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历史穿越 > 燃烧的莫斯科 >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 单独的战役(十六)
    既然卡林科维奇已被我军占领,集团军司令部就没有必要在停留在城市的东郊,于是便迁到了城里的德军原指挥部。

    我坐在吉普车里,透过车窗看着这座刚刚被我们解放的城市。虽然在攻城战斗中,我们没有动用大炮轰击,不过在街道两侧依旧有倒塌的建筑物,这应该是敌我双方在争夺时,用迫击炮或者火箭筒轰塌的。在这些废墟上,有平民和战士正在不停地忙碌着,估计是想从中找出一些日常用品。

    德军的指挥部位于市中心的一座百货大楼,看到墙上坑坑洼洼的弹痕,和被硝烟熏黑的墙壁,我就能想象出昨晚的争夺战有多么的激烈。这里很明显已经被谢杰里科夫派人打扫过,因为街道上除了大大小小的弹坑外,看不到一具敌人或者我方战士的尸体。

    我们的车刚停下,等在楼前的谢杰里科夫就跑过来,亲自为我拉开了车门,随即后退一步,抬手向我敬礼,大声地报告说:“司令员同志,近卫第51师师长谢杰里科夫上校向您报告,指挥部里一切都已就绪,欢迎您的入驻。”

    我伸手握住了谢杰里科夫的手,微笑着说:“上校同志,干得不错,你和你的战士都是好样的。为了表彰你们所取得的辉煌战果,让你的政委尽快拟一份授勋名单上来,我们要对那些取得了巨大战果的指战员进行表彰。”

    我们司令部的成员进入了新指挥部以后,洛普霍夫少校就开始指挥手下的通讯兵架设天线,准备和各部队进行直接的联系。别济科夫走到少校的身份,吩咐他:“少校,让战士们先把电话线路铺设好,司令员要和前沿各部队进行联系。”

    “放心吧,参谋长同志。”洛普霍夫恭恭敬敬地回答说:“最多半个小时,这里就能和各师通上电话。”

    我招呼谢杰里科夫在我的身边坐下后,问道:“上校同志,你们师在战斗中的伤亡大吗?”

    “不大,伤亡了两千多人。”谢杰里科夫笑呵呵地回答说:“司令员同志,难度您忘记了,我可是跟着您打过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巷战方面,我可有不少的经验。”

    “没错没错,”谢杰里科夫的话,让我想起了刚认识他的时候,他刚刚从惩戒营里被放出来,做事有点畏手畏脚,我还以为他活不到斯大林格勒战役结束。谁知道他不光活了下来,而且还因为战功,被任命为近卫第51师的师长。“说起斯大林格勒战役,好像还是昨天发生的事情一样。”

    我说完这话,沉默了片刻,然后有些歉意地说:“上校同志,根据你从库尔斯克会战到现在的一系列表现,本来早就可以晋升为将军了。但是你也知道,这需要向上级申请,等得到最高统帅部的通过后,你才能得到提升。”

    “没关系,司令员同志。”对于自己现在还不是将军,谢杰里科夫似乎并不太看重,相反他还安慰我说:“当初在斯大林格勒时,我们那么多的战友都牺牲了,我能活下来都已经是上天的眷顾了。况且现在我还是近卫师的师长,哪怕军衔一直不变,我也心满意足了。”

    基里洛夫将一张纸摆在了谢杰里科夫的面前,然后对他说:“上校同志,这是我写的报告说,请求最高统帅部授予这次参加战斗的几个师红旗勋章。”

    听说面前摆着的是请求上级授予部队红旗勋章的报告,谢杰里科夫立即低头快速地浏览了一遍,见上面有近卫第51师的名字,顿时乐得合不拢嘴。虽说近卫第51师有近卫师的番号,不过却没有获得过什么像样的荣誉,这次假如被上级授予了红旗勋章,那么以后在部队的番号里,就可以加上红旗勋章的称谓了。

    谢杰里科夫看完以后,抬头对我说道:“司令员同志,这真是太好了,假如所有的部队都获得了上级授予的勋章,卢金的那个师也能被授予近卫师的称号。那样一来,我们这个集团军就是名副其实的近卫军了。”

    “上校同志,这份报告要等我们成功地夺取了莫济里以后,才会交上去。”基里洛夫收回了摆在谢杰里科夫面前的报告,一边往公文包里塞,一边说道:“所以我们在几天后解放莫济里的战斗中,一定要打得更精彩才行。”

    “司令员同志,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谢杰里科夫等基里洛夫说完后,扭头望着我谨慎地说道:“是关于这次攻城战斗的。”

    “上校同志,我现在命令城西的部队在普里皮亚季河东岸构筑防线。”根据我对谢杰里科夫的了解,能轻松地猜出他想说的话,所以便抢先说道:“等防御工事修得差不多了,我会将各师的师长都召集到这里开战斗总结会,对昨晚的战斗进行一个战斗总结。”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谢杰里科夫用敬畏的眼神望着我说道:“司令员同志,我就是想说这事,没想到您已经先想到了。”

    傍晚时分,各师师长、以及坦克旅、炮兵团的指挥员,都陆续来到了我的指挥部,参加我临时召开的战后总结会。

    会议开始后,首先由基里洛夫宣布了集团军下达的晋衔命令:步兵第375师师长卢金中校,晋升为上校军衔;而警卫团的格拉姆斯上尉,也因战功卓著,而被晋升为少校军衔。

    对于这两人的晋升,参加会议的指挥员没有任何异议,毕竟两人在解放卡林科维奇的战斗中,所立下的功劳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接着,大家又针对在这次战斗中所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对于大家的各抒己见,我没有轻易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一一记录在案,以便将来考察各位指挥员的时候,能派上用途。

    正当讨论进行得热火朝天时,指挥部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离电话最近的别济科夫走过去拿起了电话,但因为屋里太吵,他根本听不清对方说什么。于是他用手捂住话筒,冲着正在激烈讨论的指挥员们吼道:“安静,大家安静,我都听不清电话里说什么了。”

    随着他的吼声,原本热闹得如菜市场的指挥部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别济科夫这才将话筒重新贴在耳边,大声地说:“我是集团军参谋长别济科夫上校,你是哪里?什么,你说什么?再重复一遍。”听到最后,他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他放下电话后,对我报告说:“司令员同志,前沿报告,一支德军部队已渡过了普里皮亚季河,向我驻扎在东岸的部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敌人渡过了普里皮亚季河?”别济科夫报告的消息,将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我没想到德军刚刚打了败仗,这么快就又有能力向我们发起反攻,我慌忙问道:“如今战斗在什么地段进行?”

    别济科夫朝坐在下面的指挥员瞧了一眼,然后走到地图前,用讲解棒指着上面说:“根据观察哨的报告,渡过河的敌人,正在向近卫第52师的防区发起攻击。而在近卫第90师和步兵第375师的防御地段,也发现西岸有德军集结的迹象,看样子他们准备渡河的友军在东岸占据了桥头堡以后,再向我们这两个师的阵地发起攻击。”

    听到敌人突然发起了进攻,我也没有心思再开什么总结会,便站起身,双手支在桌子的边缘,望着坐在下面的诸多指挥员说道:“好了,指挥员同志们,由于德国人突然发起了进攻,我们今天的会就暂时开到这里。近卫第52和第90师、以及步兵第375师的师长,立即返回部队,去阻击德军的进攻。”

    谢杰里科夫看完以后,抬头对我说道:“司令员同志,这真是太好了,假如所有的部队都获得了上级授予的勋章,卢金的那个师也能被授予近卫师的称号。那样一来,我们这个集团军就是名副其实的近卫军了。”

    “上校同志,这份报告要等我们成功地夺取了莫济里以后,才会交上去。”基里洛夫收回了摆在谢杰里科夫面前的报告,一边往公文包里塞,一边说道:“所以我们在几天后解放莫济里的战斗中,一定要打得更精彩才行。”

    “司令员同志,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说?”谢杰里科夫等基里洛夫说完后,扭头望着我谨慎地说道:“是关于这次攻城战斗的。”

    “上校同志,我现在命令城西的部队在普里皮亚季河东岸构筑防线。”根据我对谢杰里科夫的了解,能轻松地猜出他想说的话,所以便抢先说道:“等防御工事修得差不多了,我会将各师的师长都召集到这里开战斗总结会,对昨晚的战斗进行一个战斗总结。”

    “太好了,这真是太好了。”谢杰里科夫用敬畏的眼神望着我说道:“司令员同志,我就是想说这事,没想到您已经先想到了。”

    傍晚时分,各师师长、以及坦克旅、炮兵团的指挥员,都陆续来到了我的指挥部,参加我临时召开的战后总结会。

    会议开始后,首先由基里洛夫宣布了集团军下达的晋衔命令:步兵第375师师长卢金中校,晋升为上校军衔;而警卫团的格拉姆斯上尉,也因战功卓著,而被晋升为少校军衔。

    对于这两人的晋升,参加会议的指挥员没有任何异议,毕竟两人在解放卡林科维奇的战斗中,所立下的功劳是大家有目共睹的。

    接着,大家又针对在这次战斗中所存在的诸多问题,进行了激烈的讨论。对于大家的各抒己见,我没有轻易地发表自己的意见,只是一一记录在案,以便将来考察各位指挥员的时候,能派上用途。

    正当讨论进行得热火朝天时,指挥部里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离电话最近的别济科夫走过去拿起了电话,但因为屋里太吵,他根本听不清对方说什么。于是他用手捂住话筒,冲着正在激烈讨论的指挥员们吼道:“安静,大家安静,我都听不清电话里说什么了。”

    随着他的吼声,原本热闹得如菜市场的指挥部里,顿时变得鸦雀无声。别济科夫这才将话筒重新贴在耳边,大声地说:“我是集团军参谋长别济科夫上校,你是哪里?什么,你说什么?再重复一遍。”听到最后,他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了。”

    他放下电话后,对我报告说:“司令员同志,前沿报告,一支德军部队已渡过了普里皮亚季河,向我驻扎在东岸的部队,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敌人渡过了普里皮亚季河?”别济科夫报告的消息,将我们所有人都吓了一跳。我没想到德军刚刚打了败仗,这么快就又有能力向我们发起反攻,我慌忙问道:“如今战斗在什么地段进行?”

    别济科夫朝坐在下面的指挥员瞧了一眼,然后走到地图前,用讲解棒指着上面说:“根据观察哨的报告,渡过河的敌人,正在向近卫第52师的防区发起攻击。而在近卫第90师和步兵第375师的防御地段,也发现西岸有德军集结的迹象,看样子他们准备渡河的友军在东岸占据了桥头堡以后,再向我们这两个师的阵地发起攻击。”

    听到敌人突然发起了进攻,我也没有心思再开什么总结会,便站起身,双手支在桌子的边缘,望着坐在下面的诸多指挥员说道:“好了,指挥员同志们,由于德国人突然发起了进攻,我们今天的会就暂时开到这里。近卫第52和第90师、以及步兵第375师的师长,立即返回部队,去阻击德军的进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