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历史穿越 > 燃烧的莫斯科 > 第三七四章 小小阻击战(一)
    村子的中间有一座小小的教堂,人站在钟楼上,借助望远镜可以清楚地观察到方圆十几里范围的情况。为了更及时地了解战场的战斗进行情况,我把指挥部搬到了这里。

    我站在钟楼上,用望远镜看着远处正在挖掘战壕的部队,有些不解地对博罗达说:“参谋长同志,我有点不明白。通常部队驻扎在村子里,指挥员们都喜欢把指挥部设在教堂里,一是因为宽敞,可以容纳指挥部所属的众多单位;二是建筑物结实,即使被炸弹或炮弹击中,也没那么容易倒塌。可多罗费耶夫上校他们为什么不选这里,而把指挥部设在了一个普通的民宅里呢?”

    站在我旁边的博罗达听到我的问话,苦笑着回答说:“师长同志,关于这个问题,我曾经问过师里的其他指挥员,听他们说,多罗费耶夫师长刚进入这个村子时,曾有不少人都建议他把指挥部设在这里,结果被他拒绝了。”

    “为什么?”我放下望远镜,好奇地问道。

    “多罗费耶夫师长说:这里的目标太明显,一旦遭遇德军进攻,这里很容易成为德军炮兵或者空军的攻击目标。”

    “贪生怕死!”我给多罗费耶夫上校下了这么一个结论后,又重新举起了望远镜。

    “师长同志,”博罗达突然对我说道:“也不知道阿夫图霍夫上尉的读力话务连,现在有没有搬到教堂里来,待会儿我们和前线的联系,可全指望着他们呢。”

    “那你下去看看吧。见到上尉,顺便告诉他,待会儿战斗打响后,要及时地派人把战报送到钟楼上来。”

    “是!”博罗达答应一声,转身下了钟楼。

    远处,高加索夫营的战壕早已挖好,大多数的战士正或蹲或站地在战壕里,也有一些人直着腰在交通壕里到处走动着。近处,是正在忙碌的战斗营,戴着钢盔的战士们弯着腰在挖战壕,也许因为天气热的缘故,不少战士脱掉了身上的军装,着上身在卖命地挥动着铁锹。坦克连的七辆坦克,在战壕后一字排开,黑洞洞的炮口指向防御阵地的正面。

    就在这时,博罗达沿着旋转楼梯小跑着上了钟楼,大声地向我报告说:“师长同志,游击队的电报来了,德国人已经出动,正在向我们的方向开来。”说着将一张电报纸递给了我。

    我接过电报纸,低头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着:“德军的先头部队已于下午三时离开皮亚特尼察村,开路的是一辆装甲车和两辆满载着士兵的卡车。”看完,我把电报纸递还给博罗达,不以为然地说:“参谋长同志,德国人就出来了这么点兵力,我们第一线的部队就足以将他们全歼。”

    博罗达见我有些轻敌,连忙提醒我说:“师长同志,您可不能轻敌啊。要知道,这只是德国人的先头部队,村子里究竟有多少部队和什么样的技术装备,我们现在还不得而知。也许战斗一打响,德国人的坦克和炮兵部队就会出动,没准还会出动飞机对我们的阵地进行狂轰滥炸,到时才是一场真正的恶战。”

    听博罗达这么一说,我的脸不禁微微一红,连忙岔开话题,吩咐他说:“参谋长同志,你去问问绕到敌军后方去的步兵营到达什么位置了?顺便再通知高加索夫少校,说德国人已经出发,很快就会到达他的阵地前方,让他的部队隐蔽好,在战斗打响前,千万不要暴露。”

    看到博罗达正沿着楼梯往下走,我又叮嘱他一句:“博罗达同志,你下次上来时,最好带一名通信兵上来,这样的话,有什么事情可以让他代劳。”

    “好的,师长同志。”博罗达答应一声又下楼去了。

    德军先头部队的装甲车和卡车,在一个小时后进入了我的视线,领头的是一辆装甲车,一名戴着大檐帽的德军军官上半身探出舱口外面,双手撑在车顶,身体随着装甲车的剧烈颠簸而来回晃荡。当装甲车离高加索夫营的阵地还有五百多米的时候,他伸出戴了白手套的右手向路边一指,装甲车马上一个急刹停在了路边。跟在后面的卡车也跟着急刹车,紧紧地贴着装甲车的尾巴停了下来。

    那名军官举起望远镜对着高加索夫营所在的战壕仔细地观察,毕竟战壕是新挖的,那些堆在阵地前的新土一眼就能看出来。德国人在观察时,我军的战士都蹲在战壕里,把身子埋得低低的,谁也没有贸然探出身体去查看德国人到什么地方了。虽然我军的战士隐蔽得很好,但我的心还是提到了嗓子眼,深怕会有战士按捺不住,擅自开枪射击,惊动了德国人。

    德军军官观察了一会儿,见战壕里没有丝毫的动静,可能以为是一条废弃的防线,也就没再继续观察,抬起右手向前一挥,装甲车又缓缓地向前开动了。装甲车开出一段路后,那两辆卡车的司机才重新发动了车辆,远远地跟了上来。

    看到装甲车又继续往前开,我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心里祈求他们再开快点,好早点压上我军埋设的反坦克雷。

    “轰!”的一声巨响,德军的装甲车在离阵地一百多米远的地方,终于压上了一颗反坦克雷,火光中装甲车零件被炸的满天飞舞,车上军官和士兵都被炸成了肉泥。

    爆炸声就是射击的命令,高加索夫营的战士纷纷把枪架到了壕沿上,对着德国人的卡车就扣动了扳机。在密集的枪声中,德国人卡车再度停了下来,车上的士兵纷纷往车下跳。由于我军的火力猛烈,又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有些士兵还没来得及从车上跳下,就被乱枪打死,尸体不是直接倒在车厢里,就是垂挂在车厢挡板上。跳下车的士兵躲在车后,以车为依托开枪拼命还击。

    高加索夫营的战士没有贸然发起冲锋,在用机枪、冲锋枪、步枪和德军士兵对射的同时,还架起了迫击炮对卡车进行轰击。但几发迫击炮弹准确地命中了其中一辆卡车,并将其炸成碎片后,德军的抵抗被彻底瓦解,五六名幸存者从另外一辆卡车旁逃开,连滚带爬地朝远处的森林逃去。

    战斗刚刚结束,我正在看一些战士离开战壕,前去打扫战场,忽然听到了阿夫图霍夫上尉的声音:“师长同志,高加索夫少校打来的电话。”

    我扭头一看,只见阿夫图霍夫手里拿着个话机,肩上还挎着卷电话线,沿着旋转楼梯走了上来。我连忙迎过去,冲他礼貌地笑了笑,然后从他的手里接过了电话,拿起话筒大声地说:“是高加索夫少校吗?”

    “是的,师长同志。”话筒里传来了高加索夫兴奋的声音:“战斗已经顺利结束,炸毁德国人装甲车和卡车各一辆,击毙德军五十余人,我军没有伤亡。”

    “好样的,高加索夫同志。”我大声地称赞了他一句,同时又提醒他:“不过你可不能骄傲哦,这只是德国人的先头部队,艰苦的战斗还在后面。”

    “放心吧,师长同志。”高加索夫不无自豪地说:“像这样的敌人,来得再多,也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营在这里,别说坚守一天,就算是坚守十天也没有问题。”

    “少校同志,我再次提醒你,战斗才刚刚开始,你要克服轻敌思想,要做好打硬仗恶仗的准备。好了,你去督促战士们把工事再加固一下,免得被德国人的大炮一轰,就被炸坏了。”

    我还真有乌鸦嘴的潜质,半个小时后,高加索夫的阵地就遭到了德军的炮击。根据游击队的情报,德国人在得知先头部队遭受重创后,马上又出动了大部队。除了乘坐卡车的步兵外,还有装甲部队和炮兵。他们的炮兵在离开村子五六公里后,在一片开阔地布设了炮兵阵地,根据炮兵观测员的指示,开始了向高加索夫营的阵地进行炮击。

    德军的炮弹呼啸着落在了长长的战壕前后,我军的前沿阵地迅速地被爆炸的硝烟所笼罩。刚刚打了胜仗的高加索夫营的战士们,笑声都还没停止,就遭到了德军的猛烈炮击,巨大的反差,让战斗经验不足的战士们慌了神。

    我放下望远镜,皱着眉头看着那些落在战壕四周接二连三爆炸的炮弹,心里盘算着该怎样做,才能让德国人这该死的炮击停下来。就在这时,我突然听旁边的博罗达惊呼:“师长同志,您快看,有人从战壕里跑出来了。”

    我重新举着望远镜向前沿望去,只见从硝烟里钻出不少我军的战士,他们没有向前方冲锋,而是调头拼命地往二线阵地跑。他们临阵脱逃了?!我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个念头,接着我恶狠狠地想到:我应该在后面布置一支督战队,对于这些临阵脱逃者,一律格杀勿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