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别人家的孩子 > 别人家的孩子 番外(22)
    别人家的孩子·第一部·番外·特别的选修课·23

    2019-9-12

    “不…不是的,白老师你一点也不老……”在白玉萍拿着画卷转身的瞬间,伍申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拽住了白玉萍温润的胳膊。

    “行了,你啊就别哄老师开心了,老师知道自己都快三十了,身体已经不像以前那样有魅力了,只怕过上几年胸部一下垂,像伍申你这样的年轻小伙,恐怕连看上几眼的兴趣都没有了……”白玉萍一面自怨自怜,一面竟然突然拉过了伍申的手托了托她那对大白奶。

    楚楚可怜道:“你看,现在是不是已经有点下垂了……”

    手心托着那一团香软,伍申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竟然下意识地用手揉了几下。

    “嗯~~”白玉萍哼了一声,连忙退后两步,娇滴滴地说道:“讨厌,老师只是让你感觉下,老师的胸部有没有下垂,你怎么还吃起老师的豆<img src="/toimg/data/fu2.png" />来了……”

    “对不起白老师,因为你的胸部实在是……”伍申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只觉得身体里面有一股子火,差一点就忍不住将面前的白玉萍搂在怀里了,下面那根刚喷射过不久的物事,猛地向上跳动了两下。

    “老师的胸部怎么了,是不是又大又软,让你摸了还想摸啊……”

    白玉萍媚眼如丝,说着说着忽然噗嗤一笑。

    “好了,不逗你了,不过倒是多亏了你刚才那情不自禁地一抓,让老师多少对自己的魅力找回了点自信,看来老师还没到那种人老珠黄,让你这样的小鲜肉不屑一顾的地步……”

    一边说着白玉萍好像终于决定暂时放过伍申了似的,拿着手里的画卷扭着腰离开了画室,而伍申又对着白玉萍离开的方向,发了一阵子呆之后,也回过了神来,慌慌张张地穿上了自己的衣服。

    没过多长时间,白玉萍提前在饭店预定的外卖就送到了她的家里。

    和伍申一块儿吃完饭的时候,白玉萍突然提出下午画的那副画虽然很好,但为了让这笔生意更加保险。

    等晚上的选修课结束后,伍申最好再跟着她回到这边一趟,趁着白玉萍今天灵感爆发,再多创作出几幅作品出来,一个是让之前的买家有的选,一个也能填补白玉萍新作上面的缺失。

    对此伍申倒是没有什么意见,其实人往往就是这样,突然在一个异性面前赤身裸体,多半都会有些反抗的心理,可是一旦度过了最难熬的第一次,再面对相同的情况时,便不会有多大的抵触情绪了。

    很快两个多小时的选修课便结束了,伍申这个有实无名的课代表,像往常那样抱着一大摞作业,跟在白玉萍身后来到了她的住所。

    “好了,伍申你先把那些作业放到茶几上吧,等到今天晚上的事情忙完了,老师明天有时间了再看……”刚一进屋,白玉萍便指挥着伍申,将今天交上来的作业,随便找个地方放下。

    “哦对了,老师先去准备一下一会儿创作要用的东西,伍申你要是累了,就先在客厅这边歇一会儿,等老师准备好了就喊你……”

    见白玉萍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画室,伍申的心怦怦怦怦乱跳着,隐隐约约仿佛看到了白玉萍走进画室后,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慢慢脱下的场景。

    顿时全身一阵燥热,想到一会儿画画的时候,反正也要把身上衣服脱掉,索性趁着白玉萍准备画具的功夫,坐在客厅沙发上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股脑脱了下来。

    刚把内裤脱完,就看到白玉萍从画室那边走了出来,可让他有些没想到的是,白玉萍身上竟然依旧穿着整整齐齐的职业装,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赤裸着身子。

    “哈!!”却说白玉萍才刚从画室走出,就看到伍申一丝不挂的站在客厅中,猝不及防之下发出了一声轻呼,不过随即脸上的惊讶就变成了软媚的笑意。

    捂着小嘴打趣道:“没想到伍申你进步的还挺快,这一回不用老师做思想工作,就知道自己主动把衣服脱下来了,照这样发展先去,我看啊再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可以去和那些专业模特抢饭吃了……”

    “白老师,我…我以为……”伍申被白玉萍这么一调侃,顿时有些脸红。

    “你看看,这才刚有点进步,怎么就又脸红了,老师刚才是在夸你啊。”

    “行了别在那里傻站着了,快跟老师过来吧,说实话老师已经很久没有像今天这样灵感爆发了,刚才上课的时候心里就一直痒痒的……”

    白玉萍说完,忽然伸手拉住了伍申,领着他朝着自己卧室的方向走去。

    “白老师,不是要画画么?”被白玉萍直接拽进了卧室,伍申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是要画画啊,不过这一次是在卧室里面画,来伍申你先躺到床上去,让老师给你设计一下……”

    “啊?上…上床?为什么画画还要上床啊……”回头看了一眼身后血红色的大床,这一瞬间伍申的心紧张地都快停跳了。

    “画画的人当然不用上床了,要上床的是你这个模特,来你先在床上躺好,老师再慢慢和你说……”

    白玉萍俏皮地笑了笑,直接一把就将六神无主的伍申,推到了卧室正中那张血红色的圆床上。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不等身体和柔软的床榻接触,一股子特殊的香味就先把伍申整个人包围了,这种混合着女人体香和织物自然芬芳的奇异味道,顺着伍申急促的呼吸迅速涌入,眨眼功夫就让伍申半边身子都直接软了下来。

    就在这时,站在床边的白玉萍,也终于开始解释起,今天晚上她这副作品的创作理念了。

    原来下午创作了一副,从身体线条上直接反应男性阳刚之气的作品后,白玉萍突然奇想,忽然有了一种创作一副,从性这个角度出发,来展现男人阳刚之美的作品。

    对于这种主题的作品,创作的地点当然要首推,蕴含着最强烈性暗示的卧室和大床了,在白玉萍的整个设计理念中,伍申所扮演的角色,是一名躺在床上等待情人的男子。

    至于情人的样子,以及情人来到后要发生的事情,恰好是最引人遐思的地方,构图中并不会直接出现任何色情的描绘,但偏偏又处处都透露着强烈的性暗示,性隐喻,性联想,正是那种深闺怨妇最喜爱最推崇的艺术类型。

    听完了白玉萍的艺术设计,伍申只觉得一个头有两个大,若是让他单单在床上摆个造型,他倒是完全没有问题,但难就难在白玉萍为了追求完美,一定要让他呈现出那种等待情人时,发自内的焦急和渴望来。

    在床上翻

    来覆去试了好几次姿势,也始终没能呈现出那种白玉萍想要的那种状态来。

    到最后白玉萍似乎也看出来,想要让伍申凭空表现出她所要的那种效果,实在是有些强人所难了,便先喊了停让伍申暂时休息一下。

    “白老师,要不…要不你还是再去找个专业模特来吧,我实在是…实在是做不出你要的那种神态来……”伍申没精打采地靠在枕头上,心里有一种深深地挫败感,他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觉得自己一无是处过,满脑子都在想着自己影响了白玉萍的创作,反倒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在对方面前一丝不挂。

    “伍申你不要着急,老师也知道现在的这个要求,对你来说有些难度,可也还没到那种山穷水尽的地步,诶~~有了!”

    “伍申你听说过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么?”

    “啊?什么司机拉司机,白老师你在说什么啊?”伍申一头雾水。

    “是斯坦尼斯拉夫斯基,他是国外着名的表演学理论大师,不过伍申你不是学艺术的,没听过这个名字倒也不奇怪。”

    “老师现在想说的是,这位表演学大师有一套表演理论,好像挺适合你现在的这个情况的,就是不知道伍申你愿不愿意试一下。”

    “白老师你有什么办法就说吧,我都听你的。”耽误了白玉萍这么长时间,伍申实在是觉得有些亏欠。

    “既然伍申你同意了,那我可就说了……”

    白玉萍一步一步朝着圆床的方向走了过来,最终贴着伍申赤裸的身躯坐在了床上。

    “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有套理论,叫做真听真看真感受,意思大概是说演员表演时,要真正的把自己融入角色,而不只是流于表面,就好比咱们现在的情况吧,让伍申你凭空去演这么一个角色对你来说可能很困难,就算是强装出那副样子,也没有该有的神韵。”

    “可如果说,你本身就是那个要表演的人物呢,如果说你现在躺在床上,不是为了配合我画画,而是真的在等待你的情人呢……”

    “呼…呼…白老师你是说……”听到这里伍申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什么似的,呼吸一下子急促了起来。

    “我是说…伍申你愿意当老师今天晚上的情人么……”白玉萍说着忽然拉起了伍申的手,放在了自己的心口上。

    即便是隔着一层绒衣,那软弹香滑的触感,还是一下子就唤醒了伍申的某些回忆,先前还有些半软不硬的阴茎,一下子就支棱了起来,仿佛吹了气般越胀越大。

    白玉萍自然不会注意不到伍申那根东西的变化,对于自己的身体能让伍申如此激动,心里也不禁有几分得意,凑近了一些轻声说道:“瞧你现在这个样子,老师是不是可以当作你答应了……”

    “不…不…不行……”伍申终于回过了神来,连忙抽回了自己的手。

    “怎么了,你不愿意当老师今天晚上的情人么,是因为老师不够漂亮,还是你觉得老师的身材不够好?”被伍申这样直接拒绝了,白玉萍心里不禁有些奇怪,因为她明显能够感觉到,当她牵着伍申的手摸向自己的胸部时,伍申是多么的激动和兴致盎然。

    “不是的,白老师你很好,只是…只是我心里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伍申微微错了错身,拉开了一些和白玉萍之间的距离,生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犯下什么错误。

    白玉萍闻言一愣,不过随即就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柔声说道:“伍申你是不是心里还放不下原来的那个女朋友,你们不是都已经分开了么?”

    “虽然分开了,但是我…我……”

    “但是你还喜欢她对么?”白玉萍说着又贴近了一些,握住了伍申的手,只是这一次她只是轻轻握住,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

    “听老师一句劝,男子汉有些事要拿得起放得下,毕竟缘分这种事情谁也说不清楚,也许你和她之间的缘分已经到头了呢,再退一万步,即便你们之间的缘分未了,在若干年之后还有再续前缘的机会,难道说在这之前你就只是裹足不前,傻傻的等待么?”

    “老师虽然不知道当初你们为什么会分开,但一个女孩离开一个男孩的原因,无外乎她在对方身上看不到想要的未来,我想这也是伍申你想要变成熟的原因吧,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像你现在这样是永远都没办法真正成熟的……”

    “白老师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可是我就是忘不了她……”豆大的泪滴,从伍申的脸上一滴滴滚落,看在白玉萍眼里,让她有种说不出的心疼。

    “傻孩子,忘不了就不要忘啊,谁心里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回忆呢,但回忆终究是回忆,不要让回忆成为了你身上的枷锁。”

    伍申好像明白了什么似的,抬起头看向身边的白玉萍,说道:“白老师,现在你知道我心里有喜欢的人了,你还…你还愿意让我当你的情人么?”

    “傻孩子,老师只是希望你能当我今天晚上的情人罢了,又不是让你当我的男朋友,更不是说就要嫁给你了,只是老师单身了好几个月,心里实在是有些寂寞,而伍申你又刚巧是老师喜欢的那个类型,再加上绘画创作的需要,你和我又都是单身……”

    说着说着,她忽然一扭身,横跨在了伍申赤裸的身体上,咬着樱唇媚眼如丝地问道:“伍申你说实话,老师我漂亮么……”

    “漂…漂亮……”伍申被她的气势一逼,下意识地回答了起来。

    “老师的身体性感么?”

    “性感~”望着白玉萍玲珑的身体线条,伍申狠狠地咽了一口口水。

    “那你想当老师今天晚上的情人么~”这句话白玉萍是趴在伍申耳旁哈着气说的,天天的香气仿佛一只无形的小手,钻进了伍申的身体,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下面那根肉棍已经抢先一步顶在了白玉萍的翘臀上,替伍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看来还是某人的身体更加诚实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