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 都市言情 > 柯南之所谓记者不好当 > 第两百六十三章 欺诈的银色(十)母子反目?
    “抓紧了。”

    低沉的嗓音以极快的速度划过耳畔,宫野志保眼前砰然炸开一团融入夜色的黑雾,紧接着身上就是一轻,黑泽银的手在她身上脱落后,她可以清楚感觉到背后升起一股风力。

    就好像凭空生长出了一对可以凌空飞起的翅膀,让她脚尖点地到腾空而起,嗖地一声蹿上了高空。

    视线脱离黑雾范围,宫野志保才注意到自己的腰部被缠绕上机器,背后张开黑色的滑翔翼带她有目的性地朝着海岸边飞去,她视线所及之处,惨叫声彼此起伏,黑雾散去的时候,站着的人已经不剩多少,扭打在一起的身影因为她不断地升空正在不断缩小,到最后只能看见纠缠不清的两个小点。

    她看得出神,身体却在半空忽然趔趄了一下,整个人猛地朝着右侧一歪,竟是当空坠落了下去。

    滑翔翼上多了一个弹孔痕迹。

    她在陆地上尚且可以自由活动,可如今被滑翔翼和机器束缚在半空之上,失去平衡后便是东倒西歪,惊得脸色苍白,但还是勉强弓起身子做好了栽到海里迅速调整的准备,哪想到又是异常发生。

    凌空射来的钩爪卡住滑翔翼的金属边缘,直接将她往某个地方狠狠一带,她就如同被钓上的鱼儿,彻底失去了自由。

    是谁——

    这是宫野志保的视角。

    黑泽银那边,他在接近宫野志保给她扣上发明推她离开的同时,口袋滚出烟雾弹砸落地面,黑气蔓延,数枚子弹在瞬间齐发势要强取他性命,却被升腾的气流带的卷席往同一方向,黑泽银扯下发带拦截在面前,倏然膨胀开的软体气囊吸收了所有子弹后骤然扁下,他一踢气囊将其掀翻向一侧的一干人等,借力后方突袭,直接扫除了距离自己最近的几人,搜刮枪支趁乱二次偷袭,子弹齐飞又远程解决掉几个祸害。

    等他再度落稳身子准备朝着下一个目标偷袭,一阵危机感蹿上,连忙一个后空翻闪躲开射击到脚下的子弹,双腿夹住附近最后一人的脖子狠狠一拧,又一个旋身借力将此人踹下了游艇,落到水里响起了咚然声音。

    “枪法和反应速度比你的双胞胎兄弟快多了。”黑泽银还在调侃,他看着面前持枪对准他的贝尔摩德,唇角勾起。

    游艇之上,站着的人已经屈指可数。

    黑泽银攻击过去的方位就不用说了,已经没人了。刚才气囊丢过去的地方,气囊则是像是网一样直接把几人纠缠住,在他们的挣扎中将他们拖下岸,并且还带动着船只的摇晃,分开的几人稳住身体,唯有贝尔摩德不动声色闪躲过去的同时还精准地对黑泽银开枪,差点也将他逼入水面。

    掉入水中的黑衣人正在重新聚拢。

    黑泽银轻轻地笑出声来:“为什么不接话?是为你的双胞胎兄弟伤心还是……”

    贝尔摩德不说话,宫野志保的逃跑让她羞怒,她屏蔽掉黑泽银的话语,锁定住对方的要害就是几枪,黑泽银站在原地不躲不闪,扯下胸前的纽扣捏紧,又一个气囊墙壁撑开将黑泽银完好无损地保护起来。

    “心虚了呢?”

    飘渺的声音再次响起,补充了方才未尽的话语,然而气囊扁下去时,却是不见出声人的踪影,贝尔摩德瞳孔一缩,连身体都来不及旋转,条件反射向后抬手,持枪的手腕却被捏住。

    黑泽银早借着众人的视线集中在那灰色气囊的时候借机冲出,和贝尔摩德拉近了距离,此时年轻貌美的脸上浮现出的笑容更是生动地呈现在了贝尔摩德面前,在此情此景下显得分外欠揍。

    贝尔摩德眼中一寒,另外一只手猛地袭击向黑泽银的软肋,黑泽银偏过头去轻易闪过,手啪地将对方手里的枪打掉,然后右腿卡主贝尔摩德下意识往外勾的脚尖,整个人几乎贴在了贝尔摩德的身上。

    贝尔摩德身形一僵,不敢置信地抬头:“你是男的?!”

    “啊,你连我都认不出,装什么大尾巴狼?”黑泽银可不跟这等人客气,说话期间直接架起贝尔摩德的身体,径自往还在游艇上的几个人的方向猛地砸去,半点怜香惜玉也没有。

    不过怜香惜玉个屁。

    他跟一个心怀鬼胎的冒牌货有什么好谈。

    很明显可以看出这个“贝尔摩德”在此时担当的是领袖地位,她被甩出去后,因为方位的特殊性,几乎每个人都有所动作,却被黑泽银以极速掀翻在地,抢夺来一人的枪支,对着“贝尔摩德”的脚下就是一枪。

    和刚才“贝尔摩德”开枪针对他的时候一模一样。

    但是和黑泽银不同,冒牌货本来就是勉强稳住身体,脚下被子弹擦过,刺痛感瞬间蔓延,要不是她反应快撑地弹起,恐怕也要落得和那群手下一样狼狈倒地的下场,可在翻身起来的时候,黑泽银又是连续数枪激发,同样是补充她曾对他的袭击。

    可她是招招致命,抱着让他必死的决心突袭,而他是仿佛猫戏老鼠,只在她身上留下擦伤痕迹。

    当然,这也有她闪躲及时所以留下伤口不深的缘故,可黑泽银的态度分明好像是算准了她会从哪里逃跑会怎么动作,这种感觉在黑泽银最后一击擦过她的脸庞几乎将她半张面具切割下却不伤她脸半分的时候达到极致。

    “贝尔摩德”摔在地上,她外衣里撑开身形的棉花已经漏出,半张脸皮耷拉着,整个人狼狈不堪,可最让她难受得还是黑泽银居高临下投过来的眼神。

    枪口抬高,威胁着冒牌货的同时,他伸手扯下了他脸上的面具,看着厚重的面具,黑泽银嫌弃地将其踩在脚下:“真是劣质的伪装术。”

    “你……”

    “你知道千面魔女的魅力在于哪里么?”一根食指竖在黑泽银的嘴唇上,“在于她的从容和惑人。”

    “真可惜,你甚至学不来她的十分之一。”

    如果是贝尔摩德,她习惯独自行动,不会像是现在拖家带口;如果是贝尔摩德,她的恼羞成怒不会像是这人一样冷下脸色;如果是贝尔摩德,她面对调侃时会不紧不慢反讽回去;如果是贝尔摩德,枪技不会落魄到让他毫发无伤……还有很多如果。而在易容情况下,这人的劣质更是尤为突出。

    呛人的香水,粗糙的手指,廉价的道具,他要是还认识不到这人的虚假,真是瞎了他的眼睛。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这人骗其他人应该绰绰有余了。

    那些跟来的小喽喽暂且不提,宫野志保都被瞒天过海——由此可见她对贝尔摩德的阴影厚重到什么地步了,要不是他插手,恐怕事态真的会朝着不妙的方向挪移。

    “好了,那么我们现在来商量正事。”枪口对准女人的漂亮脸蛋打转,黑泽银总算是给了对方说话的机会,他眯起眼,笑容危险,“你是谁?冒充贝尔摩德追杀我的宝贝儿,意欲何为?”