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网游竞技 > 战争天堂 > 1292 “精神分裂少女”
    次日早晨,林迟刚离开少主的卧室,只见情报机构的头目“老瞎眼”,已经在正殿等待了。

    “领主,你交给我的任务,遭遇了一些困难。”严暗哑着嗓子说。

    “是钱不够吗?”林迟问。

    “资金我已经从财政大臣那里要到了,现在的问题不是这方面。”

    严暗闭着眼睛,头也不抬的开始汇报状况:“目前战痕城也察觉到了我方的动向,城内已经戒严,我们的情报人员试着化妆成残疾人,但依然无法进城。”

    “这种问题,您老应该能自己解决吧?”林迟皱起眉头看着那位老人:“你到底想说什么?”

    不得不说,焰风情报机构的效率极高,在昨天晚上已经进行了第一次尝试。不过,林迟没想到的是,这位老者会把难题甩给自己。

    “目前战痕城已经戒严,我们的情报人员无法潜入,但我发现了他们的疏漏——目前战痕城仍然支持外来的奴隶买卖。”

    “那你伪装成奴隶贩子不就行了?”这次说话的是站在王座旁的沈文冲:“这种事是情报机构的工作,你不该来麻烦领主大人的。”

    “是的,这样的确可以。”

    严暗点点头,抬起头用无神的黑色义眼“看”向沈文冲:“我是可以混进去,但我需要自己身边的‘眼睛’,来帮我看清附近的情况。”

    沈文冲哼了一声:“那就再找几个人伪装成奴隶。”

    “现在战痕城很警觉,他们已经不收成年奴隶了,只有小孩子才能装成奴隶。”严暗轻声说。

    听到这话,林迟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笑道:“你难道是想让我……”

    “这绝对不行!”沈文冲喊道。

    即使是已经习惯了领主的独断专行,沈文冲这次也完全不可能退让:“领主大人,您难道想混进敌人的领土?卫队不会允许您这么做的!”

    “别激动,沈文冲,我只是随口一说。”林迟笑了笑,盯着严暗无神的双眼:“我是没法过去的,抱歉。”

    虽说他也很想看看战痕城究竟是什么样子,但在两国之间剑拔弩张的现在,自己混入战痕城实在是太过危险。

    而且,如果要开启领主的内政菜单,就必须保证自己在焰风城这片领地之内。若是进入了战痕城,自己就完全失去了对焰风城的控制。

    “我明白您不能离开焰风城。”严暗点点头:“这次来,我也并不是请求您和我一起来。而是您的两位……朋友。”

    话音刚落,林迟从贫民区“捡到”的两个孩子走进了正殿,看到那两个小家伙满怀期待的模样,林迟也立刻明白了严暗的意图。

    “你们两个想要和他一起去?”端坐于王座上的“少主”笑着问。

    “这宫里真是无聊透顶!”舒逍说话一如既往的直白:“说好的让我们刺杀将军,到最后也没杀成。”

    站在另一边的舒瑶轻轻点头,模样比哥哥文雅得多:“少主,我们想……出去看看,见见其他领地的风光。”

    “哦,所以你们是被他蛊惑了?”林迟指着佝偻的“老瞎眼”。

    “是我们自己主动要求的!”舒逍争辩道:“毕竟在这里太没意思了嘛!”

    眼见这两个小家伙兴致满满,林迟也不怎么反对让他们出去走走。不过在那之前……

    “他们并不是情报人员,完全没受过专业训练。”林迟提醒道:“你真的要带着这两个新手一起去吗?”

    “别小看我啊!”舒逍不服气的喊起来。

    “任何人都是从新人开始的。”严暗的表情很认真:“真正的年轻人都是很有潜力的,如果二位有这方面的意向,我可以手把手的指导你们。”

    “我们很喜欢到处游——侦查。”舒瑶咳嗽一声,小脑袋不停上下晃动:“我们可以的。”

    “那好吧,我允许你们参加侦查。”林迟看着那两个小孩子:“记住,不要拖后腿。”

    “这方面您不必担心,我会好好‘教导’他们的。”严暗苍老的面孔上露出一个笑容:“那我们……就先走了。”

    语毕,一名老者和两个孩子的诡异组合,转身离开了正殿。

    注视着他们的背影消失,沈文冲的表情很凝重:“在下觉得那两个小鬼很不可靠。”

    “但那位老人也不会看走眼的。”林迟笑了笑:“别担心这个了,他们会处理好的。”

    老者离去之后没多久,一位容貌很不起眼的中年男子,送来了不少资料,林迟随手打开一份文件翻看起来,立刻便被标题吸引了注意力:

    《城内疑似出现间谍》。

    “情报机构办事效率真高啊……”他感慨道。

    重获运转资金之后,焰风情报机构已经恢复了正常运作,开始送来大量的调查资料。里面涵盖了焰风城内各种值得在意的事件。

    翻阅了几份文件,命令暗杀部队去调查这些可能是间谍的危险人士。当林迟拿起下一份文件时,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

    《焰风城内的异能者》。

    “嗯?”

    看到这个标题,林迟立刻翻开文件,阅读里面的内容:

    “西城区发现一位无家可归的女孩,无人敢靠近她身边。根据远处围观的路人所说,她拥有某些特殊能力,近身的两名士兵全部遭受重创。”

    “目前,焰风军正准备处理掉这名女孩,在她造成更大的损害之前。但弓箭手放出的箭矢,在靠近她身边时却全部消失了。”

    读完了这份资料,林迟挑了挑眉:“这难道是……”

    意识到自己的旧随从可能又有一位现身了,林迟猛地站起来,对沈文冲挥了挥手:

    “跟我来,我们去西城区看看。”

    “少主,请不要做危险的事。”沈文冲忧心忡忡的提醒道:“这几天卫队的工作量大了好几倍,大家都快要熬不住了。”

    “哈,你们也没必要这么紧张。”林迟笑道:“准备一下,马上出发。”

    ……

    “这是……什么地方。”

    身披绿色的军大衣,跪坐在地上的“少女”睁开眼睛,凝视着风格古朴的石板路,以及街边的木质房屋。

    此地看起来不像是自己生活的那个年代,更像是几百年前的东方风格,虽说对这方面不太了解,但来自苏联超能力部队的“女孩”还是意识到,自己遭遇了异常的状况。

    “是时间机器?”

    回想起苏维埃科技研究所里曾经出现过的那座圆形仪器,珍闭上眼睛,开始回忆之前发生的事。

    他是见过那台时间机器,也认识开发了时间机器的那位博士,但在那台机器启动之前,他就离开了苏维埃超能力部队,被送到文森特博士主导的设施中进行特殊精神治疗。

    这里的状况,应该不是时间机器造成的。那么也就是说,自己的“精神病”又发作了?

    “这是幻觉吗……”

    黑发的“女孩”不停眨眼,小脸上的表情满是困惑。

    曾经有一段时间,自己被困在幻觉之中。若不是那个人拯救了自己,现在的自己恐怕还被困在研究设施里,接受残酷的实验。

    但是……现在自己好像又回来了。

    “明明一直在吃药的,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啊。”

    看着远处身穿布衣的路人,以及拴在马棚里的几匹棕色马,珍意识到自己的精神问题再度出现了。

    但是,只要破坏掉这个虚假的世界,说不定就可以出去。既然如此——

    他眯起绿宝石般的眼睛,凝视着站在百米外的几名路人,准备拿对方练练手。

    就在这时,一股莫名的悸动,令她的心跳慢了半拍。

    “这个感觉是……”

    作为苏联超能力部队的王牌,即使在虚弱状态下,珍也可以感知到周边五十米范围内出现的所有生物。而此时,他已经察觉到了一股异常亲切的气息,以及另外一个有些熟悉的气息。

    他猛地扭过头,凝视着前方的路口,只见两个骑着马的家伙首先冲了出来,后面还跟着另外几名白衣护卫。

    “是领主!”

    “他怎么会在这儿?”

    “终于干正事了吗?”

    路人们小声议论的声音,并没有逃过珍的侦测。

    这里的人说着他从未听过的语言,但他却能理解这些人的意思。

    ——所以,前面的那个矮子,就是这座城的“领主”吗。

    看到一马当先冲在最前面的那个小孩子,珍不禁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对方的“气息”的确非常熟悉,有点像是自己唯一的“亲人”,但这个体型,和自己认识的那个人相比,差别实在是太大了。

    原来的那个成年男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小孩子,他的脚甚至够不到马镫,骑在马背上不停摇晃的模样,在珍看来分外的滑稽。

    这种莫名的熟悉感,难道是……

    思索了一下,珍突然意识到,自己可能并没有弄错,他猛地抬起头,只见白衣护卫们已经包围了自己,而那孩子的童音,从护卫身后响起来:

    “原来你在这儿。”

    “是的,我就在这里。”珍缓缓的点头,小声说道:“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知道你是谁。”

    “嗯,那我也没必要再解释了。”林迟说道:“能把你的‘力场’解除掉吗?我的护卫还有些不放心。”

    对于这名“苏维埃战士”的威力,林迟自然是再清楚不过了。若是这孩子火力全开,整条街估计都得被夷为平地。

    但现在,既然对方认出了自己的身份,也终于可以放心了。

    林迟从沈文冲身后走出来,站到珍的面前,对跪在地上的那孩子伸出右手。

    但是,珍并没有接受他的好意,而是自己站了起来,声音里也带着些许的怀疑和敌视:

    “他没告诉过我,自己还有一个孩子。”

    此话一出,林迟愣在了原地:“啊?”

    “你就是他儿子对吧?”珍扬起小脸死盯着林迟的面孔:“你的脸倒是和他长得很像,‘气息’也有点像,但是他要比你成熟多了。”

    “等一下,你弄错了。”林迟无力的说。

    就算是他也完全没料到,事情竟然会是这样的展开:这孩子根本没有认出自己的身份,而是把自己错当成了“逆流”的儿子!

    “别想骗过军人的眼睛,我是不会看错的。”珍的态度很坚决,绿眼睛眨也不眨的盯着林迟的面孔,身高正好和目前的少主相当:

    “快告诉我,你爸爸去哪儿了?我要见他。”

    “这儿没有什么‘爸爸’……”林迟强忍着吐血的冲动,解释道:“你看错了,我就是你要找的那个人。”

    “你骗不过我的。”珍伸手指向林迟的面孔:“快告诉我!”

    注意到珍的危险动作,几名卫队成员同时上前,把锋锐的剑刃对准了珍的身体,沈文冲也立刻走上前来,把林迟拽到自己身后。

    “别动手,他是我的朋友。”林迟大声说。

    “我是第一次见你!”珍还在火上浇油。

    林迟打开领主之眼,从沈文冲身后探出脑袋,查看对方的属性值。

    尽管那孩子误会了,但作为旧随从的珍,还是被列入了自己随从的范围之内,各项属性也直接出现在林迟的视线中:

    角色名:实验体“珍”。

    力量:10(7095)。

    敏捷:9(7975)。

    耐力:9(无法计算)。

    幸运:10。

    可传授:领域控制,精神分裂。

    “我去,这个技能还可以传授的?”林迟吓了一跳。

    ——如果自己也能获得珍的“领域控制”超能力,这局游戏的胜负就没有任何悬念了。但是后面的“精神分裂”也算是技能,就显得有些奇怪了……

    林迟正在心中疯狂吐槽,便听到珍再次开口说话了:

    “放下你们的武器,你们是斗不过苏维埃的。”

    “苏……什么?”沈文冲困惑的重复了一遍:“从来没听说有这个国家。”

    眼见珍像是马上就要发怒,林迟赶忙上前,打断了沈文冲的话:

    “别说了,我来和他谈。”

    在那男孩带着些许敌视的目光注视下,林迟站到珍的面前,和颜悦色的说道:

    “我的确是那位先生的孩子,现在他还没回来,你要不要去我那里,和我一起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