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言情 > 绝命毒尸 > 1237 绝户计
    “喀秋莎站在那竣峭的岸上,歌声好像明媚的春光……”

    古风气息浓郁的厅堂之中,一群金发碧眼的洋妞正穿着老式的军装,超短又性感的裹臀裙,在《卡秋莎》的伴奏下卖力舞蹈,但欣赏她们动人舞姿的观众就只有两个。

    “这苏联的女人真是白啊……”

    欧阳白靠在太师椅上双眼微眯,手里漫不经心的剥着花生壳,两个十七八岁的小洋妞在他身旁伺候着,但这俩只穿着小到不能再小的肚兜,扎着羊角辫一副小丫鬟的装扮。

    欧阳子画也在旁边点头道:“是啊!吃什么长大的,一个比一个大,就是这皮肤太糙了点,最后面那个居然还长胸毛,不过领舞那两个都是雏,特意给您留着的!”

    “子画啊!你要感谢这个时代,搁从前这可都是洋大人……”

    欧阳白端起茶碗喝了一口,摸着身边小洋妞的光背问道:“黄百合那丫头有消息没有,这都去了三天了,眼看着天气越来越冷了,咱要是再不做点什么,下面的人就该造反了!”

    “三儿今早传来消息了,张子余把她跟伍俪骂的狗血淋头,两个小娘们当场就哭鼻子了……”

    欧阳子画急忙说道:“黄百合让三儿带了句话过来,说是会给您一个大大的惊喜,但我觉得够呛,三儿说她死皮赖脸留在那,张子余要不是看在她妹妹的面子上,早就把她赶出来了,还当众骂她是鸡呢!”

    “张子余发的通缉令又是怎么回事……”

    欧阳白心不在焉的看着舞蹈,欧阳子画回答道:“具体情况不知道,反正是血海深仇,我已经安排人下去找了那什么朱鹤雷了,张子余既然敢重金悬赏,应该没脸不认账!”

    “尽量活捉,问清楚具体情况再做定夺……”

    欧阳白放下茶杯站了起来,欧阳子画急忙朝洋妞们挥了挥手,两个领舞的洋妞立刻跑过来挽住了欧阳白,满脸复杂的跟着他往后堂走去。

    可门外却突然有人大喊道:“老爷!出大事了,黄百合跟伍俪干起来了,双方都死了不少人,连伍俪的副手都被打死了!”

    “怎么回事?她们怎么打起来了……”

    欧阳白赶紧甩开了两个洋妞,跟他儿子跑着来到了前院,只看一大帮人气血翻涌的站在院中,黄百合坐在石凳上不但气喘如牛,脸上跟身上还满是鲜血,而地上则躺着整整三具尸体。

    “老婆!你没事吧……”

    欧阳沐风跑出来一把抱住了黄百合,可黄百合却冷冰冰的推开了他,直接起身走到了欧阳白面前,欧阳白见院子里还有不少陌生人,二话不说就带着她走进了堂屋。

    “爸!伍俪在石牛县收买了三个士兵,其中有一个还是排长,几乎每场战斗他们都是主力……”

    黄百合擦了把脸上的血迹说道:“我得到消息后连夜找到了他们,并答应带他们的家人一起离开,结果伍俪居然丧心病狂,直接带人追上来袭击我们,硬是让她抢了一个排长走!”

    欧阳白皱眉问道:“这三个人什么来路,怎么会被轻易收买?”

    “不是轻易收买,他们庆功的时候喝多了,强暴了两个女服务员,还杀人灭口,张子余知道后大发雷霆,当众说要查个水落石出……”

    黄百合说道:“他们害怕败露就找到了伍俪,他们都是退伍兵,自然想要投靠正规军,但伍俪没本事把他们的家人带出来,而我是通过我妹妹的帮助,把他们都调去种田才弄出来的!”

    “那些真的是他们的家人吗……”

    欧阳白狐疑的望向了院中,但黄百合却说道:“他们都是本地人,据说在洪家山还有亲戚,您也可以让人去派出所查阅户籍,只要亲人都是真的,咱们就不怕他们背叛!”

    “子画!你立刻带人去查,一定要查个仔细……”

    欧阳白转头说道:“百合你也把人带去宿舍院安顿,洗个澡换身衣服再来见我,要是有伤就赶紧去治,你这次干的非常不错,我可不希望你这个好儿媳妇出什么事!”

    “谢谢爸!我没事的……”

    黄百合神采奕奕的跑了出去,但欧阳白却一把拉住了他儿子,低声道:“我觉得这事有诈,黄百合可能已经叛变了,你让人盯紧黄记当铺,有人敢跑你就杀鸡儆猴,懂了吗?”

    “哼~她敢叛变我杀她全家……”

    欧阳子画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欧阳白抬头看了看大中午的日头,回望了一眼还在等着他的苏联女人们,只好摇摇头带人离开了宅院。

    “去观云楼,通知方司令过来叙叙旧……”

    欧阳白直接坐进了一辆大奔之中,直接来到了城中唯一的大酒楼,在天字号包房里等了半个来小时,方司令便带着人赶到了,谁知道伍俪也跟着一起走了进来。

    “欧阳啊!咱们把孩子们逼的太紧了,脑子都犯浑啦……”

    方司令唉声叹气的坐到了桌边,欧阳白看了看垂头丧气的伍俪,笑道:“当兵的嘛!没点血性还怎么打仗啊,不过你们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张子余能让你们把叛徒给带回来吗,做梦!”

    伍俪有些不甘心的说道:“我昨天就让人查了他们的身份,强暴案在石牛县也闹的沸沸扬扬,这人肯定是假不了的,要不是黄百合横插一杠子,哪会弄出这么多事啊!”

    “愚蠢!”

    方司令猛地一拍桌子,怒声说道:“你就没有想过消息是怎么泄露的吗,为什么会这么巧,这分明是黄百合跟张子余在演苦肉计,让我们相信那三个人是真叛徒,好把三个奸细插进我们的队伍!”

    “小伍啊!你真当黄百合是我的人吗……”

    欧阳白望着满脸煞白的伍俪说道:“她亲妹妹在给人当小老婆,张子余现在又是兵强马壮,该站在哪边一目了然,要不是过冬物资被张子余垄断了,我怎么可能派她去做生意,你呀!太天真了!”

    “司令!查到了……”

    刁龙忽然风风火火的跑了进来,弯腰说道:“三个叛徒的身份不假,的确有几个亲戚在咱们洪家山,跟他们来的也都是血亲,但我还查到了一件事,他们这些亲戚跟苏家人有来往,没工作还每天喝酒吃肉!”

    方司令拍着桌子说道:“听到没!苏家就是张子余的人,在咱们这打前锋的敢死队,这三个叛徒根本不能用,否则咱们的底细都会被摸的一清二楚!”

    “不!可以用,但是不能重用……”

    欧阳白冷笑道:“他们既然想混进我们的队伍中来,

    肯定要拿出一点真本事才行,咱们就单独成立一支队伍,交给他们去训练,让他们带人去搞物资,核心机密一概不让他们靠近!”

    “嗯!这主意倒是不错……”

    方司令点头道:“张子余那小子带兵的确有一套,要是能学到他几成真本事的话,咱们也就不用这么被动了,但他肯定会来找你要人,黄百合为他办了这么大一件事,他怎么也得保人全家平安啊!”

    欧阳白淡淡的笑道:“一个女人我不在乎,我儿子更不会放在眼里,只看那小子给的价码够不够多,哈哈……”

    ……

    “大小姐!有件事我真的想不明白……”

    一名女保镖跟黄百合共同泡在浴池里,一边帮她搓着背,一边问道:“只要让二小姐帮您去吹吹枕头风,您再好好去认个错,以后石牛县还不就是您姐妹的天下嘛,您又何必死要面子活受罪呢?”

    “凭什么让我认错,他骂我是鸡我还要向他低头吗……”

    黄百合一下就怒了:“张子余明明就是个欺世盗名的土匪、土鳖,还成天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就是讨厌他,恶心他,我死也不会向他认错,我还要帮欧阳家整死他,让他向我磕头认错!”

    “大小姐!不好了……”

    一名女佣忽然推门跑了进来,急声说道:“您几个叔叔和舅舅都被警察抓走了,说他们在歌舞厅找小姐,还说他们在严打的情况下顶风作案,要把他们发配到农场里去劳改呢!”

    “什么?派出所疯了吗,连我家的人都敢抓……”

    黄百合猛地从浴池里站了起来,可对方又说道:“老爷刚刚亲自去了都不放人,说是任何人来说情都不行,老爷还去找了欧阳老板,但他说他管不了,你把方司令的人给打死了,他肯定要找你出气!”

    “不可能!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黄百合赶紧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可刚来到院中就碰上了领路的少妇,拉过她就说道:“大小姐!大事不妙了,你带回来的那些叛徒有问题,他们的亲戚全是张子余在养着,还说你跟他们是一伙的!”

    “什么?”

    黄百合的脸色猛然一白,可少妇又说道:“三个叛徒已经招供了,说你负责把他们领进城,让他们混入部队当内奸,还说张子余答应把你家人全部转移,现在你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混蛋!他陷害我……”

    黄百合疯了一样踢翻了花盆,但少妇又急道:“大小姐!洪家山你是出不去了,你家的亲戚又被抓走了大半,你赶紧去苏家货站,让他们给你报个信吧,现在能救你们的只有张子余了!”

    “他……他害我为什么还要救我……”

    黄百合颤巍巍的看着她,可少妇却跺脚说道:“哎呀~他害你能有什么好处啊,不就是图你这个人嘛,你对他来说就像匹烈马,把你驯的服服帖帖他才有征服感呀,他要你的人更想要你的心啊!”

    黄百合很神经质的摇头说道:“不!他骂我是鸡,我从来没有被人这样侮辱过,我不要低声下气的去求他,他休想,我现在去找我的未婚夫,他一定会救我的!”

    “你别去!他救不了你的,快回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