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网游竞技 > 三国女神攻略 > 二三一、运筹帷幄(下)
    河北地界。

    公孙瓒死后,不到一天的时间,河北的所有,包括民生,军事,政权,文化,还有外交等事项都被一个什么的组织cia接手。

    与河北的同一时间,山东的所有也被这个神秘的组织cia正是接手,这样一来,也就是说穆沐正式跳反了。

    当然对现在的大汉朝廷来说,跳反也不是什么新鲜的事情了,早期的黄巾军,中期的韩遂等军阀,到现在各地诸侯都蠢蠢欲动,但这件事对穆沐来说,就有着重大的意义了。

    时间回到一个月前,那时还真深秋时节,树木的上的叶子都枯黄了,一阵风吹过,树叶纷纷落下,随风自由的飘向远方,去追逐自己的梦想了。

    荀攸和穆沐走在满是落叶的林荫小路上,脚在落叶上,软绵绵的,放眼望去一片金黄,穆沐此时的心情是,烦透了,穆沐不知道自己是哪个神经出错了,还是最近自己的智商是不是又下降了,反正穆沐觉得和荀攸出来散步是一个大错特错的决定。

    这良辰美景,应该和自己的妹子出来啊,像蔡文姬,穆沐还可以和她谈论一下诗词歌赋呢,用自己的文学修养再次将这只骄傲的白天鹅俘获在自己的才情之下,说到这里,穆沐就很伤心,蔡文姬很久都没有和打情骂俏了。

    其实和小乐小语那俩丫头来这里,也是不错的选择啊,躺在这金黄金黄的落叶之上,替小乐小语这两丫头检查检查一下身体也好啊,自己很长时间都没有检查她俩的身体了,听说,小语的波涛汹涌有汹涌了,自己给他做的文胸都小了。

    还有,还有,和诺诺来这里野炊也很不错,还可以将自己刚做好的牛皮帐篷来了,也许自己那梦寐以求的洞房大计就能实现呢。

    穆沐看了看自己身旁一眼,荀攸那家伙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穆沐无奈的翻了翻白眼,就算自己一个人来这里也好啊,躺在软软的枯叶之上,看着天空的云卷云舒,都好过和荀攸谈论那万恶的政治要强上百倍。

    穆沐看着天空,这天真蓝,真高啊,咦,那朵云有点像,呃……像馒头,不对,像花卷,呃,像荀攸的脸。

    “老穆,你干嘛这样看我,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的话啊”,荀攸挡住穆沐的视线,看着穆沐说道。

    “啊!啊?你刚刚说什么啊”,穆沐看着荀攸说道。

    荀攸无奈的翻了翻白眼,看着穆沐说道,“你从什么时候没有在听我说话了”。

    “呃……”,穆沐面对荀攸那真诚的目光,眼神有点游弋,穆沐看着荀攸不好意思的说道,“从现在的形势来看之后,我就没有听到什么了”。

    荀攸看着穆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一下自己愤怒的心情,“也就是说,我刚刚所说的那些东西,都白说了呗”。

    穆沐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可以这么说”。

    “穆沐,你这个混蛋”,荀攸晃着穆沐的肩膀大声的吼叫,“我这么幸苦整理资料,我这么幸苦说了半天,你竟然没有听,你这个,这个,这个混蛋”。

    荀攸终于发泄完了,而后替满脸口水的穆沐整理一下衣服,然后说道,“好吧,我在说一遍,要是这边你再次走神,那就别怪我弄死你了”。

    “哦,好的”,穆沐连忙点头说道。

    荀攸很满意穆沐的表现,于是开口说道,“自从董卓进京以来,有不少的诸侯和军阀开始蠢蠢欲动,我整理了一下,第一个,后将军南阳太守袁术,这个家伙的鼻子很灵敏,比他那同父异母的哥哥强,在董卓还没进京之前,就闻到危险的气息,于是惧祸逃往南阳,在那里募兵。

    第二个,冀州刺史韩馥,这个家伙对每件事情都很多疑,不过他胸无大志,不足为患。

    第三个,豫州刺史孔伷,清谈高论,嘘枯吹生,也是不足畏惧的小人物。

    第四个,兖州刺史刘岱,性格极易暴躁,没有什么城府,也是个不足为惧的小人物啦。

    第五个,河内郡太守王匡,轻财好施,以任侠闻,这种人交个朋友还可以,但带兵打仗就很那个了,总的来说,这个人对我们威胁不大,可有可无啦。”

    穆沐看着荀攸,问道,“老荀,你到底想说什么啊”。

    荀攸白了一眼穆沐,“别打断我的谈话,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哦”,穆沐乖巧的闭嘴了,因为他不想在被口水喷了。

    荀攸对穆沐的表现很是满意,“这才乖嘛”,荀攸拍了拍穆沐的肩膀说道,“呃……我说道哪儿了”。

    “第五个”,穆沐说道。

    “哦,第五个”,荀攸刚说又被穆沐打断了,穆沐说道,“第五个你说完了,在说的话,你应该说第六个”。

    “哦,谢谢”,荀攸很有礼貌的看了看穆沐,然后接着说道,“第六个,陈留太守张邈,第七个,东郡太守乔瑁,第八个,山阳太守袁遗”。

    荀攸只管说了,也不做过多的解释,只是将自己对该人的详细情报的字条递给了穆沐,意思说,你自己看,因为荀攸觉得自己在这样下去,非被穆沐气死不可,还是快点说,比较好。

    “第九个,济北相鲍信,鲍信这个人,年少的时候,有远大的志向,对人又宽厚有爱,性格上沉着刚毅,并且还很有谋略,他对董卓很是不满。

    在何进还没有死的时候,鲍信曾经受到大将军何进所征辟就任骑都尉,受命回乡招募兵卒,鲍信招募了一千多士兵,归途中到达成皋时何进已经死于政变。

    鲍信赶回洛阳时董卓已经兵临城下了,那个时候,鲍信就知道董卓必然祸乱天下,于是劝袁绍袭杀董卓”。

    荀攸看了看穆沐说道,“这是当时他对袁绍说的话:董卓如今手握重兵,肯定心怀不轨,我们如不趁机动手,日后必然吃亏,趁他刚到京都,士卒疲惫,我们对他发动袭击,一定可以擒拿董卓,不过很可惜,袁绍畏惧董卓而没有行动,于是鲍信带兵反回了乡里,这也算逃过了一劫,不过他回到乡里又征召了士兵两万人,骑兵七百人,运载粮草物资的车辆五千多辆,看来是有什么大动作了”。

    荀攸看着穆沐,鬼使神差的又说了一句,“听说他有个堂妹,叫什么鲍三娘的,长得很是漂亮,武功也很好,不知道她在没在鲍信的队伍里”。

    穆沐面无表情的看着荀攸,荀攸也觉得没趣,自己怎么会莫名其妙谈论起鲍三娘了。

    为了打破这尴尬,荀攸又继续说道,“第十个,北海太守孔融,这个人胆子很小,但纸上谈兵又很厉害,这个人也就那样吧,无足畏惧”。

    “孔融?”,穆沐疑问道。

    “嗯”,荀攸点了点头,看着穆沐问道,“怎么你认识啊”。

    “嗯,算是吧”,穆沐也点了点头,而后接着说道,“他眼睛近视,度数还很高呢”。

    荀攸根本不知道穆沐再说些什么,他也不想知道,于是就当没有听见继续说道,“第十一个,广陵太守张超,第十二个,徐州刺史陶谦,第十三个,西凉太守马腾,和韩遂共同起义,一家子都很勇猛,他有个叫马超的儿子尤其勇猛,这个硬茬子,第十四个,北平太守公孙瓒,这个家伙作战很是勇猛,但同时也非常好战,与主张以怀柔政策对待胡人的上司刘虞不和,二人矛盾逐渐激化,发展到互相攻打,公孙瓒靠自己的军事才能以少胜多,杀死了刘虞,并挟持朝廷使者得到了总督北方四州的授权,分派刺史,成为北方最强大的诸侯之一,不过这家伙性格有点残忍,又没有政治信念,在战争劫掠中日益贪婪,近些年残害百姓的事件时又发生”。

    “那就他吧”,穆沐有点不耐烦的说道。

    “什么就他了啊”,荀攸说道。

    “你讲这么多,意思不就是让我跳出来,不要在暗地里搞事情么”,穆沐看着荀攸说道,“怎么,我说的不对”。

    荀攸有点无语的看着穆沐,荀攸喜欢跟聪明人谈话,因为和聪明人说话一点就透,很省力气,但要是太聪明的人,荀攸也会很是烦恼的,就像现在,话说到一半,荀攸很是难受。

    穆沐看着荀攸那难看的脸色,就像便秘了好几天一样,于是小声的说道,“我说对了”。

    “啊~~~”,荀攸又抓狂了,抓着穆沐的肩膀不断的摇晃着,边摇晃嘴里边吼道,“你就不能等我说完在说出来了么,你这样子让我很难受,你知道么,你知道么”。

    “i know i know”,穆沐说道,而后又变成乖宝宝的看着荀攸。

    荀攸又替穆沐整理一下衣服,说道,“第十五个,上党太守张杨,这个没什么好说的,第十六个,乌程侯长沙太守孙坚,这个人可就要好好说说了,据说是春秋时期军事家孙武的后裔,董卓废少帝刘辩,改立陈留王刘协为帝,掌握朝中大权,在京城横行跋扈,恣意妄为,孙坚闻知,拊膺长叹:如果当年张温听了我的话,朝廷哪会有这场浩劫!”。

    “这和张温有什么关系”,穆沐看着荀攸好奇的说道。

    荀攸一看穆沐这个样子,心里顿时好受了许多,于是卖弄的说道,“我在整里的情报时,发现了这个故事”。

    原来是这样子的,孙坚曾经和张温以及董卓一起讨伐过韩遂、边章。

    张温率部驻扎长安,用诏书召见董卓,董卓拖延时间,过了好半天才来。

    张温责备他,他应对时,出言不逊。当时,孙坚正好在座,见此情形,便走到张温旁边,跟张温耳语说:“董卓不害怕自己有罪反而出言狂妄,应当以不按时应召前来之罪,按军法杀掉他。”

    张温说:“董卓一向在陇、蜀一带享有威名,现在杀掉他,西进讨伐没有依靠了。”

    孙坚说:“您亲领皇家军队,威震天下,还依赖什么董卓?看董卓今天的谈话,并不想听您的,轻上无礼,是第一条罪状。边章、韩遂胡作非为已一年多,应当及时进讨,而董卓反说不可,沮丧军心,疑惑将士,是第二条罪状。董卓接受重任而毫无战功,召其前来又滞缓不前,反倒狂妄自傲,是第三条罪状。古代名将,带兵临阵,无不果断地斩处违犯军纪者,来显扬威严,故此有了穰苴斩庄贾、魏绛杀杨干的事。现在您对董卓留情,不立即斩杀,如此必然使军威受到损亏。”

    张温不忍心执行军法,于是就说:“你暂时先回营,免得董卓会怀疑你。”

    荀攸得意洋洋的说道,“这个孙坚英勇善战,他的儿子也是勇猛非凡啊,他的大儿子就很厉害,叫”,荀攸说道一半,穆沐就说道,“大儿子孙策,外号小霸王嘛”。

    “你怎么知道”,荀攸习惯性的追问道。

    “哈哈哈,秘密”,穆沐说道,而后穆沐拍了拍荀攸的肩膀说道,“做人要低调,别给你点阳光,你就灿烂,别给你点洪水,你就泛滥,做人还是要低调啦”,其实关于孙坚,穆沐还是知道一点的,但知道的不是他,而是他的儿子和女儿,女儿,孙尚香,刘备的夫人,赔了夫人又折兵就是说她的,儿子,穆沐对小霸王孙策也知道不多,穆沐只知道他有一个漂亮的老婆叫大乔,但对他的二儿子孙权,还是知道点,当然孙权的具体干了什么事,穆沐也是不知道的,穆沐只知道三足鼎立里,有个足就是他。

    穆沐踏着软软落叶向回去的方向走去,荀攸在后面跑着,“喂,我还没有说完呢,你别走啊”。

    “你是不是想说,该高调就高调啊,你是不是想说这些诸侯和军阀的蠢蠢欲动,对我们的雇佣军的发展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啊,我们要趁着这个机会将我们雇佣军的名声打出去啊”。穆沐对荀攸说道。

    “嗯”,荀攸一脸便秘的表情点了点头。

    “那这样吧,我们的目标就选那个公孙瓒好了,计划你来定,执行你去执行”,穆沐对着荀攸说道。

    “为什么是公孙瓒”,荀攸好奇的说道。

    “你刚刚说了一大堆东西,目前我就记住一个,那个名字就是公孙瓒”,穆沐边走边说道。

    “啊”,荀攸傻眼了,但过了一会儿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喂,计划我想,执行还得我去执行,那你干什么啊”。

    “我,我运筹帷幄啊”,穆沐很是洒脱的说道。

    “我靠了”,荀攸对穆沐的不要脸也是无话可说了。

    话虽然这么说,但制定计划时,穆沐也是参与了,“嗯,军队就用我们的精英部队,cia 特别行动小组吧,刺客联盟也去吧”。

    “为什么啊”,荀攸看着穆沐不解的问道,荀攸的不解之处在于铲除一个公孙瓒,没必要运用我们的王牌吧。

    “他们应该实战了,实战才是检验他们的最好标准”,穆沐说道。

    “好吧”,荀攸也很是同意。

    之后,传国玉玺的出现,荀攸突然发现这是个很好的契机,于是荀攸和穆沐商定好了,荀攸踏上了去河北的行程,而cia的行动小组以多方势力进驻河北的这个契机,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到河北境内。

    cia大手向公孙瓒的脖子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