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历史穿越 > 盛唐绿帽公 > 第24章 审案1
    下了马车的段简,在跟王炳忠等人说了几句话之后,就独自拄着拐杖,向大理寺里面行去。因为王家药铺一案,牵扯甚大,加上皇帝跟文武百官都在注视,所以,为了避免节外生枝,产生不必要的麻烦,除了被邀请关审的几十位长安城的乡绅名宿之外,就是被审讯的王家药铺一干人和那被毒死之人的亲戚,还有就是段简这个额外出现的人,剩余之人,全部被阻拦在衙门大门外。

    走入大理寺之后,段简并没有直接进入公堂,而是被差役安排在了公堂旁边的偏堂,不仅段简在这里,就连王廿二郎跟那个叫做唐炳轩的王家药铺的坐堂大夫,就看到他年纪也不算太大,也就是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的年纪,看起来也挺斯文的,一看就是一个老好人,只是,也不知道是害怕还是什么原因,看起来满脸惊恐的神情,眼神涣散,默默的坐在那里。

    “段段贤侄,怎么是你,难道这件事连你也牵扯到其中了,这这可怎么办,还有谁能够救我们出去,我是冤枉的,我是冤枉的呀!”跟唐炳轩不一样的是,一边的王廿二郎,看的突然出现的段简,先是一喜,而后又瞬间沮丧的喊道。

    “廿二叔,莫要着急,小侄这次之所以进来,是前来搭救你们的,小侄已经找到了此案有利于你们的证据,等会就能够将事情真相大白于天下,你们莫要担心了。”看到廿二郎那快要发疯的样子,段简慌忙说道。

    “啊,真的,真的是这样吗?你说的都是真的,我就说,老天还是长眼的,现在我们终于有盼头了。”一听段简此话,不仅廿二郎欣喜异常,旁边早就已经任命的药铺伙计跟沉默不语的唐炳轩也眼中泛着喜色的看着他。

    就在他们想要在问点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旁边,传来一阵山呼一般的喊声,同时还有那阵阵木棍敲击在地上的声音,一时间,刚刚有些喜色的人们,顿时又底下了头,同时,旁边有几个差役,来到门口大呼着,让他们赶快道大堂上去。

    段简因为拄着拐杖,走的最慢,当他走到大堂上面的时候,里面已经跪满了人影,而在大堂的上面做着两个穿着官服的人坐在上面,一个穿着紫服,一个穿着朱衣,穿紫服者,段简比较熟悉,正是大理寺卿赵友光,而那个穿朱衣之人,段简虽然不认识,可既然是大理寺跟刑部联合审理,那么此人肯定是刑部的官员了,而刑部能够穿上朱衣之人,也就是两个侍郎而已,左侍郎是王炳孝,此人就应该是右侍郎崔梦忠了。

    看着坐在正堂上面的崔梦忠,段简的心中就是一阵不爽,都说同行是冤家,确实如此,崔梦忠跟王炳孝同在刑部当官,级别还一样,平时就因为权利的斗争而互相敌视,更加严重的是,崔梦忠出身于另外一个五姓七望的大家族,清河崔家,而清河崔家自来与太原王家就不对付,明争暗斗从来都没有消停过。

    特别是大唐立国初期,因为王家支持李渊起兵有功,得到唐王朝的大肆封赏,清河崔家却因为支持窦建德而遭到唐王朝的打压之后,崔家就慢慢的弱势于王家了,只是崔家毕竟家大业大,这些年来,凭借着深厚的底蕴,又慢慢的崛起,而王家却因为朝廷的打压,特别是武则天当政后,更是处处削弱他们,从而导致两家又慢慢的相互平衡了。

    这种情况下,崔梦忠如果不好好的利用这个机会,来对付王家的话,那可就真的是见鬼了。

    看到人员已经来的差不多了,身为主审的赵友光,猛的一摔手中的惊堂木,身边的两排差役顿时一阵大喝‘威武’,让大堂中间原本就胆战心惊的众人,此时变得更加惶恐不安,有人甚至面色发白,汗流如注,有没有尿裤子就不知道了。

    “堂下众人听着,今日某与崔侍郎奉皇命,联合审理王家药铺毒死孟老根一家三口一案,希望尔等能够老实回答,否则的话,如果有半句谎话,某定让你们知道知道这大理寺的厉害。”赵友光对着下面众人大声呵斥道。

    “我等明白。”听到赵友光的话,下面众人慌忙回答道。

    看着下面众人那种惶恐的样子,赵友光心中感到一阵舒服,只是当他看到站在最后面,拄着双拐的段简的时候,心中这丝舒服顿时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苦笑跟担心,虽然他不知道段简那天在那些证据上面,发现了什么东西,可他知道,段简发现的东西肯定是非常重要的,而今天这个案子会不会出现什么变化,就看这个少年的了。

    就在赵友光想着这些的时候,一边的崔梦忠已经开始询问起案情来了,虽然是他跟赵友光联合审理,可赵友光毕竟官职比他高,所以,这一些问话的粗活就落到他身上了。

    “孟博友,某看你所写的状子上面说,你叔父一家就是在吃了王家药铺治疗瘟疫的药之后,中毒身亡的,可有此事。”

    听到崔梦忠的问话,下面一个跪着的,二十多岁的青年急忙回答道“正是这样,我叔父一家三口,中毒的前一天,不知怎么的就染上了瘟疫,无奈之下,就到了王家药铺治病,到那之后,那个坐堂的大夫给看了之后,就说么有大碍,吃几服药就行了,当时就写了药方,并且在他们药铺抓好了药材,就回来了,没想到,晚上的时候,我听到隔壁叔父家中传来一阵惨叫声,慌忙跑了过去,一看才知道,他们正躺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挣扎着,同时七窍流血,分外凄惨,看的这种情况后,我就要去找大夫,可惜,还没有来得及,我叔父一家三口一家离开人世了,就连我那不足十岁的族弟,也悲惨死去,我叔父一家死的如此凄惨,还请御史崔侍郎明察秋毫,给我叔父一家报仇雪恨呀!”

    不得不说,这个孟博友说话还是非常有条理的,一番话没有多余的意思,就这么清楚明白的表露出了当时的真实情况。

    “孟博友,你叔父既然是中毒而死的,那么你怎么知道,他们是吃了王家药铺的药才中毒而死的,要知道,王家药铺跟他们无冤无仇,再说了,那么多的人都到王家药铺抓药看病,可除了你叔父一家,却没有一个人出事的,你可有证据。”崔梦忠又开口问道。

    “我有证据,有证据,原本我也以为我叔父一家是无意间吃了有毒的东西或者别的原因,可在我报案之后,县衙的衙役来搜查之后,就发现了当晚我叔父一家并没有吃别的东西,只是吃了王家药铺开出的药,同时,他们还从我叔父家中残留的药材中发现了一味叫做‘甲子桃’的药材,据说此物最是厉害,只要人们吃下一点,就会当场丧命,而我叔父一家死亡的原因,就是吃了这掺了‘甲子桃’的药材,才死去的,崔侍郎您说,这不是药铺的人下的毒手,会是什么人干的,我叔父一家,可是远近闻名的老实人呀!”孟博友说道。

    听到孟博友的话,崔梦忠又对一边说道“wn县差役可在。”

    崔梦忠的话音一落,就看到一个穿着常服的壮汉抬起头说道“回禀大人,wn县衙役班头赵六在此。”

    “好,赵六,既然你在,那么某问你,刚才孟博友所说的一切,可是属实。”崔梦忠问道。

    “回崔侍郎的话,刚才孟博友所说的一切都是实情,此事也是某亲眼所见,没有差错。”赵六说道。

    “既然如此,来人,将物证拿上来。”崔梦忠有对着一边的差役喊道。

    崔梦忠说完不一会,一个差役就端着一个条盘走了进来,上面放在段简曾经见过的那些证据,药方,药材,一个黑瓷碗。

    当这些东西端上来之后,崔梦忠就一拍惊堂木,厉声对跪在下面的王家药铺的人说道“唐炳轩,你身为王家药铺的坐堂大夫,那孟老根也是你亲自治理的,他们的药方也是你亲手开出来的,不知道,你对刚才孟博友所说的事情,可有意见。”

    “回禀崔侍郎,那药方是我开的,药材也是我们药铺的伙计抓的,可我的药方上面根本就没有‘甲子桃’这味药才,身为行医之人,我知道‘甲子桃’乃是剧毒之物,平时根本就不会轻易给人开的,又怎么会为了治疗一个小温病就开出这种药,草民是冤枉的呀!”唐炳轩听到崔梦忠的问话之后,满脸都是激愤跟不甘的说道。

    “不错,不错,大人,当时某也在场,还看了一眼唐大夫开的方子,那就是一张普通的治疗瘟病的药方,根本就没有‘甲子桃’这位药材,怎么会毒死人呢?这其中肯定有内情,我们是冤枉的呀!”唐炳轩的话刚刚说完,一边的王廿二郎也急不可耐的开口说道。

    求收藏,求推荐,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