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五行令(第二部) > 五行令(第二部)(09)
    五行令·第二部·第九章

    2019年9月11日

    话说罗云与如玉一番盘肠大战,罗云因喝多了酒沉沉睡去。

    如玉在床上歇息了片刻,方才起身收拾残局。

    她见罗云的衣服乱七八糟丢在一旁,便想着替他收拾一下,手刚拿起他的上

    衣,不料衣服中突然落下一件东西,叮当一声落到了地上。

    如玉有些好奇,捡起那件东西,但见其奇形怪状,全身赤红,中间有一个白

    点。

    如玉不知其为何物,又觉得入手甚轻,看着也是非金非玉,应该不是什么名

    贵的东西。

    那东西正是五行令之一的赤火令,如玉拿在手中把玩半晌,正要将其放回罗

    云的衣服中,此时月光从窗外透射进来,恰巧照在了赤火令上。

    透过月光,如玉勐然间发现赤火令上面竟然隐隐浮现出一段文字,其意晦涩

    难懂。

    如玉看了半晌,却是始终不解其意。

    此时外面传来一声梆子,又有几声喊话声传来,却是三更天了。

    如玉吓了一跳,失手将赤火令掉落在了地上,等再捡起来看时,其上文字却

    是再也不见,连半点痕迹也不可寻。

    如玉正想将赤火令放回原处,又见罗云包裹一角隐隐泛出一阵银光,她好奇

    之下掀开一瞧,顿时大吃了一惊,见数百两银子整整齐齐码在一处,银光泛滥,

    将如玉的眼睛晃得一阵发花。

    如玉暗自想了片刻,伸手推了一下罗云,但见罗云翻了个身,口中兀自说着

    梦话。

    如玉再推了几下,罗云却是迷迷煳煳坐了起来,看着如玉问道:「如玉姑娘

    ,你有什么事吗?」

    如玉将方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罗云原本尚且迷煳的头脑立马清醒了过来,

    他一把拿过赤火令,看着如玉,沉声问道:「如玉姑娘,此事当真?」

    如玉再三回忆,方才用力点了点头,说道:「公子,奴家看得真切,月光照

    在这个东西上面时,的确有文字出现,只是那文字晦涩难懂,我也不知道是什么

    意思。」

    罗云不再犹豫,将赤火令置于月光之下,然后再凝神望去,却没半丝异样发

    生,如玉口中所说的文字亦是没有丝毫踪影。

    罗云狐疑地看了如玉一眼,如玉急忙跪倒在地,急声道:「公子,奴家真的

    没有骗你,方才这东西上真的有异样发生。」

    罗云想了想,伸手扶起如玉,柔声道:「如玉,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如玉摇了摇头,一脸的茫然。

    罗云又道:「此乃五枚五行令之一的赤火令,江湖中人人都想得到它,为此

    有人不惜嫁祸栽赃,也有人不惜杀尽一个门派的人,若说是武林至宝也不为过。」

    如玉惊讶地张大了嘴巴,半晌才回过神来。

    罗云又问道:「如玉,你可知我衣服中除了这赤火令之外,尚且还有数百两

    银子,当时我睡得犹如死猪一般,你又为何不拿了银两悄然离开了,到时就算我

    发觉了,你也已经逃得远了。」

    罗云此话却是在试探如玉,他方才哪里有睡着,赤火令显现异象之时他在如

    玉身后亦是瞧得明白,当时如玉若拿了这些东西逃走,不消片刻就能被他找到。

    如玉犹豫半晌,方才低声说道:「公子,奴家的确犹豫过,想要带着这些东

    西逃走,但一想到公子早上起来,到时若是不见了这些东西,心中定然着急,况

    且奴家一个弱女子,又能逃到哪去,早晚会被公子找到。」

    罗云哈哈一笑,搂住如玉在其脸上狠狠香了一口,笑道:「好如玉,待天明

    本公子就去妓院给你赎身,你以后就跟在本公子身边吧。」

    如玉大喜过望,跪伏在地,口中泣道:「如玉多谢公子大恩,今生今世,如

    玉定然不会背叛公子,永世追随在公子左右。」

    罗云哈哈大笑,伸手搂过如玉,将其按倒在床上,跟着身子压了上去,房中

    再度想起撩人的呻吟声,窗外夜色正浓……到得天明,罗云早早起身,欲带着如

    玉前往妓院赎身。

    二人洗漱完毕,方一走出客栈,迎面却碰到了杨敛和林落二人。

    林落见了罗云,又看了一眼他身边的如玉,冷笑道:「罗公子,几日不见,

    身边就换了个姑娘,是不是早就忘记你的瑛妹了?」

    罗云一阵苦笑,他身旁的如玉却是大怒,正要与林落理论,不料罗云用力拉

    了一下她,如玉不明所以,只得随着罗云远远走开了,尚未走出数步,又听得身

    后林落讥讽的声音:「像这等见利忘义之徒,早晚必遭天谴。」

    罗云带着如玉前往妓院,一路上如玉却是有些愤愤不平,她抬头问道:「公

    子,那人如此侮辱你,你为何要忍气吞声?」

    罗云苦笑道:「我与那姑娘有些误会,待日后误会解除了,自然就好了,又

    何必去争那些口舌之利。」

    二人到了妓院,给如玉赎身的过程还算顺利,妓院老板拿了银子,如玉拿回

    卖身契,两厢皆大欢喜。

    如玉重回自由身,对于罗云更是死心塌地。

    出了妓院后如玉问道:「公子,我们接下来要去哪里?」

    罗云看着街道上来往地人群,一时之间有些迷茫,他想去找闫柔夺回青木令

    ,但一想到莫瑛此时或许正与那欧阳靖到处游山玩水,便又有些心灰意冷起来,

    考虑半晌,方才说道:「我也不知该去何处,不如我们一路游玩,随性而走如何?」

    如玉笑道:「奴家一切都听公子的吩咐。」

    想了想又道:「公子,我听说离此二十里之外有一座庙宇,里面的菩萨很灵

    ,奴家想去那里求个愿。」

    罗云心下好奇,问道:「求愿?如玉你还有家人在吗?」

    如玉有些害羞地低下头,轻声说道:「奴家想为一个人求愿,愿他永远平安

    ,永远开心。」

    话到最后,声音愈发低了下来。

    罗云闻言心下虽然好奇,但也没有继续追根问底,只是说了声好,便与如玉

    一同上路了。

    二人行了半日,再沿着官道转了个弯,遥见黄墙碧瓦,好大一座寺院。

    但见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杏黄色院墙,青灰色殿嵴,再衬以一旁苍绿色的

    参天古木,端的是气势恢宏。

    如玉指着不远处的庙门笑道:「公子你看,我们快到了。」

    二人快走几步,但见门前数丈方圆竟是一个人也没有,既没有前来烧香拜佛

    的香客,也不见寺庙中的和尚。

    罗云心下有些奇怪,不由放慢了脚步,此时如玉也觉得有些不对劲,喃喃道

    :「往常每日前来烧香拜佛的香客不少,今日怎么这么奇怪,居然没有见到半个

    人影。」

    罗云一把拉住如玉,微微摇了摇头,轻声道:「此地似乎有些不妥,如玉,

    我们还是先行离开为妙。

    」

    说着慢慢向后退去,却是全身戒备着。

    方退三步,庙门大开,从中冲出数名劲装大汉,各个舞刀执剑冲了上来,将

    二人围在当中。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又有一人紧随其后,约莫四十来岁,颌下三缕长须,见了二人冷笑一声,道

    :「罗云,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你杀了咱们帮中的白长老,

    又抢走了青木令,这笔血债,今日也该还了。」

    罗云暗道一声糟糕,这真是刚出虎穴,又入狼窝,先前才与杨敛一番恶战,

    此刻竟又遇上了长青帮的人。

    罗云冷眼瞧着眼前众人,这些人虽然都是长青帮的好手,但在其眼中仍是不

    够看,只是如今身边还有一个如玉,待会若是恶战起来,还必须要照顾到她,这

    才是令人头疼的地方。

    那人似乎看出罗云窘迫之处,得意道:「咱兄弟早就知道你要来这个地方,

    故而先行在此埋伏,就是想打你一个措手不及,你若是识相的话,将青木令交出

    来,再自断一条手臂,咱兄弟就放了你二人。若是不然,非但你性命难保,你身

    边的那个小美人嘛,嘿嘿嘿嘿……」

    那人说着发出一阵淫笑,眼神不住上下打量着如玉,围着二人的其他人亦是

    发出一阵会意的笑声,看向如玉的目光中满是淫邪之意。

    罗云闻言冷哼一声,并未说话,反而将如玉紧紧拉在身边,低声交待道:「

    如玉,一会恶战时你定要牢牢跟着我的步伐,不可踏错一步,不然我也救不了你。」

    如玉表情紧张,连连点头。

    罗云深吸一口气,右手抓住如玉左手,左脚一步踏出,却是瞬息间便冲到一

    个汉子身前,左手拍出一掌直直印在其胸口。

    围困罗云的长青帮众帮众未料到罗云说打便打,那汉子猝不及防之下被罗云

    一掌拍在胸口,登时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凌空飞出数丈,重重摔在了地上。

    其他人见状皆是大吃一惊,齐齐发出一声呐喊,各执刀剑冲了上去。

    罗云赤手空拳,身旁又有如玉,只能凭借着身法闪转腾挪,只是苦了如玉,

    被罗云紧紧拉着,脚步踉跄,几乎是被他拖着再走。

    饶是如此,罗云仗着身法高明,亦能在刀光剑影中不断穿梭自如。

    领头那人眼见罗云身法高明,又见一旁的如玉颇为狼狈,眼珠一转,计上心

    来,急忙喊道:「大家伙往那娘们身上招呼。」

    众人闻言,刀剑纷纷改向如玉身上砍去,罗云心中大急,眼见如玉气喘吁吁

    ,浑身香汗淋漓,衣服更被看破了数道口子。

    那帮长青帮的帮众下手极为龌蹉,刀剑直往如玉隐秘地带砍去,如玉脸色涨

    得通红,眼眶泪珠儿不断打转。

    罗云一咬牙,伸手将如玉揽入怀里,右手揽住她的纤腰,足尖在地上一顿,

    整个人带着如玉冲天而起。

    只是若是换在平日他一人时,他这一下定能跳出包围,只是如今他怀里还带

    着一人,成了一个大大的累赘,二人虽然冲天而起,却是在半途就落了下去,罗

    云一低头,就见身下数把刀剑齐齐削了过来。

    眼见情势危急,罗云一声大吼,将全身内力尽数聚于掌心,狠狠一掌拍了下

    去。

    这一掌威力真可说是开天辟地,带起巨大的风声,引起的掌风直将众人的刀

    剑吹得是东倒西歪,罗云趁势落地,足尖再次一点,带着如玉斜刺里飞出,如此

    连续数次,二人远远飞了出去。

    眼见二人如此逃了,那人更是气急败坏,大喝一声追,当下带着众人直追而

    去,他料想罗云带了一人,定然不能跑远,今番定要将他拿下,到时在帮中加官

    进爵自是不在话下。

    罗云带着如玉一路逃窜,听得身后大呼小叫声不断传来,知道长青帮众人还

    在后面紧追不舍。

    又跑了半晌,眼见如玉一张俏脸煞白,知道她已经到了极限,再跑下去,只

    怕会活活累死。

    罗云环视四周,见不远处有座林子,干脆一下将如玉扛在肩膀上,整个人直

    往林中掠去。

    二人到得林中,罗云不敢停下脚步,又奔跑了片刻,直到林中深处才停了下

    来。

    此时林中昏暗,光线比林外更要昏暗数倍,罗云将如玉放在一棵大树下,又

    从腰间掏出水囊递了过去。

    如玉不断喘着粗气,在地上坐了好一会儿,方才颤抖着双手接过水囊,她也

    顾不得形象,拿起水囊往口中狂灌了数口,一颗心还在疯狂跳动中。

    如玉有些后怕地看着罗云,颤抖着声音问道:「公子,为何这些人要杀我们?」

    罗云苦笑道:「他们以为我杀了他们帮中的长老,又抢了他们的东西,故而

    四处追杀我,如玉你要是害怕,我们就此分道扬镳吧,我也不能因为这事反而害

    了你。」

    有那么一瞬间,如玉真想与罗云就此分手,看那些汉子如此凶神恶煞,自己

    若因此落到了他们手里,定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自己大好年华,又何必因此整

    日过这担惊受怕的日子。

    但她又转念一想,自己如今虽为自由身,但家中父母早亡,自己在这世上也

    再无一个亲人,若真与罗云分手,自己又该往哪里去。

    自己容貌姣好,只怕也会引起一些淫贼的觊觎,到时落到了他们手里,只怕

    亦是被人日夜玩弄,亦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再者自己如今身无分文,若想要在这世上生存下去,只能重新卖身,过着与

    从前一般看人脸色的生活,这种日子她真是过够了。

    如玉抬起脸庞,勉强笑了一下,说道:「公子,奴家曾经发誓终生追随公子

    左右,如今公子有难,奴家更不能抛下公子独自逃生,还请公子不要再说了。」

    罗云心下感动,又打量了一下四周环境,道:「如今我们在这林中深处,那

    帮人轻易不敢进来,即使来了,凭着林中众

    多树木,我也能将他们各个击破,如

    玉你且好好歇息一下,我去四周查探一番。」

    说着身子一跃上了一棵大树,整个人在林间树木中不断穿梭。

    罗云往来时方向赶去,耳中隐隐听到不断有人声传来,待离林外约莫百步时

    ,见有数人正摸索着往林中而来,看样子正是先前长青帮的众人。

    罗云屏息凝神,远远观察着他们,就见众人四下里散开,那香主大声道:「

    兄弟们,那小子带了个娘们,定然跑不远,咱们今天定要拿下这个大功,到时帮

    主赏赐下来,少不了兄弟们发财。」

    众人轰然应诺,各个抖擞精神,形成一个扇面往林中而去。

    罗云犹疑片刻,纵身往如玉所处位置而去,少顷到了那里,见如玉坐在树底

    下竟然已经睡着,看着她略显苍白的面容,罗云心中颇为过意不去,自己被人连

    番追杀,如今还要连累这个无辜的女子,遂打定主意,待得此间事了,定要问清

    她家在何处,送她回家。

    罗云轻轻拍醒如玉,如玉尚在睡梦中,被人拍醒,身子勐然打了个寒颤,刚

    想惊叫出声,见是罗云,又急忙问道:「公子,发生了什么事?」

    罗云轻声道:「他们进林子里,我们再往深处走一走,找个地方先躲一下。」

    说着抱起如玉,往林中深处而去,如玉双手环住罗云的脖子,面色通红。

    再说那数十名长青帮的帮众形成一个扇形往林中而去,那香主则在后头压阵。

    那香主姓姚,名唤姚大年,乃是长青帮二十四香主之一。

    长青帮内除了帮主和长老之外,另设十二堂主和二十四香主,皆是江湖上早

    已成名的人物。

    这姚大年能够位列二十四香主之一,武功自然不俗,擅使一对铁掌,武功可

    开碑裂石,江湖上人称「铁掌无双」。

    此刻姚大年驱使着众多手下,一路往林间而去。

    他先前得知罗云往寺庙而来,便早早带人驱散了僧众,暗自埋伏了起来,只

    待罗云一入庙门,当可让他陷入天罗地网,无处逃出。

    不料罗云似乎看穿了他的计谋,竟然半途而退,无奈之下他才指挥众人出击

    ,想着那罗云带着一个娘们,打起来定然束手束脚,自己或许也有机会。

    不料罗云武功实在太高,带着一个娘们的情况下竟然还能逃脱众人包围,他

    一面遣人去招援手,一面带着剩下的人马紧追不舍,如今罗云被困在林中,他便

    想着冒险入林。

    数十人缓缓往林间行去,各持兵刃护在身前,方才罗云那一掌对于他们的震

    撼实在过大,由不得他们不小心翼翼,若是被那一掌拍在身上,只怕整个人都要

    四分五裂。

    姚大年随在众人身后,双眼不住四下打量,他们已渐入林中深处,高大的树

    木随处可见,将顶端的日光遮了个七七八八,林间显得无比昏暗,再加上一些不

    知名的鸟叫声,反倒让人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再行片刻,仍是未见罗云二人的踪影,姚大年有些后悔自己太过冒失了,应

    该等了援手来了再入这林子。

    但转念想到帮主发下的悬赏令,除了诸多赏银之外,更是能让自己位列长老

    之一,说不定还能得帮主亲手指点一二,要知道司徒帮主的武功在江湖中也当可

    位列前十了,若能得他指导一招半式,武功定然能够突飞勐进。

    一想到这,姚大年的嘴角不由划过一道弧度。

    眼见众人渐行渐缓,姚大年勐然一惊,从方才的臆想中回过神来,这才发现

    不知何时起,林中竟然是变得悄无声息,除了他们脚步发出的沙沙声外,方才还

    在啼叫的那些鸟儿,此刻竟然也是没了声息。

    姚大年暗觉不妙,正要张口招呼众人离开,突然眼角瞥到不远处的树下似乎

    站着一个人影,只是林间光线昏暗,看不清那人的面容。

    姚大年一惊,急忙停下脚步,眼睛直勾勾看着那人,那人此时却也正在盯着

    他,二人四目相对,姚大年背后勐然冒出一片冷汗,正欲惊呼出声,却见那人突

    然拔地而起,身影在树梢间打了个转,却是就此消失不见了。

    姚大年吃了一惊,急忙快步奔向那棵数下,抬头向上观看,不料却见方才那

    个身影正藏在树梢间,见他抬头,勐然扑了下来……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

    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