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淫途亦修仙 > 【淫途亦修仙 第二卷】第6章
    淫途亦修仙·二卷·第六章·单刀赴会

    2019-9-11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丝夕阳残影,昏暗夜幕渐渐降落下来……

    柳儿轻轻推开了院子虚掩的大门,当看到东厢房窗棂透出的摇曳油灯亮光时‘她’的心砰砰直跳,默默把在路上就想好的说辞再熟悉一遍,这才大着胆子缓缓向亮着灯的东厢房走去。

    “诶?夫君,你怎么这么快就又回来了?是忘带了什么吗?”显然屋内的琦儿娘亲听到了院内的脚步声,于是高声询问。

    居然被这好听的婉转女声甜甜地叫了一声“夫君”?寿儿忍不住想入非非地心神一荡,脑海里立刻浮现出琦儿娘亲那绝不输给琦儿的绝丽容颜,那比琦儿更高耸的一对儿浑圆……

    “呸呸!柳寿儿你瞎想什么呢?这位可是你未来的岳母大人……快醒醒,别被色欲迷失了心智!”就在柳寿儿想入非非之时,灵台识海中适时响起了警醒之声。

    柳儿恍恍惚惚地走到了东厢房门口,也许是见来人迟迟不回应,这引起了屋内之人的怀疑,一道神识已经扫在了‘她’身上,自从心境突破后感知力超强的寿儿被这股神识一扫顿时清醒过来,他赶紧振作起精神,再把想好的说辞默默熟悉一遍。

    “这位师妹……你是?……你是不是走错院子了?”与此同时响起屋内琦儿娘亲的疑问声。

    重新振作的柳儿胸脯一挺,一昂首,强装镇定道:“没走错!我就是来找你们的,是不是你们母女想要调换居住的院子?”

    “你……你是怎么知道的?我好像没跟外人说过啊……”房门霍然被打开了,现出绝美的琦儿娘亲那一脸讶然之色。

    柳儿自信满满地淡淡笑道:“是我们家族的一位族兄让我过来问问看能不能帮忙的?族兄说他在杂役堂的一位姓康的老师兄以前十分照顾他,如今有事拜托他托人帮忙……”

    “杂役堂姓康的老师兄?……哦,我明白了。原来是我们康家的族伯拜托的啊……快快,快请进屋来……”琦儿娘亲客客气气地将柳儿迎进了屋内。

    ……

    屋内灯火曳动,灯光下柳儿一下子就发现了挂念已久的琦儿就站在娘亲身后用一双美眸好奇地上下打量着‘她’,柳儿的眼神儿也不停偷瞄小美人琦儿。

    “诶?原来是你啊?我见过你……刚刚屋外太暗没看清。”琦儿娘亲惊喜道。

    “你见过我?”柳儿狐疑。

    “嗯,家族子弟中就两位女符师,昨天傍晚分列排队时你就站在我夫君身旁,我一下子就记住你了。你叫什么名字?”

    “柳儿。你呢?”

    “夏怜晴。”

    “怜晴?好名字。”

    “柳儿,你真的可以帮我们母女俩调换院子吗?……你认识主管分配院落的陶管事?”夏怜晴直奔主题。

    “咱们寒潭峰峰主雅仙子的亲传弟子:紫雪师姐你们听说过吧?”柳儿小手一背,一副傲然自豪模样。

    “紫雪师姐?听说过啊,不就是那个冰属性异灵根的修仙天才嘛……难道……难道柳儿你跟紫雪师姐相熟?”

    “我跟紫雪师姐只是传讯过而已,我表弟柳寿儿跟她非常要好,他们是同窗三年的好友,你们这点儿小事只要我表弟一句话……”柳儿昂首侃侃而吹。

    “真的吗?那真是太好了,太谢谢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了……要不……要不这样吧……” 夏怜晴连忙把腰间储物袋拽在手中,从中取出两块下品灵石出来,然后塞进柳儿手中。

    柳儿一看居然是他最不缺的灵石?连忙又塞回给她,匆匆摆手拒绝:“不要不要,怜晴师姐,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咱们可是同一批进寒潭峰的师姐妹,又同是家族子弟,而且我又受我族兄所托,我可不是看在灵石份上才出手帮你们的。”

    “柳儿,你就收下吧,我们怎么好意思让你白帮忙呢?”夏怜晴坚持要把那两块下品灵石塞给柳儿。

    “哎呀,我真不缺灵石,不信你们看……”无奈之下柳儿一拍储物袋,“嘭!嘭!嘭!……”几个一人多高的装灵石的大袋子就沉甸甸地砸落在地面上,砸的地面砰砰作响,这正是下午玉女阁刚刚给他的那将近六千块下品灵石。

    夏怜晴母女二人看得目瞪口呆,她们有生以来哪里见过这么多的灵石?

    “柳儿师姐,你……你可真有钱!”琦儿瞪大了美眸亮晶晶地望着那一袋袋一人多高的灵石袋子,由衷赞叹道。

    “什么师姐?你娘亲叫我师妹,你叫我师姐?这样辈分不是就乱套了吗?这样吧,你就叫我姐姐好了,咱们按俗世里的辈分论,别按宗门里的叫法了。”

    “那好吧,柳儿姐姐,你是怎么赚到这么多灵石的啊?”琦儿神采奕奕地盯着柳儿,很想从她口中探听出发财秘诀,因为她急需一笔灵石买一块传讯玉符挂着腰间,好不被同院子里的师姐们私下嘲笑,柳儿姐姐腰间的那块青玉传讯玉符她早就看到了,是那种高档的中品传讯玉符。

    “琦儿?怎么这么不懂事?”夏怜晴嗔怪得瞪了女儿一眼,打听人家这种隐秘之事是十分不礼貌的,人家柳儿又不傻,萍水之交人家怎么可能会如实相告呢?

    柳儿知道他们一家人修炼生活过的比较艰辛,望着母女二人那渴望的眼神柳儿实在不愿令她们失望,可又不能告诉她们实情。怎么办呢?略一沉吟后终于计上心头。他从怀中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块玉片(是他上个月在功德堂接取的那个猎杀‘黑沼泥牛’的宗门任务简介,上面还有去‘雾黑沼泽’的简易地图,也有‘黑沼泥牛’的简单介绍)在手中晃了晃递给琦儿道:

    “想赚大笔灵石很简单!猎杀妖兽就行。呶,猎杀一头这种‘黑沼泥牛’在功德堂可以奖励二百点宗门贡献点——相当于二百块下品灵石,而要是不交给功德堂而是直接到坊市去卖的话最少赚三百多块下品灵石。 ”

    “真的吗?一下子就可以赚那么多灵石?”琦儿一把拿过那块玉片放神识进入仔细阅读起来,夏怜晴也凑过去探神识入玉片内详细阅读。

    “‘黑沼泥牛’群居,其力大无穷,极善御使沼泽污泥,其皮坚厚无匹,防御力奇强,一般法器很难穿透其皮,伤其身,此妖兽常年藏匿于‘雾黑沼泽’深处……”夏怜晴读着读着就蹙起了好看的眉。

    “赚的灵石多是多,可这‘黑沼泥牛’看上去好像很难猎杀啊?一般法器很难穿透其皮,伤其身……”夏怜晴皱眉嘀咕道。

    “不打紧,我表弟柳寿儿有极品法器,我跟着他猎杀过好几头这种‘黑沼泥牛’。”柳儿故意吹嘘柳寿儿的威武好先给琦儿留下个好印象。

    “是吗?那太好了。柳儿,我能拓印一下这张玉片吗?我想让我道侣回来看看……”夏怜晴试探着问。

    “可以可以,你拓印吧。”柳儿大方的很。

    夏怜晴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空白玉片用神识拓印了这块任务简介玉片,然后又将玉片还给了柳儿。

    “你们要是想去的话可以传讯我,这是我的气息符纸”柳儿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张自己的气息符纸递给夏怜晴,同时将地上的灵石袋子都收回了储物袋中。

    “也可以直接到前面第六排的第二号院子里去找我,哪个‘雾黑沼泽’我跟表弟柳寿儿去过很多次,路很熟,可以给你们带路。”

    “第六排的第二号院?离我们很近嘛,好,我记住了。”

    “娘亲,我要去猎杀这‘黑沼泥牛’!我想多赚灵石早点买一块传讯玉符,就像柳儿姐姐腰间那种中品传讯玉符。”还不等夏怜晴考虑好,

    琦儿倒是先开口了。

    “去什么去?你修为那么低,要去也是我跟你爹去。”

    “哼!”琦儿不满地撅起可爱的小嘴来。

    “柳儿,那个调换院子的事儿,你不需要知道我跟琦儿的详细情况吗?”夏怜晴好像还是更关心调换院子的事。

    “当然需要,正好师姐你说一下吧,我记一下。”

    “我夏怜晴现在住在外门女弟子院落区第五排,第四号院子;我女儿:康玉琦,住在第十七排,第三号院子。”

    “原来琦儿叫康玉琦啊。那你们想换到那个院子里?”

    “还是换到我那个院子里吧,我那个院子里的师姐看上去还不错。”

    “好,我记住了。不过,这两天紫雪师姐在忙着考核新入门弟子,太忙了,可能顾不上,过两天她不忙了我就跟我表弟柳寿儿说一下。”

    “行行行。我们不急,看紫雪师姐什么时候方便再说。”

    柳儿估摸着时间也差不多了,担心被未来的岳丈大人打饭回来堵住了,于是连忙告辞离去了,琦儿母女二人感激地一直把她送出了大院门口。

    第一次直接接触琦儿,寿儿自我感觉良好,他感觉还能再进一步发展。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    ***    ***    ***    ***

    路过自己居住的那排院子时寿儿灵敏的嗅觉闻到了喷香的烤肉味儿,看来是小樱他爹爹开始在自家院子里烧烤了。不过一闻这烤肉味倒是令寿儿又想起了在灵兽谷里的快活日子,想起了每天围在篝火旁一起烤肉的 钟师兄、石娃、小邪女孟清婉……

    “说起小邪女来,中午在膳堂怎么没有看到她?难道她没去吃午饭?是怕遇到熟人报复她吧?晚上她不会还不去吃饭吧?……老是不吃饭怎么行?”寿儿又开始为小邪女操心了,他打算去她院子里看看她到底有没有去吃饭?如果真没有的话就想办法给她送些吃食。

    也就一炷香时间柳儿就奔到了山脚下那一大片外门女弟子住宅院落,按照记忆中的位置,来到了第九排第九号院子,院大门是打开的,用神识一查探左起第二间房小邪女所住那间。

    寿儿瞬间就惊呆住了!神识探查之下发现屋里除了小邪女之外还多了一位老熟人——钟师兄!

    两人正在一起吃着喷香烤肉……

    “真是服了钟师兄了!这么大老远的也专门给小邪女送烤肉过来?看来中午也送烤肉过来了……真是无话可说了。”寿儿只好无奈摇头叹息着离去了。

    他隐隐记得昨晚跟小邪女在床上颠鸾倒凤时专门问过:她对钟师兄的评价,她好像很鄙视钟师兄的样子……

    “唉,钟师兄要是知道小邪女其实内心里很鄙视他会不会伤心呢?”

    “对了,今晚跟小邪女双修时再问问她:钟师兄这么大老远的给她送烤肉来,她会不会有点儿感动呢?”寿儿暗自腹诽着。

    ……

    亲眼看着人家一个个的都在吃吃喝喝,害寿儿肚子里也开始‘咕噜咕噜’饥肠辘辘了,他不得不向着半山腰的膳堂进发了。

    由于天色已晚开饭时间已久所以等柳儿赶到膳堂时大厅里排队的比午饭时少了很多,柳儿随便排了一队,只等了一炷香时间就打到了饭菜,可刚爬到饭桌上吃起来不久,餐厅的大门又被推开了,接着走进来几名女修,同时响起了令寿儿最担心的声音:“柳儿姐姐,又碰到你了。”又是田雨梦一家人。

    柳儿赶紧把饭盒塞进储物袋里,然后起身跟她们慌慌张张打了个招呼就逃也似地溜走了。

    田雨梦一家人看着慌里慌张逃走的柳儿面面相觑。

    二舅母当即就质疑女儿田雨瑶道:“瑶儿,你给我说实话:你到底是怎么得罪柳符师了?怎么她现在一看到咱们就气走了?你说吧,肯定不止是拒绝她邀请你去二潭游水那么简单吧?”

    “娘亲,我说的是实话,就只是拒绝了她一次游水邀请,再没有别的事了。”田雨瑶很委屈地争辩。

    “就这么点事?那柳符师怎么可能这么生气呢?你也知道,人家可是帮你表姐雨梦大忙了,咱们可不能忘恩负义啊。”二舅母显然不太相信女儿的狡辩,柳儿她又不是没有接触过,根本就不是那种斤斤计较之人,怎么可能仅仅为了被拒绝游水就生那么大气呢?肯定还有别的事。

    “好吧好吧,不能忘恩负义,我今晚主动邀请她去二潭游水还不行吗?……把我冻病了娘亲你可不要管我……”田雨瑶委屈地眼角扑簌扑簌的潸然泪下。

    “你这孩子,怎么说着说着还哭上了?娘亲也不是不相信你……只是……那柳符师到底是为什么生咱们气呢?”二舅母也有些左右为难了。

    ……

    柳儿狼狈地跑回自家小院时就见院子里还点着一堆篝火,只是支架上已经没有了铐肉,篝火旁石桌上小樱正陪着她爹爹喝着闷酒。

    “唉!你娘亲现在也不知道怎样了?”她爹爹唉声叹气着,然后就用酒坛子倒满满一小碗酒一口闷进肚里,而小樱脸红红的只是陪着举杯小口抿一口。

    篝火的映照下柳儿总算真真切切看清了小樱她爹爹:大大的脑袋,粗粗的脖,稀疏的卧蚕眉、细长眼眯成了一条线,肉墩墩的大鼻子,四方大海口……大圆脸膛因为喝多了酒的缘故红彤彤的。

    说实话小樱她爹这长相除了脸型外其他眉目一点儿都不像小樱,寿儿猜想小樱眉眼应该是随她娘亲了。

    等柳儿跨步进院子里时还算清醒的小樱第一个发现了‘她’立刻红着脸站起身来不知所措地道:“师姐?对不起,我爹爹他……他有点儿喝多了,我这就把他扶回隔壁院子里去。”

    “你爹爹住在隔壁院子里?”柳儿倒是吃了一惊。

    “对啊,就是为了离爹爹近些,我才住进这个院子里来的。他那院子另外一侧隔壁院子里住的是名男修……所以我只能选这间院子了……”小樱红着脸解释道。

    “原来如此。”寿儿总算是明白了。

    ……

    “我没喝多,小樱,别管我,我得再喝几杯呢……”柳儿躲进屋里从储物袋中掏出没有来得及吃的饭菜,院子里传来小樱爹爹那戍北郡口音的醉吼声……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柳儿虽然没有问也能听得出小樱的娘亲定然是出了什么事……

    ……

    饱饱吃完饭,寿儿舒服地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然后开始闭上双眼美美地回味着傍晚闯进琦儿家院子里与她第一次直接面对的那一幅幅画面……

    “嗡嗡嗡!嗡嗡嗡!”也不知过了多久寿儿腰间传讯玉符忽然震动起来。

    “是谁传讯我?岳母大人夏怜晴吗?去猎杀‘黑沼泥牛’的事这么快就决定了?”寿儿边猜测着边输入真气接听。

    “柳儿姐姐,你……我表妹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竟然是田雨梦的焦急声音。

    寿儿被问的有些莫名其妙,立刻回讯:“没有啊,你表妹没惹我啊。”

    “那你怎么每次见了我们就匆匆躲走了?”

    “这个……我……我没有躲你们啊。”柳儿真不知该怎么跟她解释。

    “真的吗?”田雨梦的语气显然是半信半疑。

    “真的,真的,我没有故意躲着你们。”

    “那好啊,听说你们符师住的院子里房间不仅是里外套间,而且还更加宽敞,我跟娘亲她们一起去参观参观行吗?”

    “行行行,欢迎欢迎!”只要不是在那么多人的场合寿儿有的是办法将近身‘种女’的欲望之火压制下来。

    “太好了,那你在第几排?那间院子啊?”

    “第六排的第二号院子,最西面那套房。”

    “好的,我们一会儿就到。”

    ……

    收起传讯玉符,柳儿赶紧从床上爬身起来,跳下去,急忙推开房门往院子里跑,他已经想好了:一会儿她们几个来了给她们泡冰凌花茶,来压制她们体内的欲火。院子里的篝火正好还没有熄灭,趁着这篝火烧壶泡茶用的开水。

    冰凌果果汁太珍贵了,寿儿是万万不舍得将如此多的冰凌果果汁都这么被“种女”们消耗了,炼制“美颜回春露”还急需很多呢。

    “嗡嗡嗡!嗡嗡嗡!”柳儿正手忙脚乱地烧水,腰间传讯玉符又响了。

    “难道这么快就来了?还是有变化?”寿儿赶紧输入真气接听:“是柳儿师妹吗?我是康秋枫,就是琦儿的爹爹……”是一个极其文雅磁性的男中音。

    寿儿浑身一个激灵,他一听就知道这是未来的岳父大人啊,于是连忙压制住内心的忐忑,回讯:“是我,康师兄不知有何事?”

    “你拿来的这片玉片我仔细看过了,经过跟晴妹一番商量后,我们打算抽时间去一趟‘雾黑沼泽’猎杀那‘黑沼泥牛’,只是不知柳儿师妹觉得什么时候合适呢?”康秋枫语气委婉道。

    鱼儿上钩了?寿儿内心一阵激动,‘她’强压兴奋心情,强装平静道:“越快越好!趁这两天寒潭峰忙于大开山门广收门徒,根本就不会管咱们,最近几天内都不会给咱们分配任务。”

    “可是后天不就招收完成了吗?只两天时间根本不够咱们一个来回啊?万一咱们回不来被宗门处罚了怎么办?”康秋枫不无担忧道。

    “身份腰牌要四五天后才能统一制作好,没有身份腰牌前宗门是不会给咱们分配任务的,不然没法查看身份腰牌登记……所以咱们还有四五天时间,足够一个来回了。”柳儿解释道。

    “原来如此啊,看来还是柳儿师妹对宗门更了解,不愧是紫雪师姐作保之人……”康秋枫赞叹道。

    “什么?师兄连紫雪师姐给我作保都知道?你可真不简单啊……”寿儿猛夸岳父大人一通,顺带炫耀一下自己跟紫雪的特殊关系。

    “哪里哪里……柳儿师妹啊,那你觉得咱们应该什么时候出发呢?”

    “明天!”

    “明天?……好吧,不过我们要去坊市采买几件法器、丹药,做些准备……”

    “好,我也要去坊市买些东西做准备。”

    “那就一起吧。”

    “好,那个康师兄啊,我问一下:琦儿一起去吗?”柳儿还是问出了最关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