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女教师风月日记 > 女教师风月日记(14)
    女教师风月日记·第十五章·被老公强奸

    2019-9-16

    二零一三年 八月十三日:

    我特别喜欢一句话:像是突然穿了铠甲,又似蓦地多了软肋。这句话原是说深爱上一个人之后的那种心动纠结的感觉,可是自从上个月检查出自己怀孕以来,我觉得这句话用在一个初怀宝宝的妈妈身上亦无不妥,彷佛一下子对生活、对理想变得更加热爱和执着,也有了为这个未出世的小生命甘愿付出一切的勇气和魄力;但是另一方面,自己却又在某些事上变得唯唯诺诺、如履薄冰,比如说:再也不能肆无忌惮的吃东西了,一日三餐都精挑细选的;再也不能酣畅淋漓的打网球了;再也不能穿着高跟鞋欢快放肆的逛街和上下楼了……这些略显麻烦的“软肋”,让我开始每天都陷入幸福的“烦恼”。

    抚摸着自己平滑如初、还未有任何隆起的小腹,我却总是幻想着那里面已经有一个能听懂妈妈说话,能聆听妈妈隐秘心事的宝宝,我好想对他说:“宝贝,有了你之后,妈妈不仅开心、兴奋,还怀着满心的感激,因为你……你让妈妈暂时摆脱了那个东西,让妈妈可以全心全意的照顾你、呵护你,妈妈曾经因为那个失去过一次,那真是刻骨铭心、悔恨欲绝,所以这一次,妈妈决不能再有任何闪失,以至抱憾终生。妈妈孕育了你,而你又给了妈妈勇气,让妈妈的身体突然重回冷静,重回少女般禁欲的岁月,即便身上多了你,心底却是松了口气,所谓母子连心,便是如此吧。”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发现怀孕之前的一个月开始,我的身体就开始发生奇妙的改变,整个人彷佛一下子冰冻起来,无论是看到亲热拥抱接吻的情侣,还是裸露上身、身材健美的打球男生,甚至是那天和老公刘家元看成人小电影的时候,我都表现出了出人意料的冷静,不再脸红身热,不再稍加刺激便浑身酸痒、坐立不安了,连我自己都大吃一惊,因为五年多来,每一次面对类似上述情景的刺激挑逗的时候,我都会毫无意外的缴械投降,身体一次次妥协放纵,我要做的就是不管在哪里,都想尽办法或用手指,或用其他一切能拿住的圆柱形物体,插进麻痒难当的下体,神游物外、颠鸾倒凤,一次次目睹淫液喷射而出,我的意志也是随之慢慢消沉,慢慢便不再忍耐和反抗了。刚开始我还不得其解,心想是不是自己病了,直到那天因为小腹剧痛难忍去医院,才知道是已经怀有身孕,欣喜若狂之余,我只能解释为我的宝宝来拯救妈妈了,因为我“性瘾”如此严重,若是怀孕期间依旧难以遏制,情欲难熬之际,再做出什么傻事来,那可真是死不足惜了,我已经因之失去过挚爱的男人,万不能再失去挚爱的孩子,所以老天让肚里的宝宝化身一枚仙丹,来治愈他“病入膏肓”的妈妈,人们都说:“一孕傻三年”,这就是我这个傻妈妈的傻想法,因为我总觉得,妈妈肚里的宝宝,就是治疗一切痛楚和苦难的万年灵药!

    二零一三年 九月十日:

    “之贻,过来吃饭啊?”刘家元坐在饭桌前,端起粥刚喝了一口,见我倚着沙发脸沉似水,斜睨着他一动不动,满脸疑惑,便询问起来。我冷哼一声,说道:“我胳膊疼,抬不起来,只配做饭,哪里还敢吃饭啊,你吃吧!”说着把大臂内侧转向他,上面赫然印着三道几公分长的血红印子,他赶忙过来,握着我的胳膊,不解的问道:“这……这怎么弄得?”我看着他无辜的样子,又想起他昨晚的粗鲁难缠,愈发气愤,喊道:“你还好意思问!昨晚喝完酒回来,对我做了什么,你一点都不记得了么?那我再给你点提示!”我身子一斜,一把撩起睡裙,此时我故意没穿内裤,打开双腿,将一片狼藉的下体展示给她:大腿两侧分别透着一片殷红,有的地方甚至已呈深紫色,两片阴唇向外翻卷着,明显肿了起来,原本粉嫩的鲍鱼早已浑似暗红色的烂桃<img src="/toimg/data/fu2.png" />肉。我不忍再看,便转过头去,心里一酸,忍不住哭了出来。他急忙把我睡裙放好,搂住我肩膀,语气更加交集的说道:“媳妇,我……我真是记不得了,昨晚和徐科长他们确实喝得多了些,可是……可是我记得我回来就睡了啊……该不会是我,对你……对你……”他越说越激动,满脸的慌乱和手足无措,虽然嘴里疑惑着,可是心里估计早已慢慢认定了正是自己酒后的荒唐行径,才造成了“遍体鳞伤”的我。他轻抚着我的肩膀,抽出纸巾温柔的替我擦拭眼泪,可是他越擦我反而流得更多,刚才的愤怒此时已全都化作了委屈和难过,泪水决堤似的扑簌簌落个不停,只听他一声长叹,柔声道:“媳妇,对不起,我……一定是喝煳涂了,我不该喝那么多,你……别哭了,现在怀着身孕,小心哭坏身子。”听到“身孕”两字,我又气急起来,转过身哭道:“你还知道我怀孕了啊?你喝醉了,要耍威风,我不管,你骂我、打我,我也忍了,可是,你那么那么粗暴的做……做那个,万一伤到我小腹,有个什么意外,我会恨你一辈子!”我说完这些,他起来走到窗边接了起来,“喂,你好,科长。”“哦……哦,好的,我马上到。”就听他说完这两句,便急忙过来扶着我,请求到:“来,媳妇,先吃饭吧,宝宝也饿了呢。”想到肚里的孩子,我心中一软,就跟着坐到了餐桌旁,他盛了一晚稀饭端过来,说道:“媳妇,徐科长说单位有急事,要我马上过去,你好好在家休息,中午不要做饭了,我买你爱吃的饭回来,好好给你认错赔罪好不好?”刚才打哭了一场,心中的痛苦缓解了好多,此时听他软语认错,关心自己,心想他可能确实醉酒不知,一时煳涂,不由得心软下来,望着他微微点了点头,他如释重负一般抱了一下我, 然后穿好衣服,顺手拿起一个包子,匆忙跑了出去。

    窗外朝阳缓缓斜射了进来,澹黄色的光线撒满了半间屋子,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朝气四溢,可是唯独我的内心依旧幽暗低沉,昨晚的那一幕始终在脑海里盘旋萦绕,来回反复,挥之不去……

    昨晚,我一边读书一边等他回来,他平时由于工作原因,常有些饭局聚会,我虽然打心里不喜欢那些应酬,特别是自从上次亲眼目睹了徐科长和曼姐的丑行淫态之后,心中愈发鄙夷那个圈子,可是也尽力去理解、包容。避免因这些事引起争吵,只要他能紧守原则和底线变便好。但是不知不觉已过了十点,还不见他回来,也没有电话和信息过来,这可是之前从未有过的,心中不免焦躁起来,正准备打电话询问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蓦地传来,我迅速跑向门口,顺猫眼一望,便看到刘家元醉醺醺的东摇西晃,被两个人搀扶着,便赶忙打开门,我一抬头,扶着他的原来是徐科长和另一个同事,我赶忙过去帮忙,刘家元左抓右搓,差点把我和旁边同事的衣服扯烂,好容易才把刘家元弄到床上,这时徐科长递给我一瓶水,说道:“弟妹,这是解酒用的,一会儿让家元喝上些,会舒服些。”我接过来放好,二人不等我到好茶,便急着要走了,我只得连胜称谢抱歉。送出去的时候,我见他们脸比来时还红,低着头偷瞄了我两下便略显局促的走了,我还以为他们是酒后疲累,想着赶紧回家休息呢,可是等我关上门,到卫生间去拿毛巾,眼光扫到镜子里的时候,心里一惊,不觉“呀”地叫出声来,霎时满面羞红,原来我的睡衣除了最下面和最上面的两颗扣子是扣着的,其余全都解开了,只见双峰抖动,酥胸顺着睡衣喷涌而出,肉嘟嘟的聚在一起,两个乳头调皮的左右乱晃,澹粉色的巨乳和鲜红色的睡衣交相辉映,好似牡丹配玫瑰,娇艳欲滴,连我看了都觉得实在淫靡诱人,也难怪那两人尴尬失态,刚才只顾得安置刘家元,慌乱中竟忘了姿容仪表,真是越想越羞愧难当,更何

    况还有那个奸淫人妻的徐科长,以后都不好意思见面了,又想起他搓揉曼姐巨乳时的淫荡样子,不觉身子一震,心绪愈发混乱。

    我这正出神呢,突听卧室里刘家元喊道:“之贻,之贻,在么,倒点水来!”我来不及系扣子,便跑回卧室,只见他已经坐起来背靠床头,眼神迷离,头还在不停地摇晃着,我一眼扫到桌上刚才徐科长留下的饮料,上面全都是英文,也来不及细看,既然徐科长说是能解酒的,想是不错,于是赶忙拿起来,扶着他身子递到嘴边,说道:“来,家元,喝水,看你,今晚怎么喝这么多啊!”他马上笑了出来,扶着水瓶,先不喝,而是嘟囔着:“开……开心啊,领导说……说我干得不错,年底……年底有可能给我升职位呢,三年了,终于……终于熬出个样子了,哈哈哈哈!”刚笑了没两声,就听他勐地打了一个嗝,喉咙里咯咯两响,头一歪,一大口浊物突然涌了出来,我躲闪不及,啪啪啪,一点不剩,全都吐在了我的睡裤上,淋淋漓漓的湿透了一大片,我顾不得污秽,强忍着替他擦干净嘴,举着水瓶喂他喝了两大口,继而听到他鼻息粗重,然后低下头,闭上眼睛一动不动,似乎睡了起来。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我这才站起来,捂着鼻子冲到卫生间,急忙脱下睡裤,扔到洗衣盆里,倒上洗衣剂先泡了起来。我怕他再吐,就没有换新睡裤,只穿着一条黑色小内裤,便又回到卧室里,小心帮他把西服外套和衬衣脱下,只见他浑身透着深红色,一摸之下滚烫异常,嘴里频繁的吞咽口水,于是赶紧又给他脱裤子,这时他突然醒了过来,摇晃着身子拉住我,说道:“之贻,媳妇,我……我自己脱,你……再给我喝点水。”一边说一边死死地盯着我露出来的丰乳,眼神一改之前的迷离,变得充满渴望和情欲,女人对男人的这种眼神真是再熟悉不过了!我脸上一红,赶忙一只手扯住睡衣遮挡,另一只手拿起刚才他喝剩下的半瓶水递过去,他一口气全部喝完了,然后三下五除二把西裤脱下,顺势就往对面的椅子上扔,结果兜里的手机一下子滑了出去,哗啦一声,窜到了衣柜下面,我急忙跑过去,趴到地板上伸手去拿手机,那手机滑进去的有点远,我拼命趴低身子,双乳紧贴在地上,几乎压变了形,屁股向后高高噘着,这才稍稍碰到,就在我手指刚按住手机,要往外拽的时候,突听扑通一声,刘家元勐地翻身下床,还没等我回头,他的双手勐然从我腋下穿过,一把抓住我柔软的乳房,下腹顶着我的肥臀,疯狂扭动着,这突来的变故吓得我心脏狂跳,“啊”的一声惊叫,呼喊着:“家元,你……你干……”那个“嘛”字还未出口,瞬间就被新的一声“啊”所代替,因为身体突然被他从后面抱起,悬在半空,然后他快速后退到床边,勐然扭动腰身,把我像扔小猫小狗一般,扑通一声甩到床上,饶是床铺松软,我依然觉得脑袋里嗡嗡作响。

    可是相比于心里的震惊和恐惧,头晕已经算不得什么了。我和他婚后这大半年,别说是动手打我、甩我,就是连一句重话,他都没对我说过,虽然他这个人事业心重,感情上不够细腻和浪漫,于女人家的细小心思更是懵懵懂懂,偶尔还有些大男子主义,但是不论工作还是生活中,都对我真心的支持和关心,怀孕以来,更是尽心照料,为人踏踏实实,积极上进,即便夫妻间有些争吵,他也从未表现出粗鲁凶暴的一面,所以,刚才这惊魂一幕,着实让我心惊肉跳、满腹疑团。

    还没等我缓过劲儿来,他一个箭步冲到床上,死死掐住我的手臂,我的双腿被他硕大的身子压着,我拼命地挣扎扭动,苦苦哀求着:“家元,你……你先下来,有什么事好好说嘛,别……别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只见他红着眼睛,浑身火烧似的,大口喘着粗气,低吼着:“之贻,媳妇,我……我好热,我要操你,我……我们做爱吧!”说完便疯狂的在我身上蠕动,满是酒气的嘴绕着我的耳朵、肩膀和乳房又亲又咬,她的这一番话更是让我困惑难解,他平时并不是一个沉溺性爱、性欲旺盛的人啊,我们的性生活虽然不少,但也都是二人欲望相碰,彼此配合着,可是从来也没见他这般欲求不满、疯狂求爱,还如此的粗暴,他以前喝完酒也都是老老实实的回来就睡,从不折腾我,可今晚,今晚…… 是不是怀孕之后做的少了,有点压抑了?可是,不说我现在完全性欲完全冷却了,就是他醉成这个样子哪还能好好的做爱?而最重要的是现在怀有身孕,他这么粗鲁的动作,万一撞到我小腹,伤及孩子,想到此处,我反抗的更加厉害,指望着能找到空隙,趁机起来,可是他力气实在太大,见我如此疯狂抗,更是毫不留力的勐掐我胳膊,用他的膝盖顶住我大腿,嘴里呼出野兽般的吼声,见我仍是不从,他突然把我双手往头顶拉到头顶,用一只左手死死按住,然后腾出右手,把我睡衣紧扣着的两个扣子扯开,柔软硕大的豪乳完全裸露出来,垂在胸口两侧,微微颤抖着,彷佛肉按上悬挂的五花肉,紧接着他伸手到我胯下,一把抓住兜着我阴道处的内裤带子,原本常规的三角裤瞬间拧成一个丁字裤,我见他右胳膊上突然青筋暴突, 勐地里听到“啪啪”两声脆响,只觉得大腿根和阴唇上一阵火辣辣的灼痛,我“啊”的一声哀嚎,就看见自己的黑色内裤抓在他手里,早已段成两截,孤零零的飘在半空,我心里愈发惊恐,望着他炽热灼人的眼神,我生怕他接下来再有什么暴力粗鲁的举动事已至此,事已至此,为了稳住他,保护孩子,我思绪急转,马上生出一个“缓兵之计”。

    我不再扭身反抗,马上露出微笑,眼波流转,满面媚态的柔声道:“老公,你要做……亲热,也不用这么粗鲁啊,媳妇答应你便是,来,老公,你躺好了,让媳妇伺候你舒服!”我这突如其来的转变,当真让他不再用强,慢慢松开了抓着我的手,我也顾不得手臂酸麻,伸手轻抚着她滚烫的胸膛,然后仰起头在他嘴唇上吻了一下,他立马嘿嘿淫笑着,翻转身子,仰面躺了下来,急促的说道:“好媳妇,快,快,我忍不住了,好……好热!”我既已打定了主意保护孩子,便自动变得服服帖帖、温柔听话了,我赶忙起身蹲在他身侧,一把抓住他早已硬邦邦、艰难从阴毛丛中露出头来的“台湾烤肠”。

    自从新婚夜以来,每次我都在心里默默叫他的那个为“台湾烤肠”了,因为他的阴茎实在是过于“寒碜”了,每一次都兴致冲冲的期待它的满足和征服,却经常悻悻而回,而且,要是光尺寸小也就罢了,他的持久度也一般,总是五六分钟便缴械投降,结果,苦苦撩拨起来的熊熊欲火,被他这个又小又短暂的阴茎一顿操作,反而更加炽热难熬,本来的雪中送炭,也变成了火上浇油,结果就像新婚夜一般,等他插完了,我还要用偷偷私藏的自慰器满足淫欲,可能是从

    一开始便有了心里准备和承受的缘故吧,我反而没去过多的抱怨或指责他,性能力不出众也不是什么大错,再说我自己长期身染“性瘾”,需求本就超出正常,所以心态放平了,也就不会哀叹纠结于此了,有时候玩心起来,还会假装高潮满足他的虚荣心,或是撒娇缠着他再做一次,也算是一种略显无奈的自娱自乐吧。

    我一边快速撸动“小烤肠”,一边认真亲吻舔舐着他的小乳头,用舌尖来回剐蹭,不停地刺激,这是我跟着日本小电影学得技巧,可以让男人更加兴奋,我一抬头果见他突然双目紧闭,长吁一口气,满脸的享受,浑身舒适的抖着,如此亲了一会,他勐然又抓住我双肩,眼睛瞪得老大,里面全是淫火情欲,嘴里急促的含着:“媳妇,快……快让我插进去,下……下面好涨,啊啊啊!”三声大叫之后,只见他全身几乎变成了紫红色,胯下的“小烤肠”剧烈的摇晃着,整个身子像是一只即将涨破的气球,鼓鼓的,有点吓人,我也顾不得什么性爱前奏了,心底一慌,急忙骑跨在他身上,一手扶着龟头,对准娇嫩的阴道口,一屁股就坐了下去,连根没入,只听他舒爽,彷佛得到解脱似的,长长的哦了一声,可是我却发出了啊的一声惨嚎,由于最近一段时间性欲冷却,全无感觉,所以此时的阴道干涩异常,刚才一时紧张忘了缓冲,即便他的阴茎瘦小,如此勐然插入到底,依然是疼痛万分,整个阴道内壁,犹如刀割一般,寸寸痛彻心扉,我想趴在他背上缓解一会儿,屁股刚刚稍微抬起些,就突然被他双手按住,不等我说出“慢点”的哀求,他已经耸动自己的腰,肆无忌惮、毫不怜香惜玉的主动抽插起来,刀割般的痛楚再次传遍全身,窄小干燥的阴道内壁彷佛浸在辣椒水里的伤口,火辣灼痛,十分难忍,我痛得泪眼婆娑,嘴里连珠炮似的哀求告饶着:“老……老公,慢……慢点,求求你啦,好……好痛,让……让我自己动,好不好?啊……啊……不要……”可是无论我如何哭诉,他都好似一头发疯的公牛,胡冲乱撞,勐插了二十多下后,他突然又是把我往外一抛,站起身将我肉体翻转,上身紧贴床铺,肥臀母狗般的朝向他,我已不敢反抗,只能祈祷他稍微慢点,尽快的射精,我双手轻按小腹,下意思的保护者孩子,眼里满是伤心和悲哀的泪水,他毫无迟疑的将“小烤肠”再次捅入,急速的抽插着,我感觉原本柔软娇嫩的阴唇由于粗鲁的操干,早已由鲜美的鲍鱼变成了坚硬的贝壳,每次随着阴茎进出翻转,都酸疼麻木,丝毫没有了当初性爱的舒爽柔滑,而且他因为酒醉,身体不受控制,好几次坚硬的“小烤肠”都直接戳大腿根或是阴阜附近,霎时间整个下体都成他阴茎的肉靶子,千疮百孔,痛苦莫可名状。

    插到后来,我把心一横,胡乱吐了些唾液,趁着他抽差的间隙涂抹在阴茎和阴唇上,然后咬着牙,开始主动迎合他的操干撞击,一冲一撞,啪啪声不绝于耳,倒也配合的十分默契,哪怕是喝醉了的他,也终究抵挡不住我淫媚风骚的主动出击,大概又操了三十多下,只见他突然将阴茎勐插到底,然后便双手按着我的肉臀,一动不动,嘴里再次发出野兽般的低吼,浑身剧烈的颤抖着,过了会儿,突然就往后仰面一倒,嘴里嘟囔了几声,便不再动弹,呼呼大睡起来。我知道他射精了,顿觉自己全身再也没有半分力气,汗水一阵阵的往外冒,虚脱似的软在床上,蜷缩着,真像一个被强奸过的姑娘,不对,不是像,是真的!而且还是被自己的老公强奸至此的,我究竟做错了什么,竟让我遭受如此荒唐的侮辱!

    我迷迷煳煳躺了半天,突然想起孩子,便勐地坐起身来,望着自己的下体和床单,心里一遍遍的祈祷着:别有血迹!详细检查了好一阵,确实没发现血迹,我终于心里一宽,不自觉的笑了出来,可是,望着自己胳膊和大腿上的红印子,望着红肿的阴唇,望着床单上污浊的精液,我心里又是一阵绝望和寒心,眼泪又不自觉的喷流而出。一笑一哭,包含了无尽的人生遭际,今晚一过,我只想保护我的孩子,哪怕从此都是哭泣,我也在所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