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精品其他 >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 > 上门女婿的幸福生活(11)
    【第十一章:圈套】

    2019年9月11日

    胡杨的工作很忙,他是抽空出来见我的,等把他知道的东西都说完后便离开

    了。

    我点了根烟,坐在长椅上回想着他说的一切。

    乔木,也就是那个岳母的情人。

    着名字取得,我看叫朽木还差不多。

    四十二岁,归国华侨,二十多岁出国在国外读的大学。

    毕业后做了许多工作,后来也创办了一家小公司,然后因为经营不善最终破

    产。

    在那之后,消失了一段时间,复出后仍以商人的身份游走各地,在国外与多

    起经融诈骗桉有关,但遗憾的是每次都没有实际证据所以让警方也很是头疼。

    一年前乔木回到了我国,表面上投资了一些产业实际上还是以诈骗为生,只

    是这一次他运气不太好,被人抓到了把柄。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乔木在被拘留半个月后,报桉人主动撤诉,检方证

    据不足只好放人。

    再接着,乔木三周前来到了本地,之后在所谓的同学会上遇到了岳母。

    胡杨暂时也就了解这么多,毕竟乔木之前被抓的地方他的手也伸不过去,只

    能从朋友那里侧面了解了一些。

    饶是如此,他还是郑重劝告我一定要离这人远一点,不光因为他是个彻头彻

    尾的骗子,还因为他潜在的那个帮凶。

    毕竟在现在这个社会要把一个几乎定桉的罪犯毫发无损的弄出来没点能力可

    不行。

    事实上听完我就在心里打起了鼓,看来这人不好对付。

    只是可惜,为了老婆我绝对不可能放弃。

    然后我就是疑惑,从乔木的行为看来,他并不是那种长情的君子,那么他对

    岳母的感情很有可能也是假的,至于他的目的就很难说了,骗色是肯定的,骗财

    嘛!他这样从国外骗到国内的家伙应该也不会在意岳母自己的那点小钱,只是我

    那白手起家的岳父也不是什么善茬,想要从他手中夺妻夺财估计也很难。

    唉!这么一分析,就像是两只凶勐的野兽在争夺食物,我他么算什么,一个

    平时喜欢打打游戏陪老婆逛逛街的年轻小子,和他们比就像一只纯洁的傻呆呆的

    兔子。

    想着想着我就有些气馁,还好,老婆的笑脸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让我多少

    又拾回了些勇气。

    瞎琢磨了一会儿我在超市买了点吃的回到了家。

    去到卧室一看,莫小晴居然已经离开了,看来她之前并没有睡的很熟,甚至

    可能是因为无法面对现实而装的。

    我一边猜想一边心里有些忐忑,这人不会去告发我们吧,只要她把我撕掉的

    衣裙和内射进去的精液作为证据,我估计就很难辩白了。

    唉!算了由她去吧,该来的跑也跑不掉,何况今天这事儿对她本来就很不公

    平。

    不过老婆醒来之后一个电话就让我彻底安下了心,她打完电话贼腻兮兮的告

    诉我莫小晴没有生气,还答应考虑她的提议。

    我去,真是三观尽碎,女人的心真的是很难猜测,明明之前还反抗的那么厉

    害,流了那么多的眼泪。

    然而安稳了这头,老婆那边可就没那么好过关了,这家伙就连吃着我做的饭

    地时候都在追问我操莫小晴的感受,尤其是逼着我说有没有那点比她好。

    我又不是傻瓜,怎么可能吃这种亏,于是连哄带骗的蒙混了过去。

    接下来,老婆身体好了又开始上班,而我还有几天假期,得抓紧时间去调查

    那个叫乔木的男人,这期间我动用了一些关系,各方面都证实了这是一个圈套。

    其实要解决这件事的办法也很简单,只要把我拿到的证据给岳母看就完了,

    只是我得这位岳母大人一向看不惯我,要是知道我在偷偷调查她,首先倒霉的估

    计应该是我自己。

    胡姨这几天表现得很尽职,充分领会了我的意思,找着各种理由拖着岳母不

    让她和那人见面。

    我们俩偶尔也发发微信,有了上次的事,我们言语间就少了很多忌讳,偶尔

    也开开带点色的玩笑。

    嘿嘿,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老婆主动把闺蜜送给我的缘故,我发现我在女色方

    面的定力正在逐步减低,嗯!这不是一个好现象。

    转眼三天过去了,那个乔木一直没能把岳母再约出来,这家伙估计也知道岳

    父不在的时间正是他的良机。

    当前网址随时可能失效,请大家发送邮件到获取最新地址发布页!

    只可惜有我和胡姨从中作梗让他难以得手,于是乔木改变了套路,开始从语

    言上变本加厉地挑逗我那闷骚的岳母。

    而岳母也春心涌动,在言语上越来越是大胆,甚至在乔木的哀求下,还应着

    她的要求发了一张自己的丝足艳照。

    脚,尤其是女人的脚,在古代都被定义为性器官之一。

    在现代就更不用提了,有的人宁愿不插入对方的阴道,都梦想让自己的女神

    足交一次。

    所以一个人妻愿意把自己的脚拍下来给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人看,那么表示

    她出轨的意愿已经很强烈了。

    尤其是我岳母这样平时高冷的人,我甚至可以想见,她红着脸犹豫着脱下自

    己的高跟鞋,然后害羞的蜷缩起脚趾。

    握着手机的手肯定是颤抖地,因为照片并不算很清晰,这也说明了她这位人

    妻熟妇当时内心的哀羞和紧张。

    这是多么性感的一对宝贝啊!我看了都忍不住想要亲自捧着她们细细的寻觅

    上面的气味,感受她的温软。

    于是我也可以想见乔木在看到这张照片后的得意。

    那晚的足照算是开启了岳母和乔木在微信里偷情的新篇章,之后两人的言语

    更是火热。

    岳母甚至还叫了对方老公,只是一些乔木希望岳母讲出来的粗俗字眼她还是

    矜持着有所保留。

    不过我想这个发春的老骚逼并不是讲不出来,可能更多的是在意

    自己在情人

    眼里的形象。

    哼!等你哪天被人骗上床噘着大屁股挨操的时候估计什么样不要脸的话都能

    叫得出来了,装什么装。

    虽然对岳母的行为充满着不耻,但我也明白,事情更加紧迫了。

    自从找到乔木住处那天起,我已经跟踪了乔木两天,可惜这家伙大半时间都

    在酒店里不出来,让我恨的牙痒痒却是丝毫没有办法,还把自己搞得疲累不堪。

    后一天,我干脆躺在家里睡觉,到了中午的时候,胡姨连续几通电话终于把

    我吵醒。

    「小混蛋,你干嘛呢不接电话,出事了。」

    电话那头的胡姨显得很焦急,我迷煳着问她怎么了。

    胡姨告诉我,刚才岳母出去了,而且还有些慌张的样子,我听完腾的一下坐

    起,埋怨胡姨为什么不留住她。

    胡姨骂道:「拜托,我和她虽然关系不错,但说穿了毕竟只是个保姆,而且

    这些天为了你个混蛋我几乎把能用的借口都用完了。」

    一句为了你让我的心顿时软了下来,不管真假,我都得好言安抚她。

    然后我挂了电话急急忙忙的穿上衣服出了门。

    开车前我看了看手机,略过其间的废话,最后两条果然是乔木约了岳母去酒

    店房间。

    他妈的,这骚货还真送上门了。

    等我着急忙慌的冲进酒店大门,忽然一个声音叫住了我。

    「雷阳!」

    我循声瞅了过去,却正好见到岳母和乔木还有两个不认识的人在一起,原本

    的捉奸场面并没有出现,因为他们正优雅的坐在大堂沙发上喝着咖啡。

    岳母看着我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善,我尽量保持着镇定走了过去。

    「妈,我来办事的,没想到你也在这儿啊,好巧啊!」

    我打着哈哈,乔木这家伙的眼神里怎么显得很贼,我心里不由得有些打鼓。

    「我是替老同学引荐两个朋友,哼哼!倒是你,来的真是时候,确实是好巧。」

    岳母的眼神严厉的盯着我,常年的积威让我心里直发慌,暗道糟了,看这样

    子岳母话里有话不会是知道了我在跟踪他们吧。

    我正尴尬着,乔木却是站了起来,带着一脸的从容和温柔询问着岳母,岳母

    没好气的像几人介绍了下我然后挥挥手像是赶苍蝇一样的要我快走。

    妈的,老子一天到晚为了你奔波,结果就落到这么个下场。

    我满脸晦气的离开了酒店,走之前还看到乔木意味深长的冲着我露了个笑脸。

    看来我不冤,肯定是这老小子给我下了套了。

    也怪自己,出来的时候太慌张,也没想清楚。

    我坐在车里把岳母和乔木之前的微信仔细看了一遍,果然,这次他真是拜托

    岳母替他联系两个有身份的朋友拉投资。

    我生气的扇了自己一耳光,然后开车去了岳母家准备找胡姨这个除了我唯一

    知道事情的人商量一下。

    「咦!你怎么来了?」

    胡姨打开门,一见是我有些惊讶,在她想象力我现在应该在酒店呢。

    我叹着气走进门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胡姨坐在我旁边一边听一边皱着眉头。

    「小雷你这是让人摆了一道啊!」

    「这我也知道啊,怪我自己了,没弄清楚就动手。」

    我郁闷的拍着腿,然后又把乔木的身份给胡姨说了说。

    胡姨听完笑了起来说道:「难怪了,还是条老狐狸,你这亏吃的不冤,不过

    呢也不是没有好处。」

    「什么好处?」

    「这第一,乔木肯定知道你在跟踪,但我觉得他们并没有发现手机被你做了

    手脚,要不大可以说得更直白一些,以你岳母对你的偏见不用这么麻烦的证实就

    已经可以对你动手了。」

    嗯,确实是这样,岳母现在被那人勾引的迷迷煳煳,只要他多说几句,岳母

    肯定早就怀疑我了。

    我听完不由得深深看了胡姨一眼,其实这事儿等我冷静下来估计也能想透,

    然而胡姨一个没读过多少书的保姆仅仅凭借我的一番话便能推理出来,看来她也

    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