂婵滚了几圈,趴在雪地上,悠悠的转醒,貂婵坐了起来,抬头看了看空中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而后迷茫的看了看四周,穆沐一看貂婵看了过来,穆沐准备装死,但还是没有来得及。

    貂婵看着穆沐说道,“老公”。

    穆沐趴在地上,对着迷茫的貂婵说道,“Hi”。

    夜幕渐渐的笼罩了大地,穆沐终于直了直腰,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很是骄傲的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雪橇已经被穆沐扶了起来,里面的给咚咚准备的食材已经被穆沐整理好了,“今晚就先在这里过一夜吧,明天再想办法怎么回去吧”。

    “喂,坏蛋,坏蛋,来帮我们拿一下嘛”,咚咚在远处喊道。

    穆沐回头看去,咚咚和貂婵抱着一些干木材走了回来,咚咚站在山腰上对着穆沐喊道。

    ……

    ……

    寒风呼呼的吹着,将篝火吹的旺旺的,穆沐、咚咚,还有貂婵坐在车厢之中,围着火锅坐着,还好车上有咚咚的食物,不然穆沐今晚可就要挨饿了。

    穆沐吃了一口蔬菜,“嗯,这大冷天的,还的是吃火锅啊,驱寒啊”。

    “嗯,就是就是”,小美女咚咚吃了一口肉,然后边吃边说道,“虽然你这个人很好色,但这个美食还是很不错啊”。

    穆沐无奈的翻了翻白眼,懒的里咚咚,而后提貂婵夹了一块肉,说道,“这个好吃”。

    “嗯”,貂婵点了点头,张开红红的小嘴将穆沐递过去的肉吃进嘴里。

    “喂,你这丫头,怎么专挑肉吃啊”,穆沐捞了几筷头,火锅里的肉竟然神奇的消失了,再一看,小美女咚咚碗里有肉,小嘴也塞得满满的。

    穆沐伸出筷头就要向咚咚的碗里夹肉,咚咚抱着饭碗说道,“我现在是长身体的时候,要多吃肉,你都是大人了,不需要吃那么多肉了”。

    穆沐看着小美女咚咚胸前的雄伟,“你都这么大了,吃什么肉啊,再吃,你不嫌它重啊”。

    “什么重?”,小美女不解的看着穆沐,显然没有明白穆沐话里的隐藏意思,但小美女从穆沐看向自己波涛汹涌的目光,小美女咚咚一下子明白了穆沐话里的隐含意思。

    小美女咚咚抱着貂婵的胳膊,撒娇的说道,“貂婵姐姐,你看看你老公,他调戏我”,小丫头一碰貂婵,貂婵突然向一旁倒去,这下可吓坏了咚咚和穆沐,穆沐一把抱住了貂婵,焦急的问道,“貂婵,你怎么了”。

    “我没事,就是有点头晕”,貂婵有点虚弱的说道。

    “头晕?”,穆沐摸了摸貂婵的额头,貂婵的额头都烫手,看来感冒的不轻,都发烧了,穆沐立马将貂婵搂在怀里,“是不是有点冷啊”。

    貂婵摇了摇头,看着穆沐说道,“不冷,有点热”。

    “热?”,穆沐看着貂婵那红红的小脸,又摸了摸貂婵的额头,烫啊,还是很烫的那种,感觉温度没有40度,也得有37、8啊,这是明显的发烧了啊,不对啊,发烧的表现不都是身体高烧,但还会觉得很冷么。

    穆沐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一摸不要紧,穆沐顿时觉得自己的额头也很热啊,还有点口干舌燥的,“这不对啊”,穆沐疑惑的说道。

    这时,小美女咚咚将碗里的肉吃掉了,用有点婴儿肥的小手擦了擦自己油油的小嘴,说道,“什么不对啊”,然后又指了指穆沐,一副批评的口吻说道,“你这个男人当的不合格啊”。

    “怎么了”,穆沐莫名的看着咚咚,问道。

    “貂婵姐姐今天就有点感冒了,这你都不知道,你怎么忍心让貂婵姐姐出来啊,还让貂婵姐姐去捡干木材”,咚咚指责穆沐的说道。

    穆沐今天看到貂婵的小脸有点晕红,但没想到会是感冒造成的,穆沐看着貂婵问道,“真的感冒了”。

    貂婵害羞的点了点头。

    “那你怎么还出来啊”,穆沐搂着貂婵有点生气的说道,“你这丫头,怎么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啊”。

    “人家想见你嘛”,貂婵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穆沐,就这么一句情话,就将穆沐击的丢盔弃甲了,而且穆沐还感觉到自己的小弟弟有要站立的起来的趋势。

    穆沐看着貂婵的绝美容颜,有种将其揉进身体里肆意怜爱的冲动,当然现在穆沐最想干的就是将貂婵那碍人的衣服拔了,穆沐好点才讲这欲望压了下来,装作生气的看着貂婵,“见我,什么时候不行啊,偏要生病的时候啊,生病就要乖乖的在家养病嘛”。

    貂婵觉得越来越热,也觉得自己身上这衣服有点碍事,有要脱掉的冲动,貂婵双手握着自己的衣领,妩媚的大眼睛,好似要滴出水来一般,小舌头还舔了舔红红的嘴唇,一副撩人的小摸样,大眼睛透露出极强的电压看着穆沐,“人家知道错了”。

    穆沐看着貂婵妩媚的小模样,血液流速加快,身上的小帐篷也支了起来,有种要曝衣的冲动,穆沐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艰难的说道,“生病了,就要好好休息,我出去给篝火添一些木头,咚咚你将火锅收拾一下”。

    穆沐感觉自己在不走出车厢,自己一定会干出一些自己平常不敢想象的事情,也是自己最想干的事情。

    但穆沐刚转身,鼻血差点喷出来了,穆沐目瞪口呆的看着小美女咚咚,“咚咚,你在干什么啊”。

    穿着粉红色小肚兜的咚咚,脸色也晕红晕红的看着穆沐,小嘴哈着热气,小手还不断的在自己脸庞扇着风,嘴里嘟囔着,“奇怪,这次的感冒药药力怎么会这么大啊,我还是放到火锅里的啊,难道我放多了”。

    随着小美女的扇动,小美女胸前的波涛汹涌一颤一颤的,穆沐的眼珠子不由自主的向小美女咚咚的波涛汹涌看去,说看去,有点不准确,应该说是盯着,还是那种死死地盯着。

    穆沐的耳朵动了动,看着娇羞可爱的小美女咚咚说道,“你刚刚说什么啊,你在火锅了放了什么啊”。

    小美女根本不管自己春光乍不乍泄的,还在用手当扇子扇着风,小嘴一张一合的很是诱人的说道,“感冒药啊”。

    “感冒药?”,穆沐的脑袋停顿了一下,而后又大声的说道,“感冒药”,穆沐一摸自己的兜里,匈奴大哥给自己的男女通杀药,竟然不见了,穆沐顿时有种不妙的预感,红着眼看着小美女,问道,“谁给你的感冒药”。

    小美女歪着小脑袋,咬着自己的小手指,妩媚的大眼睛还一眨一眨的看着穆沐,说道,“貂婵姐姐给我的啊”。

    穆沐又慢慢的转过身子看向身后的貂婵,这一看,穆沐的大脑顿时轰的一声,鼻血噗的一声喷了出来。

    就看到貂婵的衣服洒了一地,而且那洁白色的小肚兜也歪歪扭扭的挂在貂蝉小姐姐的脖子上,随着貂婵小姐姐的晃动,貂婵小姐姐的波涛汹涌一晃一晃的,波涛汹涌上的那点梅花也水波浊流着。

    貂婵一下子将脖子上的洁白色的小肚兜拽掉,一步一步的向穆沐走了过来,粉嫩的胳膊像美女蛇一般绕在穆沐的脖子上,樱桃般的小口吐气如兰的说道,“我在家里拿着”,而后貂婵的小脑袋也歪了歪,妩媚的大眼睛看着穆沐,又说道,“我还在雪橇里捡到两个呢”。

    穆沐一听,脑子顿时又轰隆一声,这轰隆不是因为穆沐听到貂婵小姐姐捡到了自己掉落在雪橇车厢了的男女通杀大药丸,而是穆沐的衣服突然就被貂婵叫姐姐拽掉了。

    穆沐还没有来得及叫出声,就感觉到自己背后的咚咚小丫头也贴了上来,穆沐甚至都能敏感的感觉到咚咚波涛汹涌上那两点的硬度。

    穆沐顿时化身成狼,此处的美好,就留给穆沐一个人去感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