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历史穿越 > 盛唐绿帽公 > 第381章
    《史记·项羽本纪》:“秦始皇游会稽,渡浙江,梁与籍俱观,籍曰:‘彼可取而代也。’”

    这是‘取而代之’第一次出现在世间,而世间恐怕也只有楚霸王这种盖世豪杰才能够说出如此霸气的词句。

    只是,这个词虽然霸气,可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是一个让人极为反感和充满戒备的话语。

    特别是对于有一定地位之人来说,当有人在他面前说出这个词的时候,往往代表的都不是什么好现象。

    可现在,李治,一个皇帝,还是大唐最为强盛时期的一代君主,居然此时此刻说出这番话来,则能不让人感到惊恐不已。

    “陛下万勿如此,臣妾万万承受不起,如果陛下怀疑臣妾的话,臣妾愿意追随陛下而去。”

    李治这番可谓是惊世之言,就连平素大胆包天的武媚娘也难以承受,只能跪在地上,满脸哀怨的说道。

    整个大殿中,除了武媚娘那哀怨的声音之外,再无一点杂音,无论是太子李显还是裴炎等人大臣,此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哎,媚娘何必如此,朕只是想说些心里话而已,你又何必如此,再说了,朕说的只是万一,朕相信,只要有你在一旁辅助,七郎肯定能够治理好我大唐的。”李治却有些无所谓的说道,可能对于现在的李治而已,人世间的一切都不算什么了,功名利禄,地位名声,该享受的他已经都享受了,此时的他,恐怕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坦荡的人。

    “万万不可,事关朝廷江山社稷,怎能如此随行,还请陛下收回成命,要不然的话,臣妾也无颜活在世上,只能跟随陛下而去。”武媚娘依然强硬的求情道。

    “哎,好,好,好,既然媚娘如此要求,朕就答应你,先前之事,不再提了,你可满意了。”李治无可无不可的说道。

    “陛下圣明,天后娘娘圣明,我大唐有‘二圣’所在,又何谈不兴呢?”听到李治在武媚娘的要求下,收回了先前的许诺,裴炎等人立马松了一口气,同时急忙开口恭贺道,对于他们来说,他们效忠的对象可以是傻子,也可以是孩童,只要对象是男子就行,无论武媚娘多么有能力和手段,身为一个女人,她最多只能以太后的身份临朝听政,想要向男人一样,登基称帝,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朝堂之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父皇明鉴,对于政事,儿臣今后一定多向母后请教,还请父皇放心。”太子李显也及时表态。

    “好,好,好,如此就好,如此,朕到了九泉之下,也能够瞑目了,哈哈...........”

    看着眼前这一幕,无论这些人心中是怎么想的,李治却觉得心中颇为满意,只是乐极生悲,原本想要笑几声,却刚刚张开嘴,就觉得眼前一黑,再一次的陷入了昏迷中,而这一次之后,他却再也没有苏醒过来。

    “陛下,陛下,来人,来人,快点看看,陛下这是怎么了,无论如何,一定要将陛下给救醒,要不然的话,本宫一定将你们全部处死。”

    看着突然昏迷的李治,武媚娘急促的喊道,而在刚才退出殿外的太医们,又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只是,在经过了一番救治后,所有太医却全部摇起了脑袋。

    所谓‘药医不死人’,无论医术再高的大夫,面对必死之人,也没有回天之力,而此时的李治就是这样,从小身体虚弱,在加上生性好色,身子早就已经衰弱的不像样了,更不要说他还拥有李家遗传的头痛顽疾,其实就是脑血管疾病,在加上长时间吞吃那些道士炼制的所谓‘仙丹’,可以说,他能够活到现在,都算是一个奇迹了。

    不要说只是眼前这些太医了,就算是将历史上有名的大夫全部找来,恐怕也回天乏术。

    看到所有太医纷纷摇头,无论是武媚娘还是李显,此时心中却没有半点悲哀和痛苦,反倒多了几分庆幸和解脱的感觉。

    李显的想法很简单,只要李治死后,他就是当之无愧的大唐皇帝了,独掌乾坤,天下归心,再也不用担惊受怕的过日子了。

    而武媚娘的想法却有些难以启齿,如果说在刚才李治说出‘取而代之’这句话后,她心中还是颇为感动的话,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考虑之后,他已经渐渐明白了李治的真实想法了。

    李治并不是真的想要让他‘取而代之’,而是借机将他‘取而代之’这个想法给彻底断绝而已。

    要知道,此时此刻的武媚娘已经不仅仅只是一个皇后了,随着这些年来她的多方运作,整个大唐天下,所有的军政可以说,她已经掌控了一半还多,所以,不要说李显这么一个毫无根基的皇帝了,就算是李治,此时也奈何不了她了。

    而等待李治死后,李显登基,更加没人能够压制她,假以时日,‘取而代之’简直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李治先前的这番话,却不亚于明着逼她表态,让她放弃了‘取而代之’这个念头,这样一来,即使以后他真的权倾天下,却依然无法改朝换代,大唐还是大唐,等到她死去之后,李治或者说李显的子孙依然是大唐的主宰。

    如此一来,武媚娘心中又岂会不抱怨李治。

    即使心中抱怨,可表面上武媚娘却依然表现的极为激动,厉声喝道“一群饭桶,亏陛下往日对你们多方看重,到了此刻,正是用你们的时候,你们一个个却束手无策,莫非真的想死不成。”

    “启禀天后娘娘,不是我等不尽力,而是陛下此刻的身子已经油尽灯枯了,我等只是凡夫俗子,岂能改变天意。”一个带头的太医站出来说道。

    “混账东西,居然还敢顶嘴,来人,将他给本宫拉出去砍了。”急怒之下,武媚娘怒喝道。

    “慢,慢,天后娘娘手下留情,江医正性子直率,言辞鲁莽,还请娘娘饶他一命。”看到侍卫拖着带头的太医就要将他给拉出去,许多太医忍不住开口哀求道。

    “哼,想要救他,除非你们治好陛下,要不然,本宫就今日一定要砍了他来给陛下陪葬。”武媚娘满脸狰狞的说道。

    听到武媚娘这番话,众多太医全部呆愣了起来,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阵后,纷纷无奈的一阵摇头。

    “启禀天后娘娘,微臣倒是有一个办法,可以一试,只是具体如何,却不可知之。”就在众多太医纷纷束手无策之时,一个声音传了出来。

    众人转身一瞧,说话之人不是别人,正是最善针灸之术的太医,秦鸣鹤。如果对历史有所关注之人,恐怕对此人不会陌生。

    看到说话之人后,所有太医全部纷纷松了一口气,先不说这秦鸣鹤医术惊人,就凭借他这段时间以来,李治几次化险为夷都是他的手笔,所有太医都不会认为他是空口白话。

    原本只是想要做做样子的武媚娘,看到真的有人站出来之后,心中也一阵为难,想了想之后,才说道“秦太医,不知道是何办法,你说出来,让本宫和太子还有诸位爱卿听听。”

    “启禀天后娘娘,陛下虽然已经油尽灯枯,可还有一线生机,陛下此时昏迷,乃是淤血凝固于头顶之顾,只要使用金针刺穴之术,将陛下头顶多于的淤血给释放出来,就可让陛下恢复清醒,到时候,在使用汤药进行调养,假以时日,陛下恢复也是有可能的。”秦鸣鹤说道。

    听到秦鸣鹤这番话后,诸多太医纷纷点头称赞,可惜,他却没有发现,武媚娘此时的眼中已经充满了寒光和杀意。

    “太子和诸位爱卿觉得秦太医此番治法可行否。”听到秦鸣鹤这番话后,怪异的是,武媚娘并没有询问那些太医,而是转身看向了太子李显和裴炎等大臣。

    猛的听到武媚娘这番询问,太子李显和裴炎等人都愣了一下后,随即才听李显答道“儿臣无能,不知此法可行否,只是既然秦太医提了出来,而秦太医是父皇身边的老臣了,此法应该无碍。”

    “臣等附议。”李显说完后,裴炎等人也开口说道。

    听完李显和裴炎等人的回答后,武媚娘眼中却露出了鄙夷之情,却并没有做出决定,而是又向秦鸣鹤询问道“秦太医,你所言之法,能够保证陛下苏醒否。”

    听武媚娘的询问,秦鸣鹤却有些犹豫了。

    “这..........”

    看着秦鸣鹤的样子,武则天脸上带着一丝冷笑的说道“哼,原本本宫还以为秦太医是一个老成之人,没想到你为了救助同僚,居然连这种弥天大谎都敢说出来,实在是可笑至极。”

    说道这里,武媚娘看了一眼众人,才又接着说道“众人都只,人身之重,最终在脑,人脑乃是六阳魁首,岂能青动,还说什么只用金针刺穴将淤血派出,你可想过,万一因此而导致陛下有所损伤,将会对朝廷和大唐带来何等灾难,如果不是看在你是朝廷老臣,又这么多年在陛下身边辛勤照料的份上,本宫恐怕回忆谋逆来治你之罪,还不快速速在想办法救治陛下,再敢提如此荒谬之言,小心你的小命。”

    一番怒斥,让主动太医纷纷汗流浃背,两股战战,他们怎么也想不到,武媚娘居然会说出这么一番话,虽然许多太医心中已经有了想法,可却无人敢说出来,甚至刚刚有了这个念头,他们就急忙将他给抛到了脑后,能够在皇宫中当太医之人,无不是家中传承已久,对于皇宫之中各种肮脏之事,从小就受到家中长辈的教导,所以,对于明哲保身来说,他们可是非常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不该说话的了。

    “不知太子对本宫的处置觉得如何。”怒斥完了秦鸣鹤,武媚娘又将话题引到了太子李显身上。

    刚才在武媚娘怒斥秦鸣鹤之时,李显以及觉得有几分不对劲了,毕竟现在的李治是什么情况,所有人都非常清楚,即使不适用秦鸣鹤的办法,李治恐怕也难逃一死,可如果真的适用了秦鸣鹤的办法,说不定真的有奇迹发生,可这种办法,却被武媚娘给否决了。

    李显虽然懦弱,却不是傻子,他可不认为武媚娘这番话真的是因为过于关切李治而做出的决定,可惜的是,此时此刻,他即使在想有所反驳,却因为往日的威压,让他提不起这个胆子。

    可他虽然无奈,却也知道,如果今日不能成功将自己这个母后的威严给打压下去的话,以后他的日子会过的更加难受。

    想来想去,李显只能狠狠的一咬牙,开口说道“回禀母后,母后刚才所言不错,父皇乃是我大唐皇帝,最为尊贵之人,又岂能轻易动手,只是儿臣也不通医理,听说裴爱卿研究医术,不知此法可行否。”

    关键时刻,李显将战火引到了裴炎的身上。

    听到李显的话,裴炎那低垂着的脑袋上,眼皮就是一阵跳动,心中一阵为难,对于裴炎这个纵横朝堂数十年的不倒翁来说,无论是武媚娘的心思,还是李显的想法,他都一清二楚,也非常清楚,两人心中对于李治的安危并不真的放在心思,他们真正的目的是想要借机来压制对方。

    只是让他没有想打的是,李显居然将战火引到了他的身上,而这却是他目前最不希望看到的一幕,对于他来说,最希望的就是,让李显和武则天相互攻击,而他在其中作为第三方进行平衡,哪一方形势不妙,他就加入奶一方,对付另外一方,只有如此,他这个丞相的位子才能够做到最好,也唯有如此,他才能代表天下的世家大族,从整体大唐朝廷中,得到更多的利益,可惜的是,李显这一下子,让他的所有打算全部灰飞烟灭,只能直面武则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