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历史穿越 > 燃烧的莫斯科 > 第一二三六章 南下行动(中)
    下半夜时,随着近卫第八十九师一起到达的,还有作战处长阿赫罗梅耶夫少校。我心里明白,这样的安排,一定是出自奇斯佳科夫的手笔。他知道我信任阿赫罗梅耶夫,而少校的组织能力也相当强,由他来负责部队的接待和部署工作,是再合适不过了。

    我简短地向阿赫罗梅耶夫介绍了我的计划后,便让他根据这个进攻计划,把即将到达的三个师和两个坦克旅,都部署在合适的位置。

    我的命令下达完毕后,阿赫罗梅耶夫没有立即离开,而是站在原地发呆。看到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我便猜测他可能有什么别的想法,便好奇地问:“少校,你对我的计划,有什么不同看法吗?”

    阿赫罗梅耶夫抬手挠了挠后脑勺,然后有些拘谨地说:“司令员同志,我有点不同意见,不知道该说不该说?”

    “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不必有顾忌。”为了让他能畅所欲言,我还特意强调说:“你就当你还在给我当师参谋长就行了。”

    我这么一说,他立即显得自然了许多,他指着地图对我说:“司令员同志,你瞧,虽然东线和南线的道路,在地图上看起来都差不多,但如果真的要选择进攻方向,我肯定不会选择东面,而是选择南面。”

    “为什么,少校?”对于他的这种说法,我不禁皱起了眉头,因为根据我的分析,选择东线对德军发起进攻,是最佳的路线,而此刻阿赫罗梅耶夫却提出了截然相反的建议。为了搞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催促他说:“快点说说你的理由。”

    “据我所掌握的情报,东面这条道路,虽然没有河流和沼泽阻隔,但道路的两侧也没有森林。”阿赫罗梅耶夫皱着眉头说道:“假如道路遭到德军的破坏,那么我们的行军速度就会受到影响。如果我们的部队拥堵在路上时,遭到德军的空袭,周围又是无遮无拦的,那样就会遭受到巨大的损失。”

    仅仅凭阿赫罗梅耶夫的几句话,是没法让我改变主意的,于是我试探地问:“如果我们在东线行军时,能得到空中掩护,情况是不是会好一些呢?”

    阿赫罗梅耶夫望着我,有些无奈地说:“司令员同志,有空中掩护当然好。但是假如德国人破坏了道路,让我们的部队无法快速推进时,就算有空军的掩护,遇到德军的空袭和远程炮击,那么遭受巨大的损失依旧是不可避免的。”

    听到阿赫罗梅耶夫一再试图劝说我改变路线,我的心里微微有些不快,在沉默片刻后,反问道:“少校,你说说如果走南线的话,情况又会怎么样?”

    “司令员同志,据我所接到的战报,被我们击退的敌人,都是顺着沿着南面的这条道路退却的。”阿赫罗梅耶夫再次指着地图对我说:“虽说德军有可能在伊久姆沿途建立不少的防线,但道路情况肯定要比南线好得对,毕竟德军都集结在这一区域,为了反攻哈尔科夫,他们也不会随便破坏这里的道路。”

    虽然阿赫罗梅耶夫说了这么多,但我还是固执地认为自己所选择的路线是正确的,但为了不打击他的积极性,我抬手看了看表以后,对他说:“好了,少校,这事等侦察兵的报告回来以后再说,现在你先去安置部队吧。记住,在天亮前,近卫第52师和步兵第375师也会到达,你要提前安排好他们住宿的地方。”

    “明白了,我这就去安排。”阿赫罗梅耶夫说完,干净利落地抬手敬了个礼,便转身走出了指挥部。

    看着阿赫罗梅耶夫离开,塔瓦尔特基拉泽笑着对我说:“司令员同志,我们的作战处长挺有个性的嘛,明知道从东线发起进攻,是您指定的作战计划,可他却依旧固执地想推翻您的这个计划。”

    我刚刚听到阿赫罗梅耶夫反对自己的计划时,心里颇有些不痛快,此刻冷静下来想想,觉得他所说的话,还是有几分道理的。便抬手制止了塔瓦尔特基拉泽,说:“将军同志,我觉得还是等侦察兵的报告回来以后,我们再来研究究竟该从哪条线路进攻吧。”

    我说完以后,拿起桌上的电话,拨通了指挥部。接电话的是别济科夫,他听到我的声音后,立即高兴地问道:“司令员同志,近卫第八十九师的部队到达了吗?”

    “是的,参谋长。”我含糊地答应一声后,接着问道:“副司令员同志在什么地方?”

    “他到近卫第52师去了,说要催促涅克拉索夫将军加快集结速度,争取在天亮前赶到楚胡耶夫。”他也许是猜到我接下来要问基里洛夫,连忙补充说:“军事委员同志去了步兵第375师,他说要给指战员们做做政治思想工作。您找他们,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别济科夫上校。”听说两位主要的负责人都不在,我只能把要办的事情交代给别济科夫,“我想要和近卫第八集团军的崔可夫将军联系,可惜现在这里的通讯力量不足,我打算让他们先把通讯处长洛普霍夫少校派过来。”

    “我明白了,司令员同志。”别济科夫大包大揽地说:“虽然他们两人都不在,但这件事情我可以做主,我马上就把洛普霍夫少校给您派过去。”

    随着我的命令下达,不到一个小时,风尘仆仆的洛普霍夫少校就出现在我的面前。随同他一起到来的,还有一个携带了两台报话机的通讯小组。洛普霍夫趁通讯兵们在架设线路,安放报话机的机会,走过来向我敬礼后,恭谨地问道:“司令员同志,您现在就要和崔可夫将军联系吗?”

    “是的,少校同志。”我打着官腔说道:“我想了解一下他那里的情况如何了。”

    洛普霍夫扭头看了看他的部下,有些歉意地对我说:“司令员同志,请您稍等一刻钟,等报话机安放好以后,我就可以和近卫第八集团军进行联系了。”

    “我能和崔可夫将军直接通话吗?”我试探地问道。

    洛普霍夫摇了摇头,遗憾地说道:“对不起,司令员同志,虽然用报话机可以和对方进行无线通话,但通话内容容易被德军窃听,导致泄密,所以您只能用电报的形式,和崔可夫将军进行联系。”

    “那打电话呢?”塔瓦尔特基拉泽好奇地问道:“直接用这种带电话线的电话给他打电话,总是可以的吧?”

    “也不行,将军同志。”洛普霍夫望着塔瓦尔特基拉泽,有点哭笑不得地回答说:“我们目前没有通往近卫第八集团军的电话线路,所以无法进行直接通话,唯一的办法,还是只能通过拍发电报进行联系。”

    “行了,电报就电报吧。”我知道和崔可夫直接通话的愿望是无法达成的,便无奈地对洛普霍夫说:“让战士们加快速度,尽快和友军进行联系。”

    说是只需要等一刻钟,但真正等到洛普霍夫和崔可夫他们联系时,差不多一个小时已过去。不过洛普霍夫亲自拍发的电报,仅仅过了几分钟,就得到了回应。

    崔可夫的电报上写道:“我部将于今日佛晓,向北顿涅茨河的敌人发起进攻。如果贵部能予以配合的话,我们的进攻会变得更加顺利。”

    我看完电报以后,扭头问塔瓦尔特基拉泽:“将军同志,第309团派出的侦察兵有消息没有?”

    塔瓦尔特基拉泽摇了摇头,说道:“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收到任何相关的情报。”当他看到我皱起了眉头时,赶紧又说,“我这就去给卢金中校打电话,问问有没有什么进展。”

    当塔瓦尔特基拉泽去别的地方打电话以后,洛普霍夫望着我问道:“司令员同志,我们该怎样给崔可夫将军回电呢?”

    “少校,给崔可夫回电,”我看到洛普霍夫的手指已搭在了发报机的按键,便开始口述电文:“由于我集团军的部队尚未完成集结,再加上敌情不明,所以无法在贵部向德军发起进攻时,为你们提供必要的支援。……”

    这边电报刚发出,打电话的塔瓦尔特基拉泽便走了过来。从他一脸严肃的表情,我就知道事情有点不妙,赶紧问道:“将军同志,卢金中校是怎么向您汇报的?”

    “司令员同志,目前侦察兵发现的一个情况,和刚刚阿赫罗梅耶夫少校所分析得情况基本吻合。”塔瓦尔特基拉泽忧心忡忡地说:“楚胡耶夫向东十公里开始的地段,都被德军破坏,他们每隔五百米就将道路挖断,并灌满了水。侦察兵向前走了七八公里,发现路况都是这样的。为了搞清楚德军究竟破坏了多长的道路,侦察兵还在继续向东前进。”

    “那南面的情况怎么样?”听说德军破坏了东面的道路,我的心不禁往下一沉,连忙追问道:“道路也被德国人破坏了吗?”

    “没有,南面的道路还保存完好。”塔瓦尔特基拉泽向我报告说,但他随即又为难地说:“不过敌人在很多地段修筑了防御工事,我们要想通过的话,势必要经过激烈的战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