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永乐仙道 第三卷 立身合欢 > 永乐仙道(3.23)
    第二十三章、神识小试夏清等人刚回到丹凝殿外,忽然心神感应,手一招赤角金鳞灵儿从兽环中飞了出来。它自从在太初灵液中浸泡了一次后一直沉睡到现在,此时刚完成一次进化苏醒过来。

    此时灵儿头上那一对赤红的凸起已经破皮而出,就像两个鲜红的嫩芽,但夏清和谢翩跹、柳曼云却知道这是它那已经初见雏形的一对小角。

    陈妙玄到底也算见多识广,她一看之下就不禁娇呼:“赤角金鳞”夏清和谢翩跹笑着看着她,同时轻轻地点了点头,紧接着就见谢翩跹冲着自己腰间的灵兽袋一招手,白豹冰儿也飞了出来,两只灵兽一见面,立刻开心的你追我逐,打闹了起来。

    陈妙玄迟疑了一下,也对腰间的灵兽袋神念一动,夏清送她的那只小白猿出现在了她的肩头。白猿飞儿和冰儿早已成为了好朋友,但它显然看到灵儿有些畏惧,想下去跟那两个小家伙去一起玩,但却有些犹豫不定的样子。

    夏清用神念和灵儿交流了一番,然后对陈妙玄说道:“玄夫人,让飞儿也去跟它们玩耍吧,不会有事的。”此时灵儿和冰儿也来到了她的身边,看着蹲在她肩头的飞儿,都友善的地看着它,嘴里“呜呜”的哼着,盼着它一起下来玩闹。

    陈妙玄用手抚摸了一下飞儿的小脑袋,用神念跟它嘱咐了一番,就见白猿飞身而下,来到了地上和灵儿、冰儿一起向树林内飞驰而去。

    众人不再理会这三个小家伙,任它们随意嬉戏,然后一起走进了丹凝殿中。

    谢翩跹和夏清坐在当中,陈妙玄坐在谢翩跹旁边的位置,柳曼云和邓春艳也在夏清的身旁被赐坐,当即就有侍女上来奉上灵茶。

    陈妙玄轻轻抿了一口灵茶,对谢翩跹说道:“恭喜姐姐将要进入结丹后期了。”谢翩跹一听笑着说:“我们上次去紫霞派,粉儿妹妹送了我三株千年紫霞赤珠草,我炼制出了几粒极品的紫灵丹,不仅我这次突破境界够用,剩下的将来还够几人用,所以等回头妹妹要是到了即将突破的时候,姐姐我也会送你此丹药的。”说完后她又看了看柳曼云和邓春艳:“将来你们两个小妮子也不用担心,不过要看你们的机缘如何了,要抓紧修行啊。”说完她似笑非笑的在二女的脸上扫了一眼,又轻轻地瞟了瞟陈妙玄,不知为何陈妙玄和邓春艳的脸上都有些微微的发烫,她们哪还不知她这话里的意思

    柳曼云已被夏清给收用,也就无所谓了,而且近来几乎每晚都是和她娘一起陪着夏清夜夜春宵,奇乐无比。

    在谢翩跹的火凤香鸾殿中,二女早就被夏清无所不用的方式给宠幸的欲仙欲死,除了享受鱼水之欢外,还每晚轮流和夏清双修,让他用纯阳之气和她二人的纯阴之气阴阳和合。在谢翩跹的寝宫中,可以说随处都是三人赤身裸体欢娱的场所。

    就在这时夏清笑着开口说道:“谢儿,回头紫霞派成熟能用的赤珠草还不都是你的紫霞派的那些长老们回头到了突破的时期,想要极品的紫灵丹,最稳妥的办法还不是通过粉儿向你开口”手机看片:sjvd几女一想也确实是这个理儿,等过一段紫霞仙子潘粉儿也成为了夏清的道侣,加入到这边来,到时候紫霞派跟合欢宗夏清他们这边可以说是一家人了,那成熟期的紫霞赤珠草对谢翩跹来说哪还算什么稀罕物

    邓春艳想到自己加入合欢宗又被谢翩跹收为干女儿后,不仅在门派内的地位扶摇直上,各种好处和丹药都不用再担心,和别的弟子们已不再相同,而且将来还有种种机遇,跟着她娘和夏清在一起,自己的将来和修为会到何种地步都不可预测,这些都是她以前作为一个散修根本都不敢去奢望的。

    一想到这些,她就有些心头乱跳,希望自己能尽快成为夏清的侍妾,在床上施展风流手段将他迷住,好得到他的欢心,从此自己也成了他的身边人,那样一来有什么好事也会像柳曼云一样,不会再受任何的亏待。

    恰在这时,夏清开口询问她:“春艳,你体内的毒素大概还要多久才能彻底除尽”邓春艳一听,连忙回答道:“少主,妾身最多再用十天,就可以一切恢复正常了。”夏清听了后微微一笑,不再言语。邓春艳却娇羞的玉面微红,高耸的酥胸上下起伏了几下,在座的几人都明白,等她身体内遗留的丹毒清除干净后,就会被夏清给纳为侍妾了。

    谢翩跹风情万种的看了看夏清,对邓春艳说道:“乖女儿,等你的身体恢复了,就搬到娘的寝宫里去住吧,和曼云一起好好侍候少主,省得娘闭关的时候,让少主无趣。”邓春艳一听,娇声回答:“娘,你就放心吧,春艳和曼云姐一起,够少主受用的了,就怕少主到时候忙不过来呢。”她本就经过无数的风流阵仗,所以一说到这男欢女爱,也是什么话都敢说,无所顾忌。

    谢翩跹却摇头轻笑,啐道:“小浪蹄子,等你见识了少主的手段后,就不会这么信心十足了,是不是曼云”柳曼云看了看谢翩跹,在她那丰肥的身上扫了一眼,又看了看邓春艳那高耸的双峰,笑着说:“妹妹,每天晚上娘都要到最后开口求饶,求少主暂且放了我们娘儿俩,等第二天晚上再接着供他享用,你认为自己的双修媚术在床上比娘更厉害我可不相信。”邓春艳一听,不敢相信地看了看谢翩跹,又看了看夏清。她从谢翩跹那熟透了的身子就可以判断出像她这样的女人,根本离不开男人,让男人奸淫起来会乐此不疲,但没想到以她一个结丹期的女修也会是少主的床上败将,而且还会当着自己干女儿的面开口求饶,那这说明少主该有多强,他到底是修炼的什么双修功法,居然能将自己的女人整治的如此服服帖帖

    谢翩跹冲着她微微点了点头,算是默认了,不料她这一轻微的举动被邓春艳和陈妙玄看在眼里,身上都忽然涌起一股莫名地燥热,如此雄奇的男子,像她二人这种修炼双修媚术的女修,又怎能不想亲身见识一下

    陈妙玄一向自认为是帷帐内的高手,最喜欢通宵对阵,长时间的激战,经得起大力伐鞑。她每次走出合欢宗,自己的美貌和风骚都不知会吸引多少年轻男子的注视,虽然现在楚逍遥和她发生了间隙,她也知道这是因为自己的个性太强所致,并不代表自己在床上风情这方面不如萧灵素。

    但她却凭女人的直觉知道,在对于男人的需求上,谢翩跹会比自己更强烈,没想到连她都要向夏清开口求饶,而且还毫不避讳的承认,看来传说中的纯阳宝体确实厉害,不是一个女人所能对阵的了得。

    几女都修炼的有双修功法,所以谈论起风月之事如同家常便饭,也没将陈妙玄当成外人,她现在时常的对夏清施展媚术,这三女哪个看不出来只是碍于面子,没人给捅破罢了,她们都相信,这一点连夏清本人都知道。

    22833夏清喝了一口灵茶,缓缓地将自己的气息包裹着两股神识不知不觉的散发开来。他的神识刚一出现,谢翩跹和陈妙玄就觉察到了。但她二人也没往别处想,都知道他的灵兽在外面玩耍,估计是在探查自己灵兽的情况。柳曼云和邓春艳却毫无察觉,因为夏清的神魂吞噬过曹兴的神魂,他的神念已达到了筑基大圆满的层次,所以能够瞒过这二女。

    谢翩跹和柳曼云的体内都有夏清布下的淫种,对他的气息特别敏感。尤其是谢翩跹,不知不觉的小腹像是有一团火开始慢慢地向全身扩散,内心中忽然有了春意开始蔓延,她连忙喝了一口灵茶,想按下这股情欲的冲动,总不能让自己在这丹凝殿内,当着邓春艳和陈妙玄的面主动向少主求欢吧

    但她越是忍耐,浑身越是发热,都快让她有一种想立刻就宽衣解带的想法,这种现象近来经常发生,她也不知为什么,私下里认为是夏清现在的吸引力对她来说越来越大,让自己越来越难以把持。

    殊不知这是夏清在她体内布下的淫种,随时可以通过自己的神念引发,让她和柳曼云情欲高涨,忍不住想和他交欢。

    此时的柳曼云花蛤里面已变得热烘烘的,蜜汁要不是被她用内力强行吸住,早就流到里面的亵裤之上,恐怕连裙衫都会湿透,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身体又不好意思随意扭动,只能强行忍着,但心里却盼着被夏清给抱起,抱到寝宫内将她给扒光,然后尽情的占有。

    这母女俩就这么被夏清给悄悄的挑起了欲火,但却不知为什么,都认为是自己身体的需要,谁让自己生来就身具淫根媚骨,一旦经了男人的手,只要自己的男人在身边,就会经常不由自主的想要倒在对方的怀里,任他宠幸。

    夏清知道二女已经开始动情了,对谢翩跹说道:“谢儿,你这次闭关时间如此之长,对我来说肯定非常难熬。”谢翩跹本就在强忍着自己的欲火,一听夏清当着另外三女对她说话如此的露骨,那春情再也控制不住,长长的吐了一口气,嗲声说:“少主,奴家就怕你离开奴家时间长了会想奴家的身子,这不把另一个女儿也贡献出来了,让少主享用,少主要是还是无法满足,就等奴家出关之后,让少主再好好收拾奴家一番。”此时的她,要不是陈妙玄和邓春艳在场,早就会让柳曼云将殿门关上,然后随手布下禁制,不让她的那些亲传弟子们进来,和夏清在殿内的地上就行云布雨了,可见她已经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陈妙玄听谢翩跹说话开始语气发浪,而且殿内渐渐地有了那种她最熟悉的兰麝之气,她知道这是谢翩跹的春心动了,再看看柳曼云也是俏脸发红,呼吸变得有些急促,饱满的酥胸随着呼吸一起一伏,就连邓春艳也被夏清的气息所感染,看着他的目光开始变得有些迷离起来。

    她自己也开始内心荡漾,好在她是结丹期的女修,体内又没有夏清的淫种,还能保持着清醒。她略一思索,想到再过两天谢翩跹就要闭关,在闭关前想和夏清强烈欢好,所以主动发浪,这也在情理之中。

    她知道自己不能再留在此处了,还是带着邓春艳尽快离开,别耽误了三人的好事,等谢翩跹闭关之后,她不信夏清能忍住自己的勾引。

    当下她轻咳一声,对邓春艳说道:“春艳,我想回丹房了,你陪我一起去吧。”邓春艳被她一下子给点醒,连忙站起身来,说道:“玄夫人,春艳跟在您身边听您的吩咐。”她也知道她娘要和少主双修行淫,自己要是再呆下去岂不是太没眼色了

    陈妙玄将白猿飞儿给招了回来,收了它后就带着邓春艳告辞离去,临走前还故意冲谢翩跹眨了眨眼睛,这一下将谢翩跹羞得玉面泛红,更显得粉面桃腮。

    夏清和她二人也分别将各自随后而来的灵兽给收起。此时柳曼云走到了他的身边,夏清没等她开口叫“少主”,就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低头吻住了她的小嘴,柳曼云象征性的扭动挣扎了几下,就一动不动的娇喘着任夏清亲吻,她还将小香舌给吐了出来,任他品咂。

    旁边的谢翩跹见此情景,早已泛滥的春情更如决堤一般,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就被夏清也给揽住了腰肢,当夏清将手滑到了她的巨臀之上时,她用仅余的清醒气喘吁吁地嗲声说:“少主好人儿别在这里奴家的弟子们会知道的咱们回寝宫去在奴家的大床上奴家和女儿一起让少主尽情的受用”夏清一听,停止了对柳曼云的亲吻,此女在他的怀里已经快站立不稳了,刚才和他的拥吻和摩擦,已经让她裙衫松散,饱满而富有弹性的酥胸裸露出了一部分,一片雪白的肥腻中间夹着一道深深的乳沟,她杏眼迷离,娇声对谢翩跹说:“娘,你要拉着女儿走,女儿已经没有力气了,两腿不听使唤,连真气都提不起来了。”她说着话,就看见夏清已经将手伸进了谢翩跹的胸衣,谢翩跹浑身轻轻颤抖着,任夏清揉玩她的那对硕乳。夏清用食指和中指夹住了她那猩红的乳尖,稍微轻轻一扯,谢翩跹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她怕自己的叫声会引来手下的女弟子,但却兴奋地忍不住想放声大叫。

    夏清见此情景,将手从她的胸衣里抽了出来,在她的巨臀上使劲儿拍了一巴掌,笑着说道:“小骚货,还是回寝宫吧,省得你忍的那么辛苦,连浪叫声都不敢发出,那还有什么趣味。”谢翩跹听了,连忙拉住了柳曼云的小手,朝夏清抛了个媚眼,就离地三尺轻轻飘起,向她的香鸾殿飞遁而去。

    夏清看着二女的背影,又看了看谢翩跹浑圆肥硕的巨臀,长笑一声,也遁起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